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忘川,情難了!《東宮》盡是為情心碎的人

▲2019年中國古裝劇《東宮》,因改編自暢銷作家匪我思存的同名小說而聲譽鵲起。(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林玫玲/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2019年中國古裝劇《東宮》,因改編自暢銷作家匪我思存的同名小說而聲譽鵲起。劇中大量起用新生代演員,男女主更稱不上具高知名度,反倒是擔當配角的不少為大腕級演員,如斯琴高娃、羅嘉良等。男女主儘管作品不多,但由於演技不俗、形象清新,深獲好評。一望無際的草原風光、巍峨壯麗的戈壁沙漠與華麗精緻的大婚場景,都令人嘆為觀止。一首〈初見〉將豊朝五皇子李承鄞與西州九公主曲小楓淒美的愛情故事,述說得委婉動人。一曲〈小狐狸〉訴盡小楓終究盼不到那個曾與她共患難、同生死的顧小五。

《東宮》成功演繹小說的人物、對白與場景

《東宮》不僅再現小說的經典對白與場景,而且添加不少引人入勝的情節、個性鮮明的人物,豐富整個敘事體系。異於小說第一人稱主角的敘述觀點及敘事方式,《東宮》採取第三人稱全知觀點,從男女主跳入忘川,再倒敘男女主在西州初見的情景,然後採順敘述說故事。

小說裡的天朝、突厥、西涼、月氏等國,《東宮》巧妙地置換為歷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即豊朝、丹蚩、西州與朔博,連鐵達爾這個王名都是首創,將架空歷史劇做得更徹底。人物、背景和情節雖然虛構,但人物情感卻是真實存在。它探討中國歷史上和親、奪儲、手足相殘、弒父篡位、養寇自重、後宮爭寵及權情衝突等問題,其中的權與情,更是亙古以來就存在的難題。

此劇從人物的環境、地位、使命及性格,細膩刻劃人物形象,如江山與美人皆想坐擁的李承鄞、在愛與恨之間掙扎的曲小楓、錯過瞬間便錯過永世的顧劍、用盡心計卻落得瘋癲的趙瑟瑟。儘管米羅對裴照有意,但因淡然處之,讓她成為劇中唯一不為情所苦之人。她說「我米羅愛酒愛跳舞,愛人嘛,太累,太遭罪。」(第25集)可見其灑脫性格。

《東宮》將小說中顧小五為小楓捉一百隻螢火蟲的情景,營造得很美。小楓聲如銀鈴,說「顧小五,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三件事嗎?」小五說「當然記得,說吧!」小楓舉起手,道「第一件事,我要讓你替我捉一百隻螢火蟲。」(第6集)小五縱身一躍,輕踏樹葉,旋即雙手捧著熠熠發光的螢火蟲,放在小楓的掌心。在長滿芨芨草的大地,小五教小楓行中原婚禮,像對天真無邪的璧人。右手搭在左手上,小五說,小楓跟著說,「一拜天地」,兩人鞠躬,「二拜高堂」,「夫妻對拜」。(第7集)當小楓站在忘川崖上,對身分已被揭穿的小五,即李承鄞,絕望地說「小五你說,這忘川的水,真的可以忘情忘憂,忘記一切嗎?」「顧小五,是我錯看了你。現在國破家亡,是天神罰我受此磨難,生生世世,我都要永遠忘了你。」小楓跳入忘川。承鄞跟隨她,跳進忘川。他抱住小楓,說「我陪妳,一起忘。」(第10集)

小五為小楓捉漫天飛舞的螢火蟲、兩人在草原上一搭一唱地行禮、以及為情墜入忘川的忘川夫婦,成為永不抹滅的經典場景。

江山與美人皆想坐擁的李承鄞

李承鄞之所以被稱為史上最渣男主,主要是因為有計畫地接近小楓,利用愛情,滅了她的族人──丹蚩族。事實上,李承鄞是權情難兩全的情境下創造出來的人物。匪我思存顛覆言情小說的一貫套路,即男主再怎麼霸道、再怎麼身不由己,最後也會因為情而守護女主。然而,承鄞在江山與美人之間做了選擇,寧可讓小楓傷心,也要滅丹蚩族。

《東宮》為承鄞之所以必須滅丹蚩族,做出解釋:豊朝和丹蚩結怨已久、丹蚩人鞭打中原奴隸、殺了當朝太子,最重要的是,他必須建立軍功,成為儲君,才能為母報仇。東宮是座浸滿鮮血的宮廷,厭惡權力之爭的承鄞,在種種動機下,被迫走上鬥爭之路。但同時,他愛著敵國公主小楓。

由於權情難兩全,造就他極其矛盾的人格,所以,可以在殺了小楓的阿翁、表哥和好友後,理所當然地說「我確實騙了妳,但我對妳的感情是真的。」「我沒想過傷害妳。我不是故意傷害妳的。」(第9集)「我知道妳恨我,但我只要妳活著恨我。妳折磨我也好,報復我也好,只要妳永遠別離開我。」(第10集)

即使男主如此折磨女主,東宮女孩仍深陷其中,自嘲在玻璃渣中找糖吃。 筆者認為李承鄞絕對深愛小楓,不是因為那些甜膩的情話,而是為女主做出的實際行動。是顧小五也好,是李承鄞也罷,都愛著小楓。為了她,必要時可以放棄權位、甚至犧牲生命。被流沙困住卻一心要小楓鬆手的小五、為小楓捉ㄧ百隻螢火蟲的小五、在草原上教小楓行中原婚禮的小五、為了娶小楓冒險殺白眼狼王的小五。就算是恢復五皇子身分的承鄞,當小楓跳入忘川,亦義無反顧隨她躍下。瞥見顧劍和小楓即將走出承天門,寧可冒著被廢黜的命運,也要引燃火苗,不讓她離開。當小楓站在玉門關城牆上,決心往下跳,他也毫不猶豫地追隨她。

因為猜疑,明知裴照僅是思慕小楓,他也要讓父皇賜婚,徹底斷絕忠臣裴照的愛戀;因為嫉妒,誤以為小楓最愛的小五就是顧劍,他也要讓表哥顧劍慘死於亂箭之下。足智多謀、心狠手辣、多疑善忌、佔有欲強、總以愛情為籌碼的東宮太子,儘管不符合人們對言情小說男主愛情至上的想像,但卻是有血有肉的人物,可以說,李承鄞是活在現實世界的男人,除了愛情,還必須為名利汲汲營營,必要時,可以不擇手段。

在愛與恨之間掙扎的曲小楓

如果說飾演李承鄞的陳星旭像是從小說走出來的東宮太子,那麼飾演曲小楓的彭小苒比原著多了分淘氣與慧黠。有一幕,令筆者印象深刻。由於不願意到中原和親,小楓聽從母親的話去找丹蚩王。途中,與小五同行。當她發現西州王貼出她的畫像與懸賞黃金一百錠的告示,竟然氣炸。她對小五、對告示大喊「我就值黃金一百錠!怎麼也值千錠萬錠吧!還得封侯、還得賜牛羊無數!你說,阿爹說我是他最疼愛的小公主、最疼愛的小公主,他就給這麼點懸賞。小氣!太小氣啦!」(第3集)後成為豊朝太子妃的小楓,在與承鄞調查私鑄銅錢一事,展現追求真相的智慧。

《東宮》以小楓的故事,描繪和親女子想家卻回不了家的孤單。小楓生性活潑、豪邁率直、自由奔放,寧可嫁給草原上餵羊的,也不願嫁給中原太子。中原對她來說,太遙遠,讓她無法時常回來看爹娘;豊朝宮殿對她而言,太森嚴,讓她無法恣意奔馳在西州草原上。太子間的慘烈鬥爭,死了一個又一個,讓她覺得自己不過像件狐狸坎肩,「一會兒被送過來,一會兒又被送過去,送過來送過去。」(第21集)她不過是想回家,想看看爹娘,但為了西州卻不得不留在異鄉。

深鎖在宮殿,是寂寞;面對夫君承鄞的冷淡,更是無助。在承鄞滅了丹蚩族,她心灰意冷地跳進忘川。傳說忘川之水可以忘愛忘憂,但沒想到失憶後,再度愛上的還是承鄞。小楓恢復記憶後,傷心地說「我現在比以前更自責。我每天要活在仇人的身邊,我每天要看著自己對他的感情,一點一點陷進去,無法自拔。為什麼我忘了又要讓我想起來?為什麼忘川的水都要騙我?」(第47集)

忘川水,讓人聯想到孟婆湯傳說。黃泉路上,有座奈何橋,橋下有條忘川河。過奈何橋之前,必須喝掉孟婆手裡用忘川河水煮的孟婆湯,徹底忘掉前世記憶。《東宮》忘川水傳說,或許源於此。小楓和承鄞的三世情緣,也應了三生石傳說。此劇中,他們共有三次婚禮。第一次是在長滿芨芨草的大地,第二次是在丹蚩王帳,第三次則在豊朝。第一次的私訂終身,天真純潔。第二次的婚禮,承鄞來不及給小楓腰帶,就急忙跨上戰馬。丹蚩婚俗,新人只要在天神注視下互換腰帶,就算結為夫妻。第三次在豊朝舉行的大婚,雖然豪華氣派,但卻瀰漫著濃濃的憂傷。最喜悅的婚禮,是那個夜色籠罩下、風拂過芨芨草的大地。

忘川水傳說或許為真,但對用情太深的人來說,忘川水終究無法洗盡前世記憶。失去記憶的承鄞,危難之際,在寵妃瑟瑟與小楓之間,總是不自主地先救小楓。忘川沒有騙任何人,而是用情至深的人,連忘川都無可奈何。

從只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到願意為黎民奉獻生命,小楓的人格昇華到崇高境界。她恨承鄞毀了她的家園,恨自己再度愛上他。然而,在國族面前,她選擇為西州百姓而生而死;在真情面前,她選擇放下仇恨,只要他好好活著。最終,小楓自刎,換來西州的安寧。《東宮》賦予小楓悲壯的英雄形象,因而與小說裡那個因情絕望,只能以自殺結束痛苦的女主截然不同。

即使貴為帝王,也無法擺脫情字。豊朝皇帝深謀遠慮、城府極深,以為不再為情所困,卻因枕邊人明月被刺殺而風癱,失去語言能力。承鄞對纏綿病榻的皇帝說「父親,您最終還是沒能過情這一關。可現在的您,所有愛您的,您愛的,都不在了。我明白您為了坐穩皇位,難免心硬血冷,我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正是向您學的。您放心,我一定會做一個好皇帝。父親,您該休息了。」(第50集)他對皇帝說的「所有愛您的,您愛的,都不在了。」正是自己的暮年寫照。一直到成為太上皇,他都不信小楓已經死去。他喃喃自語,「忘川之水在於忘情。可忘川,在哪兒啊?」不願忘,也忘不了,他獨自走向西州,尋找小楓。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