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台灣的綿羊和老虎都太多了?(下)

 

▲台灣立委每質詢,與官員說話的方式似乎只有「叫罵」和「判決」兩種,立法院的朝野攻防,總要陷入蠻橫拉扯。(圖/記者黃克翔攝)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看上篇

這樣一個含蓄而謙和的台灣幸福社會,怎麼民主政治是這個樣子地不像台灣?

或曰,第一,台灣人太好,縱容了這樣的政治。

第二,台灣人太好,所以唯一的出氣口便是政治。

有人告訴我,為什麼上海男性如此溫順?因為上海女人跋扈。又說,為什麼日本、韓國男性如此跋扈?因為日本、韓國女人溫順。

這兩句話似乎符合辯證法和矛盾律。

也許台灣人可以選擇不要再自我壓抑、曲意承歡做好人,日常改用比較清和、平等而坦率一些的語言待人處事,重點是做好「對話」,而不是光講究感覺與禮節,模模糊糊地不明所以。

講究感覺與禮節固然很好,但是光是靠感覺與禮節並不解決實際必須解決的問題。所以一旦在需要解決實際問題的時候,那要採用什麼語言呢?你上山下海四處遍尋寶島各角落,大家都缺乏經驗和培訓,所以,很不幸地台灣某些場合的語言會走到極端。

時至今日,台北在一般情況下交談,猶有「以下對上」的餘風,像個綿羊,唯唯諾諾,並無有效溝通。可一旦進入涉及原則性問題的特殊情況,原本溫和的人可能便提高音量,加重語氣,矯枉過正,甚至於冒出「叫罵」和「判決」,像個老虎,專講霸氣。「平等對話」式的談話,有,不多,主要是買賣關係平起平坐的經商領域,因為這個層次的商業活動不得不務實,所以成為平等交流方式的先進部門。

「太陽花運動」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運動沒有發生之前,整個社會像群綿羊,運動一旦發生,學生與社會立刻變臉成了老虎,一時之間行政部門和立法院雙雙弱化成為羊咩咩。回顧檢討起來,太陽花泰半是「民霸」,不是民主。行政部門依法行事,反遭大批判。司法單位刻意妙解法律,為違法者開脫,其實是另一種綿羊思考,不利於社會理性對話。

如果比較一下立法院的質詢和美國國會舉行的聽證會,會發現彼此差異不可以道里計。台灣和美國兩個搞的都是總統制民主,立法部門的職責所在必須對行政部門進行權力制衡,可台灣立法委員每質詢,與官員說話的方式似乎只有「叫罵」和「判決」兩種,立法院的朝野攻防,總要陷入蠻橫拉扯。

而美國國會聽證品質不同,其語言,表彰和讚賞有之,責難與批評常見,程度上高比例地是議員在與官員做「平等對話」,情緒相對合理而不過激。其原因,首先來自於國民性,其次對於過激行為,國會的遊戲規則始終存在著歷史傳統、組織結構和法律司法三重制約。

當然美國體制別有疑難雜症,後民主時代已經陷於失能魔咒,法律司法超負荷。對於華盛頓的三權分立,我基於觀察分析,提出過「九龍治水」理論。 「九龍治水」後來逐漸演變為「九龍渾水」,再淪落為今天「沼澤九龍鬥」的慘劇。那好像是科幻小說,不是這篇文字的主題。

台灣民主是否還有希望,可以從國民性做起。請不要再整天先是像綿羊一樣那麼溫柔謙遜、容忍過度,繼而一看電視,突然風雲丕變,山上竄出幾隻虎豹。叫罵、拉扯、撕裂、判決。

學術上有過論證,語言模式影響思維方式,思維方式影響人際社會再影響到政治文化。台灣每一個人要多用平等對話式語言,做務實溝通,形成真正的民主文化。對等則自然傳達有效交流,台灣的政治才會逐漸理性起來。如果台灣再能夠協同拔舉賢能,充實法治,大政品質便能提高,民主社會或許便傲視全球。

綿羊、老虎和封建遺緒,都不利於民主,要愈少愈好。

熱門文章》
►政治論述 還不快想清楚(上)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投稿無處去?雲論給你暢所欲言的舞台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