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呂巡/美國對台政策最權威的代言人──卜睿哲

●沈呂巡/中華民國外交官,駐美前代表,曾任駐歐代表。

卜睿哲是學者、是智庫研究員,不是美國政府相關「發言人」,但所為言論有時比政府還權威,何以故?

一、政府有時不方便直講,就像這次致喜樂島的公開信,等於明目張膽否定我人民自決權利及民主程序,跟美國價值背道而馳,政府恐難措詞。但由卜氏發動,AlT立刻跟進,而他以美國國家利益為著眼,說事涉美軍性命,反而教訓喜樂島有無與美方溝通過?姿態之高、解釋之詳,都不是官方一紙聲明可以辦得到。

二、卜是目前對台事務最具影響力的意見領袖。浸淫此領域30餘年,資望乏人可比,學理研究與實務經驗兼具,現今分析與歷史深度併有,又在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都做過相當職務,一般純學者及退休外交官自難併論。他在信中又倚老賣老稱,1986年民進黨成立之初,他草擬美國「四人幫」國會議員(對台灣民主批評最力的四位,主要為卜氏老闆索拉茲)致函蔣經國總統籲請勿加打壓。事實上卜氏所為何止僅此,早年索拉茲三不五時就在國會提案譴責我戒嚴,或要求開放黨禁等,案文起草及國會攻防的負責人就是卜氏。

三、卜氏後自國會轉任美國國家情報理事會主持東亞情報研析二年,所涉更深廣。接著出任在台協會主席約五年。任內碰到的大事獨多,如柯林頓的「三不説」,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及我國史無前例的政黨輪替。卜氏都以類同美國特使的角色來台,或解釋、或勸阻我方可能的冒進,或促使做出「四不一沒有」的宣示。他打交道的對象,經常是我們的元首,所涉直接相關台海安全,歷練豈是一般。美政府一度有意請他出任AIT台北辦事處處長,他以家庭因素謝絕。

四、公職退休後,卜氏影響力似乎不減反增。他主導華府著名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的東北亞研究組,出了七本書,文章恐在百篇以上,時時主持或在各種研討會發言,報章(至少港台)騰載。藍綠統獨、兩岸各方人士自都爭相接觸,與之談話或比官式會晤更剴切深入,故其對問題瞭解的深廣,恐亦少人能及。美國政府對他自然也不會放過,時時請教不説,託其代言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他對美國政策的主要考慮,自也瞭若指掌。

我個人識卜氏30餘年,起先在索拉茲譴責我案中各衛其主,但也因之熟識。卜氏有一特長,即好學深思,及對歷史問題可活學活用。例如他曾問我國民政府在抗戰時對台灣的政策是何時及如何改變的,因為1938年時仍稱以「解放高台」為職志,將台灣列與韓國(高麗)同類,什麼時候起矢志「光復台灣」?

又如陳水扁開始搞去中國化,他就問我台灣共有多少媽祖廟及關公廟?故宮的國寶又怎麼處理?又曾問,這個去中國化的政府上承自何人?是清朝末代皇帝,還是日本末代總督?

最後一個問題問得太好了,當時我方答覆還是前者,今天恐怕就不一樣了。我們也曾討論這個問題可能產生的實際矛盾,例如那時剛好在松山機場慶祝空軍節,就是紀念1937年8月14日我弱勢空軍在杭州上空以「六比O」擊落六架日機。但如果說現在政府是上承日本總督,則那天豈不是「我們」空軍最倒楣的一天,因為那批日機正是松山機場起飛的。

他代表美國政府來台解釋柯林頓的「三不」時,因為柯在大陸的演講中曽提及胡適,特要求安排去參觀南港胡適紀念館,尤其仔細瀏覽胡之藏書。他來台也常抽空前往購書,或搜集史料,似只有一次被李登輝硬拉下場打小白球。

卜氏這次的公開信及反對蔡總統訪華府演說的文章,等於三天之內兩度出重手,除打臉台獨公投之外,也可見現今台美關係並不像一般所認為的平順密切。本來美國對台灣安全承諾,絕不是我們可自填金額的空白支票,美國不變的政策考慮是:竭力避免一朝須面對中共武力犯台問題,故而一面售我軍備,協助建立嚇阻力量,一方面又不支持台獨及改變現狀,以免予中共犯台藉口,另鼓勵兩岸和平對話。卜氏所論各點也可謂一脈相承。

卜氏信中提到2007年時亞太副助卿柯慶生「警告」陳水扁公投,該演説中有一名句:若非已用盡(exhausted)一切私下場合持續遞出權威訊息(而仍未獲重視),吾人不會如此出手。

歷史又重演了嗎?

熱門推薦》
►中美匯率談判美霸王硬上弓

►看更多【沈呂巡】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