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基層執法者最沉痛的枷鎖

▲基層員警需要的是民眾的尊重和政府的支持。(示意圖/記者許靖騏攝)

●李佳茗/警眷

偶然看到「警防制鬥毆竟挨告起訴 桃園警察局長慰勉當後盾」這則新聞,大意約是桃園市警局某派出所員警接獲民眾報案,指稱桃園區一家洗車廠內有青少年攜械聚集預備鬥毆,員警騎警用機車抵達時見青少年想離開,立即喝令裡頭10多人「不要動」,但其中一名少年騎乘機車衝撞員警,過程導致員警及其後座乘客左足骨折,駕駛被依妨害公務送辦,事後員警以證人身分出庭,但員警因駕駛仍是少年選擇原諒,豈料,卻被少年所載之後座乘客反控員警過失傷害並遭檢方起訴,造成警界基層譁然,警局長還特地前往慰問員警勉勵,莫因一時波折而減警察工作熱忱云云。

閱畢,疑惑、氣憤、悲傷等情緒瞬間充斥我的腦海,不解如此荒腔走板的結果究係是在怎樣畸形的社會背景與法律框架下產生的?或許談社會談法律似太過嚴肅,讓我們先看個故事。

小陳生活在中世紀,從小即嚮往成為一名保衛國家的侍衛,因此努力學習鍛鍊體魄,最終也順利如願,並被派駐守城門不讓任何壞蛋進城;後因這座城市向來以親和友善為城市招牌,被視為國家武力的侍衛們被限制了配劍使用,若不到生死關頭而擅用配劍將一律處以重刑,以免破壞了城市親和友善之形象;一日小陳與另一名同事在城門駐守時,發現前方有十多名攜刀帶棍的惡霸在未有合法申請下欲強硬進入城市,即使人數懸殊、即使內心萬分害怕,小陳仍未忘記守護城市的使命,此時責任感戰勝了恐懼感,小陳與同事奮勇上前阻擋不讓這十多名惡霸闖入城市,雖然過程中受了傷、雖然最後仍沒勇氣取出被限制住的配劍,但仍然成功阻攔了這些惡霸保護了城市居民。

不料這十多名惡霸事後竟向城市執法大臣投訴小陳與他的同事在攔阻他們進城時拉扯造成受傷,且小陳行為舉止極度凶惡不友善破壞了城市向來的親和友善形象,而執法大臣竟認為十餘名惡霸所言有理,除教訓了小陳一頓外,並將全案陳請國王對小陳施以嚴懲;雖然善良的侍衛隊長鼓勵小陳勿失志,並將派人陪小陳一同向國王說明,但小陳不解的是,明明守衛城市是國家託付的任務,況且這份任務不僅僅是小陳這些侍衛的,也是執法大臣,怎麼執法大臣會跟著惡霸起舞反過頭指責小陳呢?但人微言輕,小陳不敢表示意見,也不敢讓家人知道自己的處境,只能含淚吞下這份委屈祈禱著國王能做出明智的處斷。

相信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故事裡所有角色代表的意義,在此不多做贅述,而故事中隱喻的小陳所守衛的城門其實代表著治安,居住在被守衛城市裡的居民則是一般善良民眾。

若今天閱讀本文的你/妳是國王,你會怎麼處斷?是否除了還小陳清白外,對於整個制度面也應大做修改?到此,故事說完了,但現實社會問題仍赤裸裸的存在著。

其實,問題的重點探討的不過是「正義」兩字而已,一個人最傷心的事無過於良心的死滅,而一個社會最傷心的現象無過於正義的淪亡,在現下這個資訊爆炸的社會裡,公正不但必須做到,為了令人信服,它還必須被人看到!

因為這個社會需要的是在關鍵時刻能挺身而出保護我們的警察,而非在執法時畏首畏尾不敢做為的懦夫。因為真理是光明燦爛的,只要有一個縫隙,就能照亮整個田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