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韓國瑜的「創意」是否已近尾聲?

▲筆者認為韓國瑜是有某種天份的「創作者」。然而,沒有任何創作者是可以只靠天份的。(圖/記者洪靖宜攝)

●朱宥勳/文化評論者、專欄作家

第三位學生趁頒獎的時候「玩市長」了,看來半年來的韓國瑜生態觀察差不多也該到終點了。

第一次是用講的,韓國瑜反應不過來,很正常。第二次是T恤,人家什麼都沒講,韓國瑜來不及變招,很正常。第三次帶了一本書,邏輯上跟第二次一模一樣,但韓國瑜還是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雖然學生很聰明地把書藏到最後一刻才圖窮匕現,但已經被弄兩次的韓,其實多少應該要有心理準備「今天難以善了」才是。但他當下看起來還是當機狀態,沒辦法像他在其他場合那樣扭來扭去。就算只是微笑抱拳也好啊。

▲筆者認為三個中學生用同一招反覆攻擊他,他卻始終束手無策。他若能丟出新梗,此刻餘威尚在,必能再激起話題。(圖/記者賴君欣攝)

之前我有說過,韓國瑜的有趣之處,在於他有某種對「新鮮感」永不滿足的特質,這點跟創作者很像。傳統政治人物字斟句酌,用模糊逃避承諾;韓國瑜則喜歡講大話、不斷更新「金句」,用字要炫、內容要刺,讓他的粉絲永遠都有新的狂熱燃料。

就此而言,他是有某種天份的「創作者」。然而,沒有任何創作者是可以只靠天份的。

現在,就是天份用完的時候了。(可用的)經驗少、知識少,能夠拿來排列組合的元素就不多。講難聽一點,他連字彙庫都不大了,就算是連最擅長的「金句」,也很快會耗盡。他的代表作是:「貨出得去、人進得來、台灣發大財。」人人琅琅上口,威力強大。但後來的「台灣安全,人民有錢」聲勢就弱得多。前幾天,他發表了所謂「發大財2.0」的口號—現在不去google,誰記得起來?

去年選舉,他遭遇攻擊的時候,會用「愛與包容」、「心中沒有圍牆」回應,加上招牌的業務員式抱拳和點頭,讓政敵的所有攻擊都傷不了他。但現在,三個中學生用同一招反覆攻擊他,他卻始終束手無策。他若能丟出新梗,此刻餘威尚在,必能再激起話題。但這半年的市長經歷,恐怕已經讓他心力交瘁,而完全失去「創作」新梗的餘裕,暴露他腹笥太窘的問題了。

依賴新鮮感的,終究會亡於失去新鮮感。這點,疲勞轟炸的旺中體系也是居功厥偉,加速了「韓國瑜」這個品牌的消亡。

於是,韓國瑜竟然開始模仿起那些被他擊敗的傳統政治人物了,而且還變本加厲。人家造勢,他就一個禮拜造勢一場;人家開直播,他就一天開六場。這是創作者的悲歌,他不但自我重複,甚至開始因襲舊慣,而完全忘記了:他當初可不是靠著數量取勝的,而正恰好是他有能力做出與傳統政治人物不同的「新鮮感」。

看到這裡,藍綠雙方傳統的政治人物,多少會有一種鬆一口氣之感了吧。這一段荒腔走板之旅已經看得到終點了。

韓國瑜也許不會是台灣政壇上最後一個韓國瑜,但至少這個韓國瑜的產品生命週期很短,讓人還有一點理由,去相信「像個正常人一樣努力工作」是有意義的。至於這樣的狂歡型人物,會不會三天兩頭就出現一個,成為台灣未來定時發作的痼疾......那就看我們台灣人自己的免疫力了。

熱門文章》

►地緣政治風險升高 灰犀牛近在眼前

►韓國瑜還能靠參選的話題「睡」多久?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朱宥勳」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