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美國情報政策文件遭致錯估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資料照/CFP)

▲雲論作者張競(圖/張競提供)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本周發布最新「國家情報戰略」(NIS: National Intelligence Strategy)政策白皮書,但卻被諸多媒體誤稱為國家情報戰略報告,並且引據其中數句涉及中俄兩國內容,在中國大陸外交部記者會中提問北京立場。

當時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雖未直接具體反駁其中文字,但是表示大陸願意再次敦促美方摒棄冷戰思維及零和博弈的過時觀念,多做有利於中美互信合作事情,多做有利於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事情。不過經過此項問答,卻讓各界無法真正認識到此項政策文件應有定位與價值。

其實美國「國家情報戰略」開宗明義地明述,其係由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負責編製,期能提供情報圈(IC: Intelligence Community)所屬機構,在未來四年期間內,情報總監所下達之戰略性作業指導事項。其宗旨在於支持「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所列舉國家安全優先事項,以及其他國家戰略指導。

該項文件並且強調,為能落實國家戰略情報政策指示,所有情報圈所設活動必須符合國家安全優先事項之指導,亦須符合美國憲法、適用法律及法規,以及國會監督之要求。

此項政策文件係自美國為統合情報圈內各個機構各自為政現象,設立國家情報總監統合情報指導與督導情蒐與研析作業以來,每四年會發布更新。從2005年10月首度刊行至今共計四份,其中各期內容與份量都相差不大,但確實是研究美國情報體系運作必讀資料。

不過在首份文件中,並未在描述戰略環境段落中,特別點名任何國家,只是通論性地說明美國所面臨威脅與挑戰重點。但是在2009年8月所刊版本,就開始以很含蓄方式指出:「中國大陸在諸多利益面向與美國共享,但其逐漸提升以資源為焦點之外交作為以及軍事現代化,確實是使其成為全球性複雜挑戰之重要因素。」(China shares many interests with the United States, but its increasing natural resource-focused diplomacy and military modernization are among the factors making it a complex global challenge.)

等到2014年9月再度發表該項文件時,其中認為:「中國大陸認為東亞穩定為其利益所在,但在其戰略意圖仍是不明有待澄清,其致力於軍事現代化亦令人憂心。」(China has an interest in a stable East Asia, but remains opaque about its strategic intentions and is of concern due to its military modernization.)

至於2019年1月最新版本,則是分別指出:「中國大陸軍事現代化,以及在太平洋地區甚至在此之外,繼續追求經濟與地域強權地位,仍為關注要項;不過與北京合作致力於諸如北韓對外侵略,以及持續發展核武及彈道飛彈科技等共同關切事項,機會仍然存在。」(Chinese military modernization and continued pursuit of economic and territorial predominance in the Pacific region and beyond remain a concern, though opportunities exist to work with Beijing on issues of mutual concern, such as North Korean aggression and continued pursuit of nuclear and ballistic missile technology.)

此外亦提及:「諸如俄羅斯與中國大陸將繼續追求所有領域之反衛星武器,作為降低美國軍事戰力與整體安全之手段。」(For example, Russia and China will continue to pursue a full range of anti-satellite weapons as a means to reduce U.S. military effectiveness and overall security.)

其實該項政策文件並非美國對他國完整論述情報報告,所以在其中片語隻字經常都語多保留,期能維持相當彈性。所以媒體刻意引述其中文字,詰問大陸官方如何反應,最後獲得實問虛答,其實亦不意外。

片語隻字中找答案?

近日多項美國政府報告紛紛問世,不同政策文件都有其法源與預定對象,亦具有不同適用範疇。有些係與國會預算審議搭配,但有些卻是對所轄單位給予指導,但有些係用於與公眾溝通表達施政立場。與其苦苦說文解字,在片語隻字中探討解讀美國立場,毋寧先下功夫,認真理解各項文件究竟定位與功能在何處?

最後還是要提醒,華盛頓對於北京如何想法,係基於華盛頓所要追求利益;同樣臺北對北京如何看法,亦必須基於臺北所希望維護與鞏固之利益。我們無法期待其他國家必然會去照顧吾人所望事項,同樣臺北更要務實牢記,華盛頓對北京如何想法,並不必然要成為臺北所必須念茲在茲遵奉接受之觀點;畢竟我們還是要為自己過活吧?

熱門推薦文》
►只禁用華為...那其他中國品牌呢?

►看更多【張競】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