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立/《還願》為何需要中資,才是最恐怖的故事

▲《還願》。(圖/翻攝自Facebook/ 赤燭遊戲–還願預告片)

●李兆立/時代力量發言人。

因製作國產遊戲《返校》一砲而紅的遊戲公司「赤燭」,續作《還願》再度引爆熱潮。然而,因為遊戲裡頭的一張包含些微習近平元素的符咒,遭到中國玩家灌入大量負評,甚至被投資方「唯晶科技」揚言提告。一經追查才發現,原來唯晶是100%中資公司。

一家優質有口碑的本土遊戲公司,為什麼需要靠中資來投資?台灣遊戲產業這麼缺錢嗎?台灣的資金又跑哪去了?

其實,這些問題的答案,才是比《還願》本身更恐怖的故事。

►看更多》為什麼館長玩還願玩到哭?

台灣真的缺錢嗎?

第一,台灣遊戲產業的輝煌期是1990年代,後來產業發展逐漸停滯,遊戲公司不是前進中國,逐步變成中資企業(例如唯晶科技),就是轉為國外遊戲的代理商(例如遊戲橘子)。少數以開發遊戲為主的團隊,如赤燭,確實非常需要投資。

第二,那台灣缺資金嗎?雖然大家普遍感受的薪情不佳,但台灣其實一點都不缺錢,甚至是為了「如何拿錢去投資」而煩惱不已。台灣超額儲蓄率近五年都高達12%,遠高於亞洲其他國家的1-5%,所以即便存款利息超低,銀行還是為了這筆鉅額的「爛頭寸」頭疼不已。

第三,既然有錢,幹嘛不投資在遊戲新興產業?錢都拿去哪裡了?新興產業拿不到資金的成因有幾個,一個非常關鍵的答案是,台灣的錢都牢牢鎖在投資「鬼城」了。

鬼城在哪?就是分佈全台86.4萬戶的空屋,空屋率高達10.12%。特別是一些步入衰退的舊城區,以及豪宅密集的重劃區,入夜後黑壓壓一大片,真的是鬼城無誤。恐怖的是,雖然賣壓沉重,房價依舊高不可攀,房價所得比高達9.0,雙北的15.0和12.7倍更是分居全球第二、三名。

更恐怖的是,為了這些鬼城,台灣砸入了一半的GDP。近年來「不動產貸款佔GDP比例」雖微幅下降,仍穩定維持在48%左右,遠遠高於國際「泡沫化指標」的40%,貸款金額則是屢創新高,達到了新台幣8.7兆元。

最最恐怖的是,現實世界的台灣明明面對如何解決「高空屋高房價高房貸」的三高困境,卻有各路號稱「房價太低」、「房市要靠外資來救」、「房貸延長到40年」的財經「何老師」們,繼續推銷一堆各種減稅和引進中資來炒房的「經濟建言」,搭配著大量的政治獻金,要候選人們買帳。

整體很有錢 但年輕人、新創企業都很窮

於是,持續高檔的房價,一面吸走更多台灣資金,排擠各種新創投資;一面墊高店租和房租,讓年輕人生活和創業更加困難。這個「整體很有錢,年輕人普遍沒錢,新創企業更拿不到錢」的台灣最詭異風景,是否能有扭轉的一天,就看這些候選人們,到底是要選擇清醒面對問題,還是要選擇當「杜爸爸」。

例如,一個獨立遊戲工作室開發出第一項產品,費用差不多是500-600萬元(赤燭開發《返校》的預算即500萬元),如果能從房市貸款的8.7兆拿出萬分之一,就能支應150個工作室,讓他們有機會在遊戲產業發光。

最近許多政治人物都搭上《還願》的熱潮,但要真正支持台灣遊戲產業,乃至於更多新創和青年創業,光靠開直播時不夠的。如何解開財團建商的鎖鏈,讓房市回歸正常,同時透過金融改革,協助資金流向真正需要挹注的新創產業,才是「赤燭們」真正需要的保命符。

熱門推薦》
►為什麼館長玩《還願》玩到哭?
►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