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一中二席三憲」2020大選兩岸議題探討

▲不管誰選上總統,大家共同要面對的兩岸問題,只會更加嚴峻。(合成圖/ETtoday資料照)

●萬鈞/交通大學教授

一中二席三憲,是指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之下,兩岸共享整個中國的主權,依各自的憲法(台灣、大陸)行使治權。二席是指兩岸政府在國際的組織各別擁有一個席位。

台灣大選即將來臨,除了第三勢力的柯文哲動向未明之外,郭台銘雖然輸了國民黨的初選,令他的支持者扼腕,但是他人氣並未下降,也有可能放手一搏參與大選。然而,不管誰選上總統,大家共同要面對的兩岸問題,只會更加嚴峻。對於台灣生死存亡的大議題,總統大選的政策不應該迴避,要嚴肅的討論。不能只憑一句話:一國兩制在台灣沒市場,呼攏一下帶過。

國民兩黨兩岸政策有不同嗎?

國民黨和民進黨在兩岸政策上面,最大的差異性即「是否承認九二共識」,其他方面實在看不出有任何不同,只要從民進黨大力推「去中國化政策」時,國民黨的默認就可以看出。國民黨承認九二共識的優點是降低兩岸的對抗和衝突,讓台灣獲得比較多經濟方面的利益,外交上面暫時休兵,減少國家資源的浪費。這些主張被民進黨攻擊為「傷害台灣主權」,以此打擊國民黨,例如綠營所發動的「太陽花學運」,以社會運動鬥垮國民黨。

對於中國大陸而言,現階段若是較為友善的國民黨執政,可以不必提早和台灣攤牌,以便爭取更長的和平機遇,儘速強化和美國軍事以及經濟的競賽,未來在台海就會有更大的主導權。但是大陸領導人應該心知肚明,國民黨和民進黨的主張真的差別不大。

一中是否還能各表?

從習近平在今年一月份的講話可以看出來,台灣所認為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未來「各表」的空間已經沒有了,可以說「一個中國」的原則已經搬上了檯面。台灣民眾一定要瞭解,我們所處的現狀,要不然就是有必死犧牲的精神來捍衛台灣,要不然就是要在「一中」的原則之下,展開兩岸的政治協商和談判,模糊處理兩岸問題的空間已經日益被壓縮。

但是我們不需要氣餒,危機中本來就有轉機的可能,我們為什麼要怕談判?為何一定要在戰爭之後,接受所有痛苦的安排,或是在武力威嚇時,簽城下之盟?為什麼要認為談判就等於放棄台灣的民主制度,就是投降?

以現今中國的大戰略而言,還是希望能在和平的環境中持續壯大,大到美國無力壓制其崛起。因此對於戰爭,能免則免。前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教授很早就說過,中國的大戰略是「不戰而主東亞」,而近年來從大陸各方面的佈局來看,這個大戰略已經往「不戰而主歐亞非(Euroafrisia)」的方向發展。中國不會希望以戰爭解決台海的問題,因為一方面會打亂了民族復興之路的步調,另一方面,若是以戰爭統一中國,未來治理台灣會是件很棘手的事情。所以此時台灣走到談判桌,為時還不晚,若是一直逃避現實,則未來前景堪憂。

▲台灣大學張亞中教授,曾為2020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圖/記者林敬旻攝)

一中二席三憲:一中三憲的加強版

台灣大學張亞中教授所提出的「一中三憲」,有非常完整的論述。最近新成立的「國會政黨聯盟」提出了「一中二席」的兩岸政策,雖然過去已經有學者討論,但是由一個政黨直接提出「一中二席」做為政策,還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筆者認為「一中二席」可以為「一中三憲」在台灣的國際參與的實踐,做最佳的補強。其論點是在一中之下,台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義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將兩者合併起來,則成為「一中二席三憲」。

先從「一中」和「三憲」談起。目前兩岸的政府,分別都有自己的憲法來治理所管轄的地區和人民,通過政治談判後,兩岸在「一中屋頂」之下,簽訂「和平協定」,另設第三部憲法來規範兩岸,兩岸人民和政府共享整個中國的主權,並且承諾不分裂中國。這裡的「一中」是指談判之後的一個中國,國名可以商量。

至於「二席」可說有兩個意涵。第一是指一個中國之下,如前所述有兩個治理的政府,其一是大陸地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另一則是台灣地區的「中華民國」政府;「兩席」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意義,既然兩岸在一個中國之下簽訂和平協定結束敵對狀態,基於主權平等(不分中央與地方)的原則,兩個政府分別在聯合國都擁有一個席位。由於這兩個政府所治理地區國土面積大小和人民數目顯然不對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保有現在聯合國常任理事的席位,「中華民國」政府則是擁有一般會員的席位。相信這樣的說法沒有人會反對。

為何「二席」可以被兩岸接受?

對台灣人民而言,諸多無奈之一,就是無法參加國際組織和事務,若能經由政治談判,讓台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義成為聯合國一個會員,對於台灣民眾而言當然有絕大的吸引力,也展現了中國大陸最大的善意,可以成為兩岸政治談判無可取代的誘因。民進黨借中華民國的殼上市,其實不也是希望能保有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若是能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加入聯合國,相信也不至於會反對談判。

可能有人會認為大陸不可能接受這樣的談判條件,不然為何對於每年聯合國開會時,台灣盟邦為我們提出加入聯合國的提案時,大陸都嗤之以鼻而反對?其實,這是完全不同的情況,目前我們推動入聯,是撇開中國大陸,完全以主權國家的形式去申請,當然會遭致中國反對,因為不可能讓台灣獨立於大陸之外。若是經由兩岸政治談判而讓整個中國(一中)有兩個席位,解決兩岸問題,就變成一個可行的方式!對中國而言,讓台灣不脫離中國這個大家庭應該是最重要的課題。中國越強大,會越有自信,就不會死抱著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這樣的思維來處理台海問題。毛澤東曾經說過,台灣問題可以等一百年,經由一中二席三憲,對大陸而言,何嘗不是一個解決之道?

▲2015年的馬習會被視為近年來兩岸最高領導人的一次歷史性會面。(圖/記者張一中攝)

一國多席的範例

在歷史上,前蘇聯在聯合國就曾經有三席:蘇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大陸的重量級學者、清華大學國際關係主任閻學通教授也曾討論過兩岸此種可能的安排,可見大陸也並非鐵板一塊。

另外一個有趣的例子是非洲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是由坦噶尼喀(非洲大陸)和尚吉巴(附近小島)兩部分所組成,兩個政府有各自的憲法與總統。2009年胡錦濤和2013年習近平去訪問該國時,分別會見兩邊的總統,雖然坦尚尼亞在聯合國只有一席,兩個政府同時存在而且治權分立卻是不爭的事實,而中國兩任領導人的動作對台灣的政治意涵,不言而喻。

一中二席三憲:最低的成本,最高的成就

實踐「一中二席三憲」,能讓台灣和大陸在解除對抗的情形之下迅猛發展。台灣得以維持本來的政治制度,又能進入國際社會。至於大陸的兩岸政策,無非是要讓台灣人民和這塊土地回歸到中國,同時獲得戰略地緣的優勢,打破西方的封鎖線。「一中二席三憲」的成功,可以達成用最低的成本,成就兩岸最大的功業,會讓國際刮目相看,見識到中國人的智慧,避免了西方帝國主義的戰爭手段,以和平的方式來化解衝突和矛盾,成為實踐人類文明的最佳典範!

熱門推薦》

►免稅菸不是重點 政治家要直面問題而不是逃避

►總統隨扈成走私集團 國安發大財之旅?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