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初選延期到郭董參選 七天激昂中你體悟到什麼?

 

▲從民進黨中執會宣布總統初選時程延後,到郭台銘宣布參選,正好7天。(圖/記者季相儒攝)

●吳尚軒/文字工作者。

如果要說7天可以體悟什麼,我想是恐懼的威力。從民進黨中執會宣布總統初選時程延後,到郭台銘宣布參選,剛好就是7天。

從第一天新聞播出,初選確定延後那一刻起,英德側翼火力全開互轟,是毫不掩飾、見即斬的那種,於是啊,金孫突襲、毫無誠信,「除了喊(假的)台獨以外,你有什麼?」「你們這堆老綠男跟老藍男一樣噁心。」或者啊,小英怕輸,民進黨因人設事,罵到連藍營都一起跟著罵,「民進黨有什麼資格罵換柱?」

好像就會一路戰到天邊海角,好像有一方一定會被就此殲滅,就連兩方都有人認真相信,文字堪比炸彈,除了情感外真能炸傷肉身,要為了台灣的未來,炸死這票比豬還豬的隊友,豬至少還能拿來罵中國豬瘟。

不過兩三天後,台中差點辦起統一大遊行,武統學者受邀演講,「為什麼可以允許這種遊行?」看起來像是某種劇透,是未來只能苦笑著收下的日常。

大概又是一天不到吧,移民署把李毅掃地出門,蘇貞昌的掃把再度引來激昂的喝采跟唾棄,守住了,對,又守住一次,九局下半,每一球都讓人得用全身氣力顫抖。

▲大陸學者李毅因主張對台武統,在入境3日後即遭移民署強制出境。(圖/台中移民署專勤隊提供)

同時,柯文哲跟著媽祖走、韓國瑜的粉絲在啃冷凍包子,大概終局之戰就是要大亂鬥,兩人都一臉躍躍欲試,什麼時候會喊出來?誰會讓他們喊出來?光用想的,手心都滲滿了汗。

然後不知怎地,郭董突然狂飆蕭美琴,讓人搞不懂吧?「真的是巨嬰!」隔一天,這位所謂的巨嬰宣布參選,但畢竟大眾認知的形象是強人、是鴻海皇帝,這下當真是震撼彈,震到好多人今天還沒回過神。

如今又是24小時過去,這廂是:「台灣人就是命賤,一邊嘴勞基法一邊選跳樓總裁」,那廂倒也喊起了:「非韓不投,國民黨不要用奧步卡韓」,聽到後面這句,總算有人開始笑了,笑得如獲甘霖,是啊,總算稍微可以笑了,趁現在快點笑,後面不知道還有多少機會能笑。

這7天,也未免太精采豐富了。上一次有這麼極限的7天是什麼時候?上次看著新聞憂愁不能自我,是什麼時候?

是了,這半年來根本就不曾少過,哪次不是一群人聚在一起,聊著聊著,「現在可以移民去哪啊?」「最近可以收難民的國家是哪?」「我要來學划獨木舟了」,說來也奇妙,以前笑看別人喊「中華民國要滅亡了」,現在同樣的句式,居然自己整日掛在嘴邊,天地不一定有情,人生倒還真的無常。

但無常還會少嗎?問一下自己,真正開始看這個國家(或者不是國家)在發生什麼事,才不過幾年?往前那幾年長怎樣?選前一天正副候選人被開槍生死未卜、中共射飛彈過來,甚至回溯更早一點,光看這篇文章就可以被拖入大牢,那個年代的那些人,挺著腰桿抬著頭,有些人過不來,很多人還是站到了現在。

未知餵養恐懼 恐懼製造混亂

腳下這塊土地,是大海環繞、群山疊巒的島嶼,美麗的反面是地震與風颱,後頭還有洪水伴著牆倒樓塌,一復一年,從我們還會幻想天災是怪獸的童年,到現在從容淡定發動態,也早就該領悟,恐懼可以習慣,恐懼可以被理解,恐懼在少了未知以後,長得就不那麼像恐懼了。

反過頭是,恐懼可以產生混亂,混亂能夠餵養恐懼,於是對手的強被放大到自己的弱看來萬分顯眼,沒時間理解隊友,沒空間思考策略,疲累到面對任何動靜都格外脆弱。

說到底,這7天來的激昂,幾乎是半年來恐懼的濃縮;那份恐懼的源頭是什麼?它很未知嗎?還是其實,打從睜開眼睛、進入這個世界起,就在電視新聞上、父母長輩口中來來去去,幾乎不曾從我們的人生缺席?

是,它存在很久了。不是今天,不是這七天,更不是這半年才憑空而來,是從我們有記憶起,就糾纏著恐怕要到我們老去。

但也因為這麼多年了,我們早該理解,恐懼是它的慣用伎倆,只要退開一步,真的就那麼一步,拉出時間、空間冷靜,恐懼就製造不出混亂,無法打造孕育自己的溫床。

7天過去,也該認清恐懼的破壞力了。看得清,不一定就迎來海闊天空,但至少可以知道,身邊有些人,其實根本不用是敵人;剩下的時間很短,要走的路很長,力氣真的要省著用。

熱門文章》
►除了退黨,蔡總統還能放四大絕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