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誰都解除不了香港的困境

▲香港情勢漸趨失控。圖為在台港生「香港邊城青年」在台灣大學附近地下道發起「連儂牆」活動。(圖/記者許展溢攝)

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老丁:唉,這個香港一直這樣下去,不管結果是怎樣,一定都是兩敗俱傷,甚至三敗俱傷的,怎麼辦?

老王:沒辦法!你知道凡是示威抗議的群眾運動都是要有「頭人」的,也就是領導團體,他們除了決定行動方針,更是要跟被抗議方談判的代表。

老丁:可是這次香港的運動幾乎都是網路上自發式,所以根本沒有真正的代表人、帶頭者呀!

老王:這麻煩就大了!因為群眾運動本來就容易產生鷹派、鴿派分裂,例如某些人覺得適可而止(例如五個訴求被接受三個),某些人卻不達全部目的誓不甘休。那像這樣「群龍無首」,一定是喊衝喊拚的人占上風(而且他們只要繼續行動,也沒有組織能夠制止),這就會讓運動越來越升高......

老丁:那如果政府方面略做一些讓步,是否會好一點?

老王:可是林鄭月娥根本沒有實權做任何決定,只好不斷「跳針」講一樣的話;聽得大家越來越反感、越火大,原來香港政府也是沒有「頭人」的,要怎麼談、怎麼讓?

老丁:哇!兩邊都沒有可以談判的人,誰想下台階也都沒有台階可以下,那這個僵局只會一直持續下去……,但至少可以不往「暴力」的方向發展吧?

老王:這你就不懂了!群眾運動既然是號召大眾,當然是來者不拒,你怎麼知道參加者必定和你理念一致呢?說不定他就是對政府或警察不滿的「邊緣人」,趁這機會混在人群中對警察動手出氣,「暴力」不就來了?

老丁:對哦!所以一般群眾運動都要組織「糾察隊」,就是避免被少數人把和平的示威「變調」成暴力抗爭。

老王:但既然是沒有領導人的運動,就更難阻止少數人過激的行為,而且你要知道,群眾運動裡一定會有警方派來「臥底」的人!

老丁:為什麼?是為了充分掌握運動的發展方向嗎?

老王:不只這樣,在雙方陷入僵局、都無計可施時,臥底的人可以用民眾的身分,率先對警察做出暴力行為,那麼警方就有充分理由「以暴制暴」,這種手法以前共產黨和國民黨在對付群眾運動時,早就屢見不鮮啦!

老丁:對吼,只要身上沒有制服證件,「官」可以秒變「民」,又冒充「民」來打「官」,那麼「官」就可以理所當然譴責所有的「民」,強力鎮壓這些「民」。

老王:不只這樣!還有另外一些「民」,可以「徵收」來做為反動示威者的代表,讓「民」與「民」起衝突,那當然是暴亂了!「官」又有更充分的理由來鎮壓、抓人,而且抓的是那些真正的示威者。

老丁:嗯,就像「美麗島事件」一樣,傳說那麼多警察被打傷,結果沒抓到半個動手打警察的,倒是把當時所有的反對人士一網打盡了!

老王:還有一種情形,你設身處地想想:這些警察必須奉命行事、為了層出不窮的運動疲於奔命,又累又煩、還被不斷挑釁,難免也有控制不住火氣、出手過重的時候,這下子又變成警察暴力,雙方的仇視和對立就更嚴重了!

老丁:既然雙方都沒有「頭人」可以談判協調,警察與民眾又已失去互信基礎,難怪會由「反逃犯條例」一路升高到「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看來這個局已經是無解了。

老王:沒有錯!到時候不只香港人和香港人對立,香港人和香港政府對立,香港人最後勢必也會和中國政府對立,這條路已經「回不去了」!

熱門文章》

►小小的香港為何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甚鉅?

►北京收回一國兩制的可能性?

►看【苦苓】最新文章

►最夯的評論短影音!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