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雲豹M2迫砲車」會是神兵利器?還是虛晃一招?

▲在今年航太展中,針對先前被陸軍退貨的迫砲車版,也推出120mm的改進型,後續演變如何則有待觀察。(圖/黃竣民攝影)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2年一度的台北航太展,今年又是在充滿噱頭的氛圍中落幕,其中有關「國防自主」的商機有多少?從展期與參展商變化的數字,多少可以提供給主辦單位參考。不過這一屆所陳展的主題內容,依然是在軍方努力使勁下撐住場面,也可以見到這個航太展路子似乎是越走越窄,與早期相較起來,國際上的核心廠商還剩下多少?不過有一些裝備總是具有「國X國造」的議題,研製單位總是給予民眾對於所陳展的武器保有「想像總是最美」的幻覺,而從展示單位所公開的資訊來看,實在不免令人產生遐想空間,但就怕僅是「想想」而已,至於何時列裝部隊恐怕又是遙遙無期,而軍方每次為了撐住展覽場面,總要硬推出一些「話題裝備」,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二代雲豹車型的綜合性能表現,還需要獲得官兵更多的肯定才行。(圖/讀者提供)

舉例而言,以「雲豹」M2裝甲車樣車的迫擊砲系統便是其中之一,這一款軍備局先前就遭到陸軍打槍,而「拒買」的迫砲車版本,除了藉由新車外型先炒作新聞外,對於陸軍部隊在整體戰術需求與實際效用上,究竟能發揮出多少的戰術價值目前不得而知,就怕等到熱潮一過,又是淪為另一個無疾而終的研發案例!畢竟,國軍雖然擁有老舊的CM-22、CM-23型迫砲裝甲車,但這一些多半是舊編裝時期下裝甲旅的產物,目前在新編裝之後,是否擔任機動打擊的機甲部隊,還會想要這種射程短的火力支援載具,在部隊編裝、作戰型態與戰術運用…等綜合考量下,陸軍中是否還需要大型8x8輪型裝甲迫砲車?又或者這一類產物在目前存在多少的戰場效益?還是更應該思考別的發展路徑?值得軍方繼續深入去探究。

▲日本陸上自衛隊的自走式迫砲系統數量相當少,仍舊以牽引式為主,大幅減輕後勤負擔。(圖/ 黃竣民攝影)

首先從車載迫擊砲系統的設計來談,輕者多可由4x4車輛進行安裝或牽引,不但具備更高的機動性,在整個裝備單位成本上也經濟許多,如Spear MK2型迫砲系統就是步兵火力的代表,由於配備反沖系統,可以將120mm迫砲的射擊後座力大幅降至10噸,因此可安裝在各種高機動性的輕型車輛(如HMMWV、吉普車)和其他能夠輕易部署的輪式載台上,配備自動化的瞄準和導航設備,而該系統還可以單車運用或作為砲兵連/排火力配系的一部分,部署運用的靈活度高。

▲「雲豹」M2迫擊砲車在火砲的開艙與人工裝填設計,以現今自走迫砲車的潮流看來顯得相對落伍。(圖/黃竣民攝影)

就一般傳統的觀念而言,迫擊砲屬於步兵火砲,鄰近的日本陸上自衛隊(JGSDF),絕大多數的步兵單位(普通科)仍然是使用4x4牽引的120mmRT迫擊砲而已,全軍制式的自走式裝甲迫砲車僅有生產24輛的96式120mm迫擊砲車(MSP),也只裝備給北海道第7裝甲師團第11普通科連隊的重迫擊砲中隊。雖然陸自認為對於該車有所需求,但是對於國防預算順位較低的地面部隊而言,該車的優先順位在排名上相對很低,因此即便裝備部隊也只是意思、意思而已便停產了,這一點值得我軍借鏡。

▲「食人魚」(Piranha)裝甲車是台灣想依樣畫葫蘆的裝甲車,美軍的M1129B型迫擊砲載具,即是從「食人魚Ⅲ」型衍生而成。(圖/ Jason Kaye)

如果真要強調機動性,尤其是對於步兵單位而言,那八輪裝甲車的確是大而不當,國際間的迫擊砲系統能夠搭載在4x4車輛的也不少,光是對於步兵單位的後勤維保,就能減輕許多。而且,開4輪的車型在台灣的地形運用程度上,總比開8輪的在靈活度、機動性、偽裝掩蔽作業上都還實用得多。如果說俄系車是小車扛大砲,那「雲豹」M2樣車的迫砲版肯定是大車裝小砲!

▲德國的「鼬鼠Ⅱ」(Wiesel Ⅱ)自走120mm迫砲車,堪稱是該類自走迫砲系統中的奇葩。(圖/Rheinmetall)

反觀中國在這一方面也有開發出類似的產品,如SM-4型自行迫擊砲系統,搭載在EQ2050型中國版悍馬車的底盤,使用81mm迫擊砲,即為俄製2b9型「矢車菊」(Cornflower)自動迫擊砲的中國版,是輕裝步兵營的火力支援利器;而120mm則安裝在WMZ-551 的6x6裝甲車底盤上,成為機械步兵營的砲兵設備,最大射程為7,500至13,000公尺,射速為12-15發/分,也已經成功外銷他國。

▲波蘭的RAK 120mm自走迫擊砲車,採用Rosomak 8x8裝甲運兵車的底盤,砲塔則是採用全焊接鋼製裝甲,強化對人員的防護性。(圖/ 黃竣民攝影)

再來談到「雲豹」M2樣車版的頂艙門開啟模式,雖然較先前型式修正為水平方式,不過仍然抵不過是一種落伍的設計,這樣的設計邏輯比較類似現役美軍的M1129B型迫擊砲載具(Mortar Carrier Vehicle version B, MCV-B),然而美軍在掌握制空權的優勢下,開艙與採用人工裝填方式在受敵火威脅的成分上相對較低。義大利的「半人馬座」自動迫擊砲載具(Centauro AMC Mortar Carrier)雖然也是開艙設計,卻是使用自動化的裝彈系統,因此士兵在暴露程度上相對減少,工作負荷自然也減輕許多,這樣搭配起來才不至於落伍。如果開艙射擊是免不了的作為,那全自動裝填也應該是標配,以減輕人員編制與作戰負荷。環顧當今世界此類的產品中,如果以輕巧、靈活又自動化的標準,那德國的「鼬鼠Ⅱ」(Wiesel Ⅱ)自走120mm迫砲車就是這方面小巧玲瓏的代表作。

▲芬蘭與瑞典合製的「AMOS」(先進迫擊砲系統),在目前世界上被視為是自走迫擊砲系統中的標竿。(圖/ Patria)

不過目前有砲塔的自走迫擊砲載具,早已是當今國際軍火市場設計的趨勢,這樣不僅兼顧乘員的防護性、增大彈藥攜行量、也能夠採取平射的方式(不再只是採用大仰角射擊的傳統迫擊砲),以應對更多元的臨機目標。這些都能在芬蘭的Patria NEMO、波蘭的RAK 120mm自走迫擊砲車可看到端倪;甚至是瑞典與芬蘭合作性能更出眾的「先進迫擊砲系統」(Advanced MOrtar System, AMOS),這種雙砲管裝的迫擊砲系統,還可以單車獨立執行「多彈同時彈著」(Multiple Rounds Simultaneous Impact, MRSI)的優異射擊效果,對於制壓敵目標的威力更勝一籌,讓迫擊砲的功能不再侷限只是傳統的迫擊砲而已。

我國在國防自主的過程當中,常可見需求單位與研製單位處在不同的平行線上,許多寶貴的資源與時間就在這些「不同調」的作業中虛擲,這些實際案例不斷地在重複,造成一些產品變成「一推出便落伍」的窘境!對於迫擊砲這種所謂的「口袋砲兵」(Pocket Artillery),國外現行的發展也還算相當蓬勃,其實可以從中獲得許多的啟發。如果軍備局爭取研發120mm迫砲塔系統的報導屬實,更加令人堅信陸軍可能不太會對這種開艙、讓士兵暴露在外的過時設計感到有多少興趣,國軍在這一個研發的領域中,千萬別又只是一個人亡政息的案例!

熱門推薦》

►令解放軍心碎的「坦克兩項」軍事比賽

►台灣野戰防空 終有機會補破網

►看更多【黃竣民】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