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民進黨「新的決議文」,可能走向的解析

 

 ▲民主進步黨主席卓榮泰。(資料照/記者季相儒攝)

▲(圖/翻攝自邵宗海臉書)●邵宗海/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抱持「只寫我相信而且有佐證的事實」理念寫作。

民進黨在2019年1月30日舉行中常會中,確認了「為因應2020年新局勢」,民進黨應有新的決議文出爐。在時間上,黨主席卓榮泰是表示,6月立委提名完成後,就會先啟動與社會溝通的「大對話」;至於在議題上,黨祕書長羅文嘉則強調,討論不限議題形式,討論後的共識會在9月、10月時提出。

這個重大消息在宣佈之後,倒是有下列幾點值得外界來共同關注:

1、卓榮泰說:他的構想是來自之前提出的政策路線大辯論,卓認為:「在未來的選舉當中,必須要有大戰略」。

這是否說明了民進黨「新的決議文」,是為了因應2020年的大選,希望在戰略上,能使民進黨可主導選舉的主軸,並能讓蔡英文在選情上獲得有利的位置?其實早在前一天,卓榮泰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就表示:民進黨會引導走向、創造議題。

2、但這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內涵?

民進黨發言人在記者會上轉述卓榮泰的看法時提到:「大戰略」是一個共同的主張、共同的訴求、共同的政見,但這三個東西該如何形成,形式上是可以討論的。卓榮泰在1月29日被專訪時也點出:過去有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等,不排除(這次)會推出一個「新時代的東西」,針對兩岸議題,有可能會在928黨慶提出共同政見。

那麼,既是「針對兩岸議題」,而且還是「新時代的東西」,方向已經相當明確,但確實內涵仍要經過一個「與社會對話」的過程、以及黨內討論的過濾,才會完整出現。

3、不過,羅文嘉補充說明時,有加調將會以「決議文形式」來進行。

如果確定以「決議文形式」推出,一定會引發多年來在外界以及民進黨內部一直存在的爭議:「後法是否優於前法」?若是,新的決議文推出,是否就宣告前面所提到的幾個決議文,甚至包括1991年的台獨黨綱,都要宣告失效?若不是,民進黨恐怕更須面對:留下那麼多的「法律上仍有效力」的決議文,一旦遭遇到重大決策要制定,到底應該要遵循的是那一個版本的決議文?

4、卓榮泰已經說得非常明白:新的決議文是「針對兩岸議題」,而且還是「新時代的東西」,那麼它是不是至少在內容上,應具有與「之前的決議文」不一樣的風貌?

譬如說,台灣前途決議文中提到: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但是目前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領土條款」在沒有任何變動的前提下,新的決議文可不可以再承繼「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而「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的說法?

又譬如說,「正常國家決議文」中開宗明義就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國互不隸屬,互不治理。所以在它決議的第二條上特別闡明:「中華民國」這個國號已很難在國際社會使用,因此應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同樣道理,新的決議文能不能再承繼「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的主張?

5、如果說,新的決議文如果會有比「之前的決議文」更突破的看法,一定會是在下列三個範圍內去尋求:

第一是突破現狀,將不能再承繼「台灣『法律上』『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的說辭全被採納,這樣的結果可能會讓北京歡迎、華府放心,但卻是很難讓外界相信民進黨最後決定會是這樣的轉變。第二則是民進黨回頭採行比「台獨黨綱」更激進路線,或許這可能性不大,倒不是民進黨的冒險性不足,而是台灣民眾多年來已習慣現狀,不太容易跟進,況且怎麼應付北京的「動武」、華府的「終棄」,民進黨恐怕還來不及思考到。

看來,走「維持現狀」的第三點,可能性還是最大。但問題也來啦,屆時新的決議文到底是「新」在那裡?而可讓蔡英文在2020年勝選的可能性,又建立在那個論點上?結果是創新是白忙一場。

熱門推薦》
►民進黨兩岸政策決議文一次看
►國民黨畫蛇添足的九二共識新論述

►看更多【邵宗海】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邵宗海 邵宗海

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