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這是商人從政的年代(上)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全球著名企業家、台灣首富郭台銘打算參加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這個消息,時隔4年,與紐約的世界級房地產兼傳媒大亨川普2015年宣布參選美國總統遙相呼應,真是震撼人心。川普經過一年半的選戰,奇襲制勝而入主白宮,郭台銘的選戰才剛剛開始,前途未卜,但是看起來氣勢不凡。

環顧當今,或許真是走到了一個商人投身政治的時代。唐太宗李世民詩:「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勇夫安識義,智者必懷仁。」凡勁草誠臣、識義懷仁,本可以來自商界。工業革命250年,資本主義250年,人類的聰明才智一齊奔向經濟與科技,於是商業與金融財富極度膨脹,而世界貧富差距拉大,地區分化。這經濟世界其中藏龍臥虎,怎麼不會有治國之才?怎麼不會冒出幾個「商而優」、「商而憂」、「為天下之憂而憂」的企業鉅子要去呼應時代沉重的需要?

在上個世紀,美國已經出現巨富洛克菲勒家族,留下豐富的從政、參政、外交和慈善事業的遺產。納爾遜•洛克菲勒曾經擔任第41屆美國副總統,並且四度擔任紐約州州長。本世紀之初,金融媒體大家彭博連做三任紐約市長,政績斐然,風評亦佳,唯由於立場溫和而難以求取民主黨黨內的總統提名。隨後異軍突起的川普總統,有他個人風格問題,容易引起爭議,但是客觀論斷,川普登上歷史舞台,其實是「時勢」之因,造「英雄」之果,正恰恰反映著國家的疲憊、建制的僵局、都市精英的失職和被遺忘的廣大人民為前途所作的吶喊。至於台灣,面臨的問題十分獨特,地緣政治的危機、經濟前途的挑戰和文化認同的解構,看起來已經讓2020大選成為大多數人民普遍憂心、而藍營上下力圖翻轉的「繼絕之役」。因之,而有傑出的素封企業家郭台銘出馬。

商人從政在台灣和大陸政壇難得一見,但是在中國歷史上,春秋時代「先政後商」的范蠡,戰國時代又有「先商後政」的呂不韋,都著有成就。范蠡助越王勾踐復國之後急流勇退,先化名為鴟夷子皮,後改稱陶朱公,其間齊國國君仰慕他賢能,請他做齊國之相。他三次大富,又三散家財,史家司馬遷讚揚他,「范蠡三遷,皆有榮名」。范蠡「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民間尊為財神和商聖。跨政商兩界,范蠡是歷史典範。

至於戰國末年大商人呂不韋,一般對他的評價不盡然公允。他棄商從政,相秦國13年,為統一六國奠定基礎。晚清京師大學堂(北京大學舊名)的學堂總教習吳汝綸表揚他「相業甚偉,兼能文章」,算是專制時代的少數見解。從今天的角度來看,呂不韋是傑出的經營策略大師、政治風險投資家和大政治家。《呂氏春秋》的政治思想,提出「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又提出樂利主義(類似於近代英國功利主義的政治思想)必須建築在健全的貴己貴生的個人主義的基礎上。他的思想超越時代,賦於前瞻與啟發。

商人從政反映前瞻性,一方面是因為如果無意於時代前瞻則怎能割捨過去的龐大積累,所以而在策略運用上「商場如戰場」,商人從政極為講究進場時間,必須立於不敗,是以川普和郭台銘都極為慎重。這回投身參選是郭台銘第一次公開表明心跡,但近年他已經考慮再三。川普半生多次嘗試問鼎,直等到2015才時機成熟。

另一方面,前瞻遠見也是企業經營的必然要求,所謂「賈人夏則資皮,冬則資絺,旱則資舟,水則資車,以待乏也」。商人雖然營求近利,但短視難成巨賈。在科技時代,要成為一個世界級企業家,必須時時掌握週期,刻刻迎接挑戰,在變革中正確預見出路,落實政商金融、法規和市場,並糾集鞏固人才團隊。種種這些經營管理經驗和背景條件,其實都為企業家擔任政府領導人並且在困局和悶局之中開天闢地,甚至去進行必要的「破壞性創新」,提供了一種罕見的養成準備。郭董如今上場,光是觀察他選戰打法,對於他的經營能力、格局眼光和民主素養的高下,定能了然。這是他第一次投入選戰洗禮,成敗利鈍,未必可以預見,且拭目以待。

►看下篇

熱門文章》
►「吳郭魚」想向美中台傳遞的密碼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