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傑/群雄並起的2020 時代力量會成時代的眼淚嗎?

●劉仕傑/中華民國外交官、政治人物。曾任外交部北美司、歐洲司及派駐洛杉磯辦事處。

今晚接受太報 Tai Sounds 專訪,被問到近日台灣政壇連續震撼彈的看法,在這邊稍微重新整理一下思緒。

時代力量的路線分歧

如同我之前說過,他們正在為去年所做的政治決定付出代價。換句話說,這是一個延遲過久(long overdue)的路線辯論,原本在去年地方選舉就應該要處理,當時放著不討論,今天終於要面對。

值得注意的是,時力的這波路線辯論,由去年選舉意外落馬的吳崢發動萬言書引爆,但去年當選台北市議員的三位公職卻意外沈默或是說反而沒有發揮公職角色應該要有的輿論影響力,也許原因之一是這三位去年選擇貼柯,所以在這波路線之爭顯得尷尬萬分。

對我而言,感到最難過的部分並不是上述這些時力內部的路線之爭,而是某個程度上這代表2014年太陽花運動的政治信用(political credit)已經所剩有限。

黃國昌因為國安私菸案,跨越台派選民無法容忍的界線;林昶佐宣布退黨;高潞以用面臨被開除黨籍;林飛帆去了民進黨擔任副秘書長;陳為廷因個人因素暫居幕後;黃郁芬、林亮君及林穎孟面臨去年挺柯的尷尬;我們看到剩下邱顯智苦力支撐。

太陽花的政治信用來自反服貿,敵人是中國。而今日的外交局勢,蔡英文陣營穩穩接收這一股反中的政治能量。時代力量於焉變成時代的眼淚。

邱顯智在臉書中苦苦呼喚林昶佐Freddy再給時力一次機會,但我認為洪慈庸的臉書才真正道出了問題的所在。所有時力的政治人物臉書中,只有她公開道出黨內的問題是「不夠謙卑的傲氣,一再阻斷時代力量與其他政黨之間的對話,讓許多有意接觸甚至加入的人打退堂鼓,不利本土勢力的整合」。剛當母親的她,果然是為母則強,看出黨內的問題癥結。

洪慈庸所說的這股傲氣,說白話,就是自認為比其他小黨(例如綠黨或基進)更高一個「趴數」,另一方面又不肯向真正大黨(民進黨)低頭的「中型政黨」。

所以結果就是,時力不願意積極跟任何政黨談,其他政黨也覺得時力姿態很高。這就是目前的狀況,也是為何Freddy今天說要開始跟其他台派政黨談的原因。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柯P品牌嚴選」的台民黨?

▲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布組「台灣民眾黨」。(圖/記者林敬旻攝)

柯文哲還是得回過頭去面臨去年地方選舉的一個問題:他輔選的人都沒上。這意味著,柯P的政治魅力,無法有效移轉到站在他旁邊的人。這當中有個重要原因,目前想蹭過來台民黨的這些人,完全沒辦法塑造出「柯P品牌嚴選」的感覺。

鍾小平(新黨背景?)、徐立信(反太陽花國民黨背景?)、李婉鈺(酒國英雄背景?),都是一些柯粉自己也吞不下去的人選。

沒錯,柯的全國民調怎樣測都有20%左右,但那是給柯本人,不是給其他這些三教九流、孤魂野鬼。否則就不會發生去年柯P輔選全軍覆沒的狀況。

能夠排在台民黨不分區名單的,才是柯P的愛將,例如學姊,因為這些會受惠於支持柯的20%。至於區域立委?就幫忙撈些組織票吧。

柯的兩岸跟外交論述,是檯面上想選總統的人選中最弱的一個,沒有其他。「兩岸一家親」,說破嘴,就是一句話:「啊沒辦法我們有這麼多人在那邊,總是要有人照顧他們。」

沒了。

但假如郭台銘和柯以某種形式合作,郭的經濟論述就能蓋掉柯在這方面的不足。你也許不同意郭的經濟論述,但沒關係,會有部分藍綠兩陣營的中產階級選民買帳。

伺機而動的民進黨

民進黨現在還處在觀戰的狀態,伺機而動。

我認為他們現在只需要先去思考一件事情,就是「投給小英的年輕或中產選民,其他兩張票不一定會給民進黨」,這一塊選民數目很可觀,他們有可能轉投台民黨或第三勢力。

全世界民主國家的狀況是,總統在連任之後就會逐漸跛鴨。亦即對民進黨而言,總統跟國會是兩個主戰場,都一樣重要。

總統贏了,國會輸了,將會形成政治災難。

所以民進黨要有足夠的耐心跟其他台派政黨好好坐下來談。

驕傲的政黨,成不了事,每個黨都是一樣。

熱門文章》

►柯文哲組黨 真正利空的是國民黨?

►林昶佐退黨 2020局勢成形?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護台胖犬 劉仕傑」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