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柯文哲的逆耳忠言:不要當什麼都給的哆啦A夢

●作者/蕪菁雜誌

柯文哲要組黨了。在此我們先祝福他。只是一向鄙視政黨政治,認為政黨都是「被意識型態綁架」的機器的柯文哲,也要下海籌組政黨,難免讓人有種啼笑皆非的違和感。

而我們有幾句不中聽的話要說。

柯文哲是一個沒有核心理念的人。講難聽一點,他是個政治投機者,變來變去,試著在台灣政壇尋找一個左右逢源的空間。

柯文哲的政治判斷,很倚賴輿論聲量。他的決策KPI就是民調、網路聲量與幕僚蒐集轉達的民意。重視KPI的柯文哲,他的政治作風就是一直追逐著他觀念中的「民意」跑,哪裡有聲量就哪裡去。

但是「民意」如流水,沒有人能給它一個明確的定義。在街上隨便抓兩個人來調查,一定會得到兩套不同的「民意」。甚至,民眾自己也未必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這也就是政黨存在的意義。任何民主政黨,都有「傾聽民意」這天字第一條的口號。但實際上,政黨是先形塑其核心思想,再行動起來,去向選民說明、說服,影響他們來認同政黨的價值觀。

柯文哲要組黨,所要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貴黨的核心思想是什麼」。而這也是從事輿論投機,變來變去變習慣了的柯文哲,最大的盲點。

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那種把「順應民意」放在黨章第一條的政黨。但是,他們一開始的出發點就錯了。

政黨的作用,是去洞察時局、去擘劃願景、去啟蒙民智、去說服人民、去凝聚共識,然後才有所謂「民意」。政黨要擁有的是「只要是對的事,即使不受歡迎也要堅持,慢慢去說服人民接受」的氣魄。當然,政黨發展的過程中,一定會有很多場合必須根據民意反應去做微調;但是政黨一定會有一些核心理念,是不會因為民意的短期波動而妥協的。

政黨最不該做的,是隨波逐流,風向往哪吹就往哪跑,連核心思想都丟掉。

所謂「民意」,應該是有思考能力的政黨爭取來的東西。沒有核心思想、變來變去的政客,最喜歡說「我是在順應民意」。但那只是不願意為自己的善變負起責任的藉口,而不是民意。

台民黨更像是「親民黨」模式的複製版?

沒有核心思想的政黨,往往必須倚賴政治明星的個人魅力。畢竟對政黨的支持,無法凝聚在理念上面的話,就必須凝聚在個人上面。我們必須承認,柯文哲是有若干個人魅力,作為他的政治資本。

▲台北市長柯文哲確定自組政黨「台灣民眾黨」,創黨大會訂在8月6日。(圖/記者林敬旻攝)

但是政治明星也是會過氣的。尤其當他沒有核心思想作為後盾時,每一次追逐聲量、每一次改變立場,就是對自己的政治信用磨耗一分。

「台灣民眾黨」聽起來像是對蔣渭水的致敬,但是,在我們看來,柯文哲組黨更像是「親民黨」模式的複製。若無法克服「形塑核心思想」的挑戰,政黨也必定將隨著柯文哲個人光環的褪色,而歸於平淡。

另外在記者會裡柯文哲提到,決定政策只有三個原則「民意、專業、價值」;很多人批評柯文哲沒有中心思想,柯文哲說,他的中心思想就是「台灣整體利益、人民最大福祉」「讓人民過好生活 就是我個人的中心思想」。

看完以後心裡有一種違和感。人都有感性與理性兩面,我也有。感性上來看,柯文哲的新聞稿很動聽、很吸引人;但是多花一點時間做理性剖析,就會發現柯文哲的整套話看下來,少了兩個關鍵詞。

那就是「取捨」與「堅持」。

無法取捨就會陷入自我矛盾

魚我所欲也,熊掌我所欲也,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何如?

例如說柯文哲說,決定政策只有三個原則:「民意、專業、價值」。

但是民意和專業本身就有一定程度的矛盾;柯文哲在談話當中舉了深澳電廠的例子,他認為停建深澳是不專業的決策,然而,台北市的民意顯然並不是太歡迎深澳電廠。遇到這種狀況該怎麼取捨?柯文哲是一個把輿論聲量當成至高無上的KPI的人。如果輿論聲量和專業格格不入,請問,柯文哲該怎麼選呢?

柯文哲講到李國鼎、孫運璿,但是蔣經國時期技術官僚的成功(無論您怎麼評價蔣經國時期的發展成果),一個很大的先決條件就是當時尚未解嚴,政府不用直接面對民意。二十一世紀的現在,是否還能複製李、孫的成功經驗,這我們要打個大問號。

缺乏堅持就枉談價值

至於所謂「價值」,老實說,我覺得柯文哲很多所作所為,是無法支持他曾經宣示過,而且在這次記者會重講一遍的所謂「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等價值的。

「價值」這種東西,是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實踐,一次又一次的堅持來的。就像邱吉爾說的,對的事情往往都是不受歡迎的,而當你必須走過政治上的地獄難關時,你要有那種咬緊牙關也得走下去的氣魄(If you a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walking.)

而柯文哲並不像是一個擅長在逆風中挺立的人。當中國以空前未有的力度與手段壓制香港的自由、干擾台灣民主的時候,柯文哲選擇退縮模糊,不對中國採取一個堅定的立場。但是「堅定」是「價值」的先決條件;如果連堅定都做不到,又談什麼價值呢?

▲「台灣民眾黨」聽起來像是對蔣渭水的致敬,但是,在外界看來,卻有點像是「親民黨」模式的複製。(圖/記者張榮恩攝)

所以我認為柯文哲的談話,雖然動聽,但裡面充滿矛盾。

中心思想是要能明確定義與檢驗的東西

柯文哲說,「台灣整體利益、人民最大福祉」是他的中心思想。

坦白說,中心思想要是一個能夠明確定義的目標。例如說,民進黨的堅持台灣主權,逐漸往法理獨立的方向走去,這是一個大家都很明確理解的目標。綱舉而目張,接下來就是檢驗民進黨的所做所為是否合乎這個目標?要用什麼步調去接近這個目標?

但是「達成台灣整體利益」、「人民日子過得好」這件事怎麼定義?利益從來就不是整體的;治一經、損一經,有些人得益就一定要犧牲掉另外一些人的利益。柯文哲是最愛講數據量化的,但是,這種「台灣整體利益」要怎麼拿一個數字化的東西來衡量?

又例如說「人民日子過得好」。請問,怎麼定義人民日子過得好?北朝鮮在金家三代治下,人民真心感到幸福滿滿,已經被調教到不知道世界上有其它更富裕、更自由的地方,請問這樣算不算是金家政權的成功?

哆啦A夢式的政治承諾

此前有位專家分析韓國瑜的話術,說他的說服力,來自於「不斷地在話語中堆砌動聽易懂的關鍵字。但是這些關鍵字之間的邏輯關係一點都不重要。

依我看來,柯文哲在組黨記者會上的這番哆啦A夢式的政治承諾,其實跟韓國瑜的話術也相去不遠。他堆砌了很多動聽的關鍵字:找回良心、勿忘初衷、民意、專業、價值、台灣整體利益、人民過好生活……好像哆啦A夢的百寶袋,想到什麼就拿什麼出來。

我相信柯文哲這次談話,事後會得到一些正面的民意反應,畢竟就像韓國瑜一樣,柯文哲也是有話術的。

但是整篇看下來,我看不出柯文哲面對一個無法被明確定義的目標時,該怎麼著手進行?在自相矛盾的時候,該怎麼取捨?沒有這些邏輯,柯文哲的話也不過就是華麗詞藻堆砌出來的四六文而已。

以上,正是我們要給柯文哲的逆耳忠言。

熱門文章》

►柯文哲組黨重傷誰 郭董會上「台民黨」這輛車嗎?

►柯P堪稱政治精算師 「台民黨」做後盾選總統有厚望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蕪菁雜誌」粉絲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