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智強/金包銀與不值錢:從我去地檢署被「巴頭」説

 

▲文化部長鄭麗君出面回應呼巴掌事件。(圖/記者季相儒攝)

●羅智強/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台北市議員。

2013年10月3日,因洩密案,台北地檢署傳馬英九、江宜樺和我出庭,當時的我卸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已是一介平民。

在出庭前,我和老友葉慶元提起了我待會要出庭的事。葉慶元問:「你怎麼進去?」我説:「走進去啊!」

「走進去?你不知道地檢署已被反馬民眾包圍,你走進去會被打你知道嗎?」

葉慶元不提,我還真沒想過我會被打這件事。

去地檢署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真的會被打嗎?如果被打,是輕打還是重打?會不會被打到頭破血流?

然而,不管我怎麼擔心,被地檢署傳,也不能不去,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進了地檢署,果然不出葉慶元所料,我被打了,一位反馬民眾從我的背後K了我的腦袋一記。

記者們看到我被打,馬上就問我被打的「感想」。當時的我這麼説:「此時,站在馬英九的對立邊,不需要勇氣;但站在馬英九的同一邊,需要傻氣!」

好的,進入正題,鄭惠中掌摑鄭麗君,這當然是不對的,但民進黨好似如獲至寶,全黨總動員,陸海空三軍聯手炒做。蘇貞昌還說應該要「不分黨派」譴責暴力,要朱立倫「不要說一些有的沒的」。

真的很佩服,民進黨指著別人罵自己的能力。不說邱議瑩打李慶華,管碧玲打洪秀柱,難道台灣人民會忘了,也不過幾天前,獨派就對著參加告別式的馬英九丟鞋、比中指,請問蘇貞昌、蔡英文、民進黨,有沒有「不分黨派」來譴責獨派?

蘇貞昌要朱立倫「不分黨派譴責暴力」,可是,朱立倫做到了啊,朱立倫不是「不分黨派」地譴責對鄭麗君施暴者,也譴責了對馬英九施暴者嗎?

反倒是蘇貞昌,才是「分黨派」地只譴責對鄭麗君施暴者,卻假裝看不見對馬英九施暴者。

而更糟糕的是蔡英文,鄭麗君被打,蔡英文一副正義凜然地説:「立場可以對話,暴力不該容忍」,但健忘的蔡英文啊,妳忘了嗎?在馬英九還在當總統時,被群眾丟書、丟鞋暴力相待,妳不但沒有出來譴責施暴者,出來呼籲:「立場可以對話,暴力不該容忍」。妳還跑去探視嗆馬團體,要馬英九「要求別人包容時,自己應更懂得包容」,變相鼓勵民眾對馬英九施以暴力。

如此昨是今非,難道蔡英文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可恥嗎?

我當時就曾批評蔡英文愚蠢,當時的她民調衝天,總統已如囊中物,她這樣做,不啻是在她當總統後,給予所有不滿她的人,向她丟書丟鞋的正當性,因為對她暴力相向的人,也可以學她的口吻説:「要求別人包容時,自己應更懂得包容」。

我不知道,是不是鄭麗君的命比較嬌貴,她被「巴臉」,全黨開罵,蘇貞昌也義正辭嚴地要求全國不分黨派譴責施暴者;但可能是小強的命比較賤,五年多前,我在地檢署被反馬的民眾K頭,民進黨的正義之士,不只是死了還是睡了,全部消失了?

讓我想到蔡秋鳯唱的「金包銀」:「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是不值錢!」

但我要告訴蔡英文的是,暴力是一隻迴旋鏢,鄭惠中巴鄭麗君的臉固然不對,但是,真正打鄭麗君臉的其實是蔡英文自己,因為當馬英九被施暴,蔡英文沒站出來抨撃施暴者,還變相鼓勵施暴者,在那一刻,蔡英文就創造了暴力的循環,在那一刻,蔡英文就已經射出了暴力的迴旋鏢,打在今天的鄭麗君臉上。

熱門文章》
►轉型、私刑正義都能被允許 那丟鞋、掌摑呢?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