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範生與韓粉的兩個世界觀

●作者/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

雄中市長獎得主帶著《為什麼愛說謊》和韓國瑜合照,一位網友的評論如下:

「如果對頒獎人不滿就可以羞辱他,有麼多人對蔡英文不滿是不是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去對待她,一個國家因黨派鬥爭到了缺少起碼的禮貌了地步了,您不覺得可悲還在鼓勵創意嗎?」

可以嗎?我覺得可以啊。而且我覺得對這個問題的答案體現了現代公民和韓粉的差別。

▲學生拿著《為什麼愛說謊》書籍上台跟韓國瑜合照。(圖/記者賴君欣攝)

前面這句話並沒有批評韓粉的意思。我覺得韓粉的特質之一就是非常在乎禮貌、態度等等傳統的、熟人社會的、人際互動的價值,並且把這些價值投射到現代的國家社會關係上,而這和許多現代公民的世界觀扞格。後者多數在民主社會裡長大、對權力保持戒心,認為國家必須存在但也將永遠與社會維持緊張關係,而在國家與社會對抗的場域裡,對執政者的批判優先於日常人際交往中的禮貌。

很遺憾地,這兩種世界觀可能很難彼此說服,因為它們在根本的認知模式上就是不一樣的。前者以自己的日常經驗出發,將國家與社會視為自己家庭朋友互動的同質物,而國家社會領域的倫理秩序和私領域是共通的(一定有朋友在這裡想到了儒家的政治秩序);後者則把國家與社會視為外在於自身的獨立存在物,適用於日常生活不同的邏輯(這相對更趨近現代西方的政治理論)。換句話說,在「可不可以同樣對待蔡英文」這個問題背後,牽涉了更多「國家是什麼」、「社會是什麼」、「國家與社會之間是什麼關係」、「這兩者與我個人又是什麼關係」的範疇性(categorical)問題。如果範疇形塑認知,那麼在對話中不處理範疇的根本差異而只提出不同的理論與之爭辯,終究不免陷於雞同鴨講。

而兩種世界觀既然是不可共量的,也就很難以雙方都信服的方式分出對錯。前面所說的「沒有批評韓粉的意思」,就是出於這個理由。

韓國瑜及韓粉們是這種世界觀差異的極大化展現。如果七月初韓國瑜出線,這兩種世界觀的衝突將會是往後半年內台灣政治爭論中時隱時現,但不可能消失的根本問題。

熱門點閱》

►為何長輩會將韓國瑜視為「苦海明燈」?

►韓國瑜的「創意」是否已近尾聲?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請勿直接轉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