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必榮/變化莫測的川普砲火四射 各國見招拆招

▲美國總統川普赴英時曾引爆「抗議潮」 。(圖/路透)

●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理論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之初,很多人都認為自己很懂川普,認為他只是個商人, 重利而務實。因此只要在利益上滿足川普,他在政策上將會比傳統菁英更有彈性。結果發現錯了。川普在公平貿易和開放市場的問題上的執著,數十年如一日,絲毫沒有彈性。

後來人們又認為川普的加稅,只是為了要達成更高戰略目標的工具而已。川普有很多外交政策工具,增加關稅只是其中之一。他應會根據每一項工具的成本效益,挑選在那個時候、那個議題上最適合的政治工具。結果川普決定對墨西哥徵稅之後,人們發現這個假設又錯了。

因為美國和墨西哥的經貿關係是緊密結合的,墨西哥的生產成本遠低於美國,很多美國企業都到墨西哥設廠。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貿易,也絕大多數都是企業內部的貿易,亦即一個公司美國廠和墨西哥廠之間的多次進出。一旦美墨之間也打起關稅戰,美國企業將首當其衝。所以大家以為川普即便要對墨西哥政府施壓,基於政策工具本身的成本考量,應該也不會選擇增加關稅這個工具才對。結果發現自己錯了。

所以現在很多人都想知道,川普的最終目的是什麼?也就是什麼是他想要的「終局」(end game)。結果發現包括美國自己的智庫,都說不準川普想要的終局。

也有學者想從博弈理論去推測川普可能的下一步行動,結果也撞牆了。因為博弈理論的假設,是兩個博弈的人必須是理性的,而川普不是。

也有人想從川普身邊的策士,去推斷川普可能的行為。比如川普的貿易政策,受到貿易代表萊特海澤的影響甚深。只要了解萊特海澤的貿易理念,大概可以抓到一些川普的想法。後來發現這個假設也錯了,因為川普對墨西哥加稅,萊特海澤強烈反對,但川普還是做了。

當川普升高對中國貿易戰的時候,大家認為事有輕重緩急,在這個當口川普需要聯合盟友一起對付中國,所以對盟友的貿易戰應當暫時休兵才是。一開始看起來也似乎如此。川普推遲了原定對歐盟與日本進口汽車的懲罰性關稅,也取消了對加拿大與墨西哥的鋼鐵關稅。但是五月底川普一個回馬槍,宣布要從6月10日開始對墨西哥增加關稅,又推翻了這個假設。

我們幾乎抓不到川普對政策優先順序的考量。川普政府的貿易理念,是以雙邊協定取代多邊。所以他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另外談了美墨和美加的兩個雙邊自貿協定。這等於是川普的旗艦工程,可以用來昭告世界以雙邊取代多邊是行得通的。所以川普現在最重要的是讓這兩個協定在國會裡面早早通過。可是在這個節骨眼,他又威脅要對墨西哥徵稅,對此,國會當然會質疑,既然要對墨西哥徵稅,又何必要通過美墨自由貿易協定?為了非法移民問題,川普打亂了自己重建世界貿易秩序的一盤棋。

因為抓不到川普的行為軌跡,無法做長期的預測,所以只能就每一階段的貿易戰規模,做好各個企業自己的因應之道。以目前來看,中美貿易戰正在升溫。從5月31日中國大陸宣布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到6月2日提出「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以及有意無意放出來可能以稀土出口作為報復的訊息,都讓人聞到一股煙硝味。但是華爾街日報卻指出,中方的聲明中仍表示願意談判,這個訊息不宜輕忽。所以現在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和戰兩個混和的圖像,是不確定性,但戰爭中仍有機會。

現在重要的是重建雙方對談判的信心。美國指責中國,達成的協議又經常反悔不認帳;中方表示談判還沒談完,本就可以提出新的方案,這怎叫出爾反爾?若說出爾反爾,美國自己出爾反爾的事例還少嗎?於是北京也列出美方三次出爾反爾的例證加以反擊。

其實這跟談判文化有關。國人習慣談成一項,結束了,再進到第二項。中國人習慣先把整個議程大致談完了,再回頭看一下,整體沒問題了才簽字。文化不同的背後,是彼此的不信任。如何重建基本互信,找到雙方立場的最大公約數,是中美雙方現在最重的工作。這還需要一段時間,也不是習近平和川普在G20見面時談得出來的。所以要中美貿易戰撥雲見日,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至於美國對墨西哥徵稅,對世界貿易秩序所造成的影響,以及美中科技戰會打出什麼樣的天下,因為川普是如此不可預測,各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見招拆招了。

熱門文章》
►美國政府關門背後的談判角力

►看更多【劉必榮】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劉必榮專欄 劉必榮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擅長國際政治、國際衝突、談判..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