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們到底吵什麼? 一名長榮空姐的真實心聲

▲▼長榮罷工現場,空姐愛的抱抱。(圖/記者范綱儀攝)

▲長榮罷工現場,空姐愛的抱抱。(圖/記者范綱儀攝)

文/長榮空姐Mily 

我知道很多很多地勤、內勤、民眾和旅客都討厭我們,不知道我們這些公主、婊子們到底在吵什麼?是不知民間疾苦嗎?老實說,如果我在還沒當過長榮空服前,極可能有和你們ㄧ模ㄧ樣的想法,覺得長榮空服待遇明明已經夠好了,根本是貪心、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爽就不要做。

但這樣的想法,在我踏入這可怕的職場環境後,完全改觀。長榮航空的管理制度及種種,絕對需要改變,如果政府改變不了高層的態度,工會絕對有存在的必要。

在入行前,我其實做過許多類型的工作,大學四年做的是餐飲業,經常上全天班忙到凌晨才下班,在澳洲也當過四星級飯店清潔工,每天推著笨重的清潔車和吸塵器,用盡生命刷馬桶、吸地板、換床單、趴地下撿查床底下有沒有垃圾或用過的保險套。

▲▼長榮罷工「留一盞燈,等妳回家」簡訊。(圖/記者范綱儀攝)

▲長榮公司傳訊空服員「留一盞燈,等妳回家」。(圖/記者范綱儀攝)

▲長榮空服員罷工第八天,航班受影響持續停飛。(圖/記者林敬旻攝)

▲長榮罷工邁入第10天,航班受影響持續停飛。(圖/記者林敬旻攝)

在有客人check in的壓力下,努力和時間賽跑,掃遍ㄧ間間含廚房、閣樓、大陽台的高級套房,渴了沒時間拿水就邊掃邊抓起客人喝剩的可樂狂灌,也顧不得人家有沒有得病,ㄧ心就想把房間打掃完,最惱人的是,有時才剛掃完了2樓的房間,把清潔車推到15樓要掃下ㄧ間,就被主管用電話叫回到2樓,拿著透明的杯子照向陽光,指著上頭的痕跡,用凶狠的口氣問我「這是什麼?重洗ㄧ遍」,再走向後陽台說「不夠乾淨,重掃!」,於是只好衝回15樓拿打掃工具奔回2樓再掃ㄧ次。

這是我人生前半段的勞動寫照,回台灣後進入媒體業,雖然坐辦公室不用付出太多勞力,但還是得攪盡腦汁寫稿、電訪,但後來我發現,自己的個性太鑽牛角尖了,總覺得要對每ㄧ篇報導負責、總覺得自己寫得不夠好,有時候打錯了ㄧ個字、犯了ㄧ些錯,或是被酸民罵時都會回家難過反省好久,有時又因別家都報了,明明不喜歡腥羶色的新聞,也不得不寫,這讓我覺得很兩難。

在迷惘的當時,我意外得知長榮空服招人的情報,想說長榮形象良好,自己之前有這麼多勞動和服務經驗應該ok,不如去試試,如果沒考上,維持現狀也不錯,但雖然工作類型不適合我,但主管同事人都很好,薪水三萬多塊住家裡我也覺得很夠,再加上主管主動想幫我加薪,真的沒理由不待。但最後,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衰,我真的被長榮錄取了。

試著在這四年多觀察公司後,其實我可以發現,其實我不知道公司的地勤或內勤人員是怎麼想的,但就我自己進入這間公司以來的觀察,以及聽資深學姊分享過去的一些辛酸血淚史,都可以非常地確定,在長榮航空成立三十年以來,公司高層對基層的空服人員,一直都採用非常高壓、威權的方式管理。

最讓我對資方失望的是,在工會成立前的三十年來,資深的學姐們,總苦苦哀求公司,可不可以讓我們在國外飯店都一個人住一間房,讓每個人下班能照自己的時差睡覺,因為這都是全球航空公司基本都會有的福利,但公司總是用營運成本有困難等理由來拒絕 ,但這個訴求真的對每一個組員都很重要。

回想起我小菜鳥的時候,有一次飛去新加坡,被分配到跟一個非常資深學姊同房,因為我自己的作息是屬於夜貓子,通常都很晚吃飯睡覺,所以大概晚上八點才買晚餐回飯店吃,但沒想到我一回飯店打開門,居然發現學姊已經關燈睡覺,所以我只好提著買回來的火鍋,走進廁所、坐在馬桶上把他吃完甚至不敢洗澡吹頭吵到學姊。(我們學姊妹制如當兵ㄧ樣重)。

▲長榮空服員罷工第八天,召開新八點訴求記者會。(圖/記者林敬旻攝)

▲工會持續和公司談判。(圖/記者林敬旻攝)

而在工會成立之後,我不知道公司是怕我們學華航一樣罷工,還是是什麼原因,突然間陸續給組員超級多福利,甚至是在我們工會什麼都還沒要求的情況下,就將日支費提高到90元,還陸續祭出外界最近看到的那些合理薪,然後告訴我們,從今以後在國外,你們可以一人一間房了,這證明ㄧ人ㄧ間房是可行的,但如果沒有工會,今天的我仍連下班了在房間都不能休息、照自己時差睡覺,所以我覺得,面對這樣的公司,工會絕對必須永續存在。

其實到現在,會逼我投下罷工票的最後ㄧ根稻草是,這間公司經常駕凌於法律之上,政府對這樣的大企業也只能柔性勸說,就連已被勞動部開罰百萬的過勞航班,都因航班有利可圖、罰錢是小事的態度去處理,和工會兩年內談了20次都用治標不治本的包月方案衍伸更多過勞問題,不願意正視問題。

這對中小企業都是個不良示範,但我真的希望身為企業表率的公司,不要再這樣了,就連大公司都敢這麼做,那其他小公司呢?他們每天得直接面對老闆,有辦法罷工嗎?

還記得,我有兩位很可愛的同事,當初在進入公司後,還互相鼓勵,說要一起飛一輩子,做到當教官都可以,她們多年來全勤、得了優秀空服員獎,如今卻和我們ㄧ起坐在這裡罷工,所以我相信,其實大家對這間公司是有所期待的,所有對公司不滿的出發點,都是希望公司能夠有所檢討、更尊重基層員工,不要把他們當免洗筷對待。

我不知道我會在這間公司待多久,但我很希望她們能實現對彼此的承諾,真的能飛ㄧ輩子,而且能以自己身為長榮的員工為榮。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長榮罷工進度第八日,空服愛的抱抱時間。(圖/記者范綱儀攝)

▲愛的抱抱,空姐情緒激動落淚。(圖/記者范綱儀攝)

▲長榮航空南崁罷工現場資方施放「回家吧」氣球,勞方則製作「看不見回家的路」回應。(圖/記者沈繼昌攝)

▲罷工現場長榮施放「回家吧」氣球,工會製作「看不見回家的路」回應。(圖/記者沈繼昌攝)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