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理又無禮的「母親」

▲筆者認為盛怒之下思考,不僅沒有邏輯,還會把所有的鬼都從腦袋叫出來,新仇舊恨通通糾一團。(示意圖/CFP)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副教授。

平常我們家是實施「父母效能訓練」裡的三個方法。

方法一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負責,其他人沒有權力撈過界去管。

方法二是對方的行為妨礙到自己的需求得用「我」陳述來請對方協助。

方法三是彼此意見不一樣時就要邀請彼此進入協商。

我寫論文時,腦袋需要很清楚,家裡亂我腦袋就亂,曾經用方法二拜託家人:客廳是公共區域,請大家不要把東西堆到客廳,大家也同意了。

女兒最近剛搬回家,東西一時半刻沒有辦法歸位,不得不堆在客廳,她也用了方法二,特別跟我講這是暫時的狀況,請我見諒。

剛開始我還能忍受,但連續一週,我的腦袋開始亂了,不由自主撈過界幫女兒收東西。

收著收著我的火氣上來了,女兒一回家我劈頭就說:「耘,你的房間真的太亂了。」

女兒臉上露出不解的表情。我雖然是在盛怒之下,但因為長久的默契,我知道她的心裡是想著:我們的協議不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負責,其他人沒有權力撈過界去管嗎?

我隱隱約約知道自己不講理,可是正在生氣,這些邏輯通通都不管用了。

還好我剩下一絲絲的理性,知道不管這時候說什麼都會說出不可原諒的話,而且盛怒之下思考,不僅沒有邏輯,還會把所有的鬼都從腦袋叫出來,新仇舊恨通通糾一團,因此決定提前出門去演講的場地,結束和女兒的對話。

一上車我就開始大叫。我把我對家裏的亂與無法控制的憤怒與挫折大叫出來,超爽!開車真是好事情,大叫也沒人覺得你是瘋子。開車的過程中,我會忍不住想要去想清楚誰對誰錯,可是就像我前面說的,盛怒之下思考只會叫出一堆鬼,因此一覺察到腦袋進入問題解決模式的思考,我就把自己帶回來專心開車,讓自己不捲入向下螺旋無效的思考中。

▲筆者與女兒臉書訊息的對話。(圖/翻攝自Facebook/郭葉珍)

紅燈的時候我會看看我身體緊張的地方,看看我的呼吸,看看我的情緒,看看跑到腦袋裡的念頭,陪陪張牙舞爪的情緒與身體。抵達板橋停好車時,我的情緒迷霧已經散了。

我看到我女兒才是那個應該要生氣的人。

我違反方法一,擅自動他的東西。

覺得家裡很亂腦袋沒辦法清楚寫論文,我應該啟動方法二,請女兒把東西收到房間。

結果我不僅撈過界,還批評她房間太亂。她應該要生氣我的無禮與無理。

於是我寫messenger跟我女兒道歉:「耘,我要跟你道歉其實你的房間是屬於你的範圍,我不應該生氣。我想是因為客廳的東西真的太多了,讓我跨過了那條界線」,然後就去演講了。

演講完看到女兒回的訊息,覺得她真是太有EQ了:

「媽媽我才要說對不起QAQ 其實你跟我說我房間太亂造成你不舒服,那個當下,我是有點錯愕。

但是等比較冷靜一點,我思考後覺得應該是客廳長時間太亂讓你累積很多壓力,這真的是我不好。然後我再環顧客廳,我發現的確都是我的東西,包括行李箱、櫃子、要還爸爸的東西。

對不起,我本來是想說短時間內就要把它們處理掉了,所以把它們留在了客廳。 以後我會調整:東西不落客廳,如果真的必須暫放,也以一天為限。衣服滿一桶就洗,晾好的衣服也不堆沙發馬上折好,如果那天真的太累,滯留也以一天為限。廚房也是用完馬上清潔完才能離開。

媽媽對不起讓你累積到生氣了,我才意識到維持整齊、交待的事馬上做,這兩點對你來說很重要。我一定會好好調整的,真的很對不起。」

看完之後我覺得此人已經是神了。

她不會一味的忍耐我的無理又無禮,溫和表達被冒犯的不舒服。她反省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提出具體解決方案。最後她還摘要整件事情的重點,讓我知道她完全懂我為什麼撈過界的無理又無禮。

我認真覺得她應該專門去做客戶服務的溝通工作,還有誰比她更能夠勝任的?

熱門文章》

►不靠學歷的職涯路徑,可能嗎?


►我的小孩是同志 父母該怎麼辦?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郭葉珍。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