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瑋/美國在上演「酷吏列傳」

▲美國前FBI局長柯米。(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雲論作者周天瑋(律師)。●周天瑋/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史記》<循吏列傳>描寫的循吏一共五人都出現在春秋時代,而<酷吏列傳>開出的酷吏有10人是漢武帝的官員。難道說春秋時代沒有酷吏,而武帝一朝沒有循吏?司馬遷為什麼這麼安排?很意外地,過去數年美國的司法現象提供了一個解答,我猜想或許司馬遷的用意是呈現時代特色。

容我把當代美國酷吏列出一個清單。歐巴馬政府的司法部部長埃瑞克侯德在2012和2013年史無前例地擴大追究新聞消息來源,曾經向福斯有線電視新聞記者、《紐約時報》記者和20名美聯社記者進行政府洩密蒐證,導致了強烈抗議。這是美國聯邦政府第一次將傳統、合理且合法的新聞報導技巧,指證為觸犯刑事罪。而這樣一件突出的、限制新聞自由的政府行為,竟然發生在一般公認自由開放、詞藻華麗的歐巴馬眼皮底下。

歐巴馬政府的另一位司法部長羅蕾塔林奇,在調查前國務卿希拉蕊「電郵門」(以私人伺服器控制並發送公務電郵的事件)的時候,要求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掩護希拉蕊的候選人形象,對外不要將調查稱之為「調查」而改稱為「事項」。果然,柯米非常合作地從此稱之為「事項」。林奇並且在調查期間為了掩人耳目,在鳳凰城機場的停機坪私下與希拉蕊的丈夫前總統克林頓會晤,結果消息走漏,引起各界質疑。巧合的是,幾天之後局長柯米就宣布不對希拉蕊進行起訴。

聯邦調查局依法僅只有權調查,無權決定是否起訴,起訴是司法部的職權。但柯米局長顯然基於默契竟然自行決定不對希拉蕊進行起訴,同時他還曲解法律以便為希拉蕊解套。美國近年調查洩漏機密的官員、將軍與士兵,一個個遭到刑事處分,而希拉蕊電郵門卻被輕輕放下,從此美國百姓不由得不說:原來美國司法有雙重標準,一套適用於你我,另一套適用於歐巴馬包庇的克林頓家族。

柯米是橫跨「電郵門」和「通俄門」的酷吏。 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民主黨和希拉蕊競選總部付費撰寫了內容未經證實的「川普報告」,川普「通俄門」因此爆發。從當年10月開始,柯米等人向秘密法院申請電子監聽川普競選團隊,主要事實基礎便是「川普報告」。監聽前後有過4次申請,涵蓋川普任上,柯米任內簽署過3次,副局長麥凱波簽署過1次,都是以這份民主黨製作的報告做為證據。但是柯米在2017年1月向候任總統川普作簡報的時候,求官的他卻謊稱「川普報告」不過是「想入非非、未經確認」,並保證川普並非調查對象。柯米和麥凱波玩法弄權,因此先後去職。

最近特別檢察官穆勒關於通俄門的調查結果出爐,未認定川普通俄情事。一般推測穆勒其實早已知道查不出足以起訴川普的證據,可一直不結案,原因是有意用盡各種手段設法將川普扯進他妨礙司法調查的陷阱之中入罪,結果不料,最後發現還是證據不足,便策略性地決定將所蒐集到的證據寫進報告,以便於民主黨眾議員可以繼續大做翻案文章。

穆勒陰毒,他在報告中還故意加了一句,強調關於妨礙司法調查部分,並未讓川普免責。這哪裡是一個檢察官的工作!一個檢察官必須對任何嫌疑人做無罪推定,起訴或不起訴,是檢察官的唯一任務,而不是一面不起訴,一面玩文字遊戲。

美國的酷吏時代已經降臨。

熱門文章》
►韓國瑜:民氣與地氣的抉擇

►看更多【周天瑋】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中國時報》,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