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一帶一路的中國私人軍事公司發展

▲目前中國私人軍事公司除了直接執行任務之外,也負責培訓當地部隊實施日常警戒任務,既可降低成本,又能夠爭取民心。(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目前中國私人軍事公司除了直接執行任務之外,也負責培訓當地部隊實施日常警戒任務,既可降低成本,又能夠爭取民心。(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雖然兼具經濟與戰略的雙重目的,但是大多數目標國家幾乎都面臨基礎設施缺乏和內外安全環境不佳的問題。原本中國認為和當地政權的良好關係能夠保護派遣工程隊或相關人員的安全,但在2016年起在巴基斯坦和馬利等國都陸續爆發中資工程人員遭當地武裝團體攻擊事件,顯示中國在一帶一路計劃中需要有足夠的警備力量。

由於共軍目前的跨國投射作戰能力受到多重因素限制,就算地主國敞開雙臂歡迎也有許多顧忌。而且對於仍舊掛牌民間資金的對外投資而言,明目張膽動用國家武力顯然只會讓目前詭譎的東亞情勢變得更加不利。因此中國的私人軍事公司才會在這樣的背景下風生水起,從原本的保全公司快速蛻變為具有局部跨國作戰能力的掛牌民營武力。

中國強化私人軍事公司介入分析

2014年以前的中國私人軍事公司多半和一般民間保全警備公司相去不遠,雖然中國頒佈相關法律允許符合特定條件的私人軍事公司能夠使用槍械,但主要還是以內部安全和人身隨扈為主,並沒有對外大規模部署和執行安全警備任務的能力。至於負責對外任務的私人軍事公司基本上多為政府白手套,像是兼負南海非正規巡護的三沙漁業公司就是一例。

▲▼中國配合一帶一路戰略需求,開始積極支援官股私人軍事公司,前往局勢不穩地區或國家執行低強度綏靖與安全任務,其中又以非洲為主要目標。(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中國配合一帶一路戰略需求,開始積極支援官股私人軍事公司,前往局勢不穩地區或國家執行低強度綏靖與安全任務,其中又以非洲為主要目標。(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但是在一帶一路計劃全面啟動之後,由於投資對象遍及60個國家,投資總金額又高達數百億美元,因此過去許多中國對外投資迫於經費不足無法額外支付私人軍事公司安全警備業務的金額門檻不再成為問題。再加上政經局勢影響讓中國無法派遣正規軍彌補許多國家的內部安全武力,因此從2014年以後中國內部的民間私人軍事公司就開始快速增加。

由於一帶一路中的數個重要目標國家,例如巴基斯坦、哈薩克、吉爾吉斯、緬甸和馬利都面臨內部分離主義和宗教激進組織的威脅,因此當中國派出大量工程隊前往該地主導相關基礎建設時,事實上已經面臨和過去西方在當地所面臨相同的安全問題。縱然中國官方不斷宣稱其目的和過去其他國家的殖民作為有所區隔,但從目前許多攻擊發生的前因與所提出的訴求來看,中國已經被迫必須正視區域型武裝團體的威脅。

中國私人軍事公司於一帶一路範圍內的值勤狀況

由於中國多年未參予大型突發性軍事衝突,因此其允許私人軍事公司存在的原因和美國完全不同,而參照前述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推進的需要,中國官方發現缺乏海外部署能力(包括政治交涉許可)的狀況,導致現有戰略資產的組織和維持受到安全問題的影響越來越顯著。因此除了原本就存在國內的半官方保安公司之外,官方(主要為共軍)在2014年起開始資助具有武裝能力的官營民間私人軍事公司,接受中國國營企業委託執行大規模海外安全警備任務。而為了規避和官方的關係,目前有能力執行海外跨國安全警備任務的中國私人軍事公司都以香港為主要對外據點。

在執行海外任務初期,中國私人軍事公司由於常常無法像西方私人軍事公司一樣獲得地主國合法攜械許可,因此高度仰賴外籍人員或是訓練當地人員。但現在中國利用一帶一路的經貿誘因已經成功獲得許多不安定國家的攜械許可,也讓越來越多的中國籍安全人員得以在地主國直接攜帶槍械值勤。另外一項值得注意的狀況就是共軍和國營私人軍事公司的互動關係越來越密切。特別是在習近平強力推動反貪腐作為清算政敵之後,利用國營私人軍事公司作為營利管道已經成為新的趨勢。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私人軍事公司在西方退役軍警幹部協助下,執行跨國任務的能力也將會越來越強。

▲原本中國多仰賴地主國治安武力保護海外資產,但在許多國家內部動盪紛爭不斷的狀況下,最後仍得仰賴私人軍事公司戒護。(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原本中國多仰賴地主國治安武力保護海外資產,但在許多國家內部動盪紛爭不斷的狀況下,最後仍得仰賴私人軍事公司戒護。(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

熱門文章》
►美中印太利益碰撞 料敵從寬?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