藍弋丰/同溫層的價值觀「潔癖」

 

 ▲九合一選舉後,許多人赫然發現,原來自己不是大眾,而是身在「同溫層」之中。(圖/翻攝平權前夕.彩虹起義臉書)

●藍弋丰/專欄作家。

同溫層原本是大氣科學名詞,即對流層上方的平流層,平流層下層的溫度大致相同,所以稱為同溫層,頂部因為有臭氧層的關係溫度快速上升,結果呈現上熱下冷狀態,使得層內沒有上下對流,氣流主要水平流動,故稱為平流層,我們搭飛機時,飛機即利用這個特性,主要飛行於對流層頂部與平流層交接處,以利穩定飛行。

不過,現在說到同溫層,指的是在網路或實體社群中「有共同價值信念聚集在一起尋求溫度取暖的少數階層」,九合一選舉後,許多人赫然發現,原來自己不是大眾,而是身在「同溫層」之中,當選舉結果揭穿殘酷的事實後,大為崩潰,選後至今,還有很多人無法完全平復。

同溫層現象

同溫層之所以會造成巨大認知差距,不妨用一個簡單的數學習題來說明,假設1個人有249位朋友,每位朋友又有249位朋友,若彼此間不重複,含自己在內這樣總共有62002人;但是若這249個朋友通通互為朋友呢?結果每個人都有249個朋友,其實全部就只有250人而已。原本以為有六萬兩千人的力量,最後發現竟然只有兩百五,那落差之巨大,當然會造成很大的心理衝擊。

現在說到同溫層,一般都認為是社群網路時代造成的,因為社群服務的演算法,就算沒有主動封鎖排除,看到不喜歡的論點而沒有回應互動,演算法就會自動減少出現的頻率,最後全都只能看到志同道合的意見,而即時通訊服務的群組,更是只有本來的好友才會加入,要看到不同意見的機會少之又少,如此長久下來,造成只有同樣意見的人聚在一起,又只看到彼此的同樣意見。

但是同溫層現象並不是網路時代才有,1996年時許多獨派社會賢達成立建國黨,當時都還只是電話年代,別說有什麼社群網站了,但是同溫層一樣嚴重,有創黨的前輩證言,當年參與創黨的人,打電話給親朋好友,每個人都支持的不得了,得到「百分之百」的支持,他們心想,這樣太膨脹了,打個對折吧,所以自認為一創黨就會得到5成支持,在同溫層內做著這個美好的夢,誰知一組黨才發現,原來都是同溫層,實際上支持度恐怕僅約1.5%,在社會上被當成笑話,於是許多創黨重要成員一一退出。

走下「對流層」接受挑戰

1996年社群網站根本不存在,所以別再怪罪網路,人類本來就是物以類聚、近朱者赤,會形成同溫層是很正常的事。大多數領域,形成同溫層也沒什麼不好,喜歡網球的同溫層,跟喜歡棒球的同溫層,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迷各自的球星,喜歡恐怖片的同溫層,跟喜歡動作片的同溫層,各自去看各自的電影,又有何妨?除非,你的同溫層想推動政治或社會運動,像當年許多參與建國黨創黨的社會賢達一樣。

那該怎麼避免建國黨的慘痛教訓?若一樣套用大氣科學名詞,那就是要從同溫層,往下走到「對流層」,這時就得受到四面八方狂風暴雨般不同意見的挑戰。

走下對流層,就會面臨另一個數學問題:使用過繪圖軟體的人都知道,選取相近顏色時,設定容許範圍越大,選取的範圍就會越廣。同樣的道理,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性越高,越能爭取到更多支持,反之,越堅持理念的「純粹」,一個字都不能差,那不僅來到對流層沒有幫助,還只會惹人厭,成為整個運動的豬隊友。

整個同婚爭議的過程,就反應了兩大豬隊友的拉鋸。2016年11月8日,民進黨立委尤美女主導《民法》修正草案通過一讀進入司法委員會,從此掀起同婚爭議,到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釋憲可說第一段落,之後卻繼續民法派、專法派之爭,反對勢力推動愛家公投,挺同勢力為了反制也推動相對應的平權公投,一直到九合一大選公投開票,一翻兩瞪眼。

同運方的「豬隊友」

台灣社會基督信仰佔少數,原本對同性戀議題沒有太大興趣,台灣傳統社會固然對同性戀還是有一定的歧見,但遠遠不如歐美基督教社會中對同性戀的排斥程度,同婚戰場的第一階段,主要是教會同溫層中的護家盟與類似組織出戰,護家盟們的種種論點,在教會同溫層中其實並不奇怪,很多教會中人都能理解,但是拿來跟一般大眾講,大眾聽了,一開始覺得滑稽至極,但護家盟堅持信念一講再講,好笑就變成生氣了,覺得這些講不通的傢伙無理取鬧,結果支持同婚、同權一度高達4成水準。

2017年3月24日中國時報同婚民調,贊成者有38.4%;2017年6月26日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對於同婚大法官裁決,15.2%非常接受、27.7%還算接受,總計42.9%,兩個機構的結果都同樣是4成上下。台灣是相當保守的社會,以廢死議題來說,2016年國發會民調顯示,88%台灣人反廢死,這麼保守主義的社會,竟然會有4成力挺同婚?這絕對不是本來就這麼多台灣人都「進步」,而是因為護家盟們惹火了太多人導致。

這可說是創下了台灣挺同的高點,但是,接下來戰場就開始反轉了。護家盟們體認到戰術的嚴重失敗,開始逐漸減小聲量,取而代之的是教會體系的全新戰略調整,不再用同溫層觀點強調信仰是絕對價值,不再用同性戀「是撒旦」這種只有自己聽了很認同,大眾卻聽不下去的言論,而是認真的要發動影響大眾立場的全面行動,在同婚的威脅下,過去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可說是死對頭的國語教會與台語教會,前所未有的大團結,共同定期召開戰情會議商討大計。

教會系統的最高戰略是把容許度調整到最高,容納最多的可能範圍,只要支持教會立場,甚至不用公開支持,只要不發表挺同言論就好,一切好說,至於其他方面,一概支持,打破傳統政治概念,真正不分藍綠,並使用教會組織打「陸戰」,不再大聲嚷嚷、上街頭,而是鴨子划水動員。

但是挺同方卻是相反,自從大法官釋憲後,換成挺同方的同溫層豬隊友出戰,挺同勢力自己分裂成了民法派與專法派,民法派開始強調專法就是歧視,跟專法派先捉對廝殺兩百回合,殺紅眼到幾乎只要一個字主張不一樣,對方就是反同、歧視。被攻擊的一方心想,我本來也是挺同啊,怎麼現在被攻擊成反同?一氣之下乾脆不挺了,有大量本來被護家盟惹毛而挺同的中間分子,現在被同運的純粹主義者惹毛,開始中立化,甚至部分倒戈。

於是到選前,時代力量發表委由趨勢民意調查民調,這時只剩下13.1%民眾支持婚姻平權2公投,到公投投票結果出爐,佔總投票權人數百分比,分別只有17.12%、17.75%,從4成之高被完全打回原形。這讓台灣創下世界先例,那就是全世界不管是挺同還是反同國家,對同權的支持度,都是隨著時間緩緩上升,只有台灣發生短時間內大幅度倒退。

選後,大量挺同的同溫層崩潰,但事實上,九合一選舉恐怕還不是挺同的谷底,因為教會體系懂得檢討,知道要調整改變戰術,針對如何爭取大眾支持不斷精進;同運方卻是在失敗後只有少數有識之士自我檢討:高舉人權無限上綱價值,把意見有一點點不同的人都打為「歧視」、「無知落伍」,

其實跟一開始護家盟動不動就說人「道德淪喪」,一樣惹人討厭。

價值觀的「潔癖」

同運方還有一個更大的弱點,相對於教會為了反同,藍綠都可擺一旁,傳統死對頭都可攜手合作,同運方的價值觀卻相反,往往在其他每個議題都是價值純粹性至上,無可妥協,其結果是,非得每個議題都意見相同才是朋友,十個議題裡面,一個議題意見相反,對方就是叛徒,就要鬧翻。

這也是一個簡單的數學問題,那就是,即使每個議題都有9成的機率跟你相同,十個議題下來,全部意見都跟你相同的機率,只有0.9的十次方,也就是34.87%,僅僅約多於三分之一。

即使是高達9成機率意見都相同的同溫層內,十個議題下來也有將近三分之二會鬧翻,那每天「往內互打」就夠了,還能成什麼事呢?

熱門點閱》
►葉俊榮法、理、情盡釋善意 台大應該見好就收
►要拔管,先插管
►要徹底解決管案,先修《大學法》

►看更多【藍弋丰】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專欄作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