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玫玲/《吹落的樹葉》侄兒與姑父的禁忌之愛

▲尋求認同卻敏感的妮拉,在愛上姑父茶後,仍深受心中壓力的痛苦。(圖/翻攝自平采娜IG)

●林玫玲/影劇評論、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防雷提醒:下文涉及《 吹落的樹葉》劇情,請斟酌閱讀

2019年泰劇《吹落的樹葉》,建構一個充滿詩意的禁忌之愛。最終回,女主妮拉(Nira)即使跟姑父茶(Chat)分隔兩地,卻彼此依戀。除了妮拉與茶的愛情,父親崇(Chom)對變性後的妮拉之迷戀、姑姑蓉(Rong)對妮拉的奪愛之恨,在在顛覆傳統愛情劇的人設與情節。變性人的話題、違反倫常的愛情及男女主的高顏值,都是博人眼球的原因。

一場從復仇開啟的愛情故事

男孩瓦(Wat)從小就嚮往跟女性有關的事物,愛漂亮、喜歡化妝和穿裙子。父親崇極度鄙視兒子的女性傾向。死人妖、死變態是崇在盛怒之下對瓦的辱罵,噁心、小娘炮則是蓉對他的嘲笑。崇生性風流,一言不合就對妻兒動粗,瓦就在充滿歧視與家暴的環境中成長。最後母親蒙(Mol)取得瓦的撫養權,帶他到英國進行變性手術。

在英國,瓦取得新身分,準備以妮拉一名開始新人生。原以為動完手術,就可跟母親過著幸福的日子,沒想到,父親的一通電話讓蒙死於車禍。蒙的死,讓妮拉決定回國,報復害死母親的崇及從小辱罵她的蓉。變成美麗女人的妮拉,再度邂逅從小愛慕的姑父,連父親都覬覦她的美貌。在刻意安排下,妮拉一步步走進崇、茶與蓉的生活。

妮拉與茶能否跨越世俗道德,相守一生?得知兒子變成女人的崇,如何面對?妮拉、茶、崇跟蓉的多角戀,又該如何畫下句點?發生在斯利瓦(Siriwad)家族,充滿愛與恨、幸與不幸的故事,就此展開。

▲泰劇《吹落的樹葉》讓世人更加了解變性人在尋求認同的過程中,必須面對來自外界與內心之雙重困境。(圖/翻攝自YouTube/CHANGE2561)

變性人的人權議題

說起泰國,不少人會聯想到美麗的人妖。2010年,與友人同遊芭提雅,就觀賞過身材窈窕、服裝華麗的人妖秀。一直以來,筆者都認為泰國是個完全接納變性人的社會,但看完此劇,得知變性人在尋求認同的過程中,必須面對來自外界與內心之雙重困境。

首集有一幕是妮拉坐在馬桶,雙腿打開,拿著按摩棒,仰頭,神情痛苦。此幕赤裸描繪在性別重置過程中,變性人在生理上承受的痛楚。為了成為女人,必須長期服用荷爾蒙和激素。劇中場景主要設定在上流社會與演藝圈,不少人物不是變性人就是男同志。東(Tong)是個體格壯碩、皮膚黝黑的男同志,常被嘲笑是水牛人妖。因為沒有人願意讓他化妝,所以,夢想有一天能被叫化妝師。

後成為演藝圈最紅花旦的妮拉,應邀參加酒店老闆沙達(Gridsada)的活動。進屋之前,經紀人姚朵(Yoddoi)和東都被攔下,後經瑪瑙(Manao),得知酒店禁止人妖與狗內進。妮拉憤怒地問「變性人就不是人嗎?」瑪瑙不以為然地說「不知道啊!因為別人說看起來……掉檔次!聲大嘈雜!」妮拉回答「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有些女的,也不見得多有禮貌,很多男人也很粗魯。」(第14集)在妮拉看來,愛耍大牌的瑪瑙、頤指氣使的蓉、不斷外遇的崇,遠不及貼心善良的姚朵和東。將名流跟變性人做對照,暗指衡量個體價值,主要在於品格,而不是名聲、地位或財富。

此劇揭櫫人生而平等之理念。蒙總對妮拉說「我們每個人都是有手有腳、平等的,不要看低別人或鄙視別人。」(第14集)受訪時,妮拉一針見血指出第三性別者的工作困境。她談到泰國社會「觀念開放,但是內心還沒開放。就連現在第三性別者都無法面試某些工作,因為要顧及工作的顏面和評論,即使他們有相同的能力。每個人都是人、正常人,會幸福也會痛苦。有些人妖脾氣好,但不代表他要成為某些人的玩笑。我們應該尊重他們,不然我們的社會就會成為思想落伍的社會。」(第15集)

▲劇中身為父親的崇,認為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跟不同女人上床只是性。但得知兒子變成女人的崇,又該如何面對?(圖/翻攝自YouTube/CHANGE2561)

父權思想的崇vs認同孩子的蒙

崇是個深具父權思想的房地產大亨,認為只要有錢,就能買到任何女人。不少觀眾視崇為渣爸,如果從他打罵妻兒、大膽外遇的行徑來看,確實如此。然而,若深入探索其心理,就知道他不過是個深受環境影響、期盼兒子能成為真正男人卻不斷失望的父親。

他厭惡兒子的軟弱、嬌氣,故,當蒙幫瓦化妝,無疑挑動他敏感的神經。瓦不喜歡踢球、打高爾夫,但崇認為男人理當喜歡這些運動。崇曾對茶說,希望茶能延續斯利瓦家族的血脈,故,神聖血脈如何延續,是他念茲在茲。這個可愛但異常的兒子,不僅讓崇失望,而且使家族蒙羞。即使是離婚這種事,他都不准發生在家族。他理所當然地認為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跟不同女人上床只是性。

可以說,崇和蒙的價值觀完全不同。崇認為他已竭盡丈夫的責任,但蒙只要他的忠誠。崇視瓦的女性傾向是不正常,故必須矯正,吶喊「我兒子不能是這樣」;蒙卻以為性傾向是天生,故認同孩子,願意幫他實現夢想。當瓦動完手術,問母親累嗎?蒙回答「不累,孩子,媽媽覺得很幸福。可以重新和妳一起生活,妳也正在變成一個嶄新的人。」(第1集)蒙握著她的手,說「歡迎來到新的世界,妮拉‧蓬薩瓦(Nira Kongsawad)。以後不管妳想做什麼,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妳都可以去實現。我們就把一切噩夢留在過去,妳會重獲新生、妳會幸福。」(第1集)

崇總是罵瓦丟他的臉,但事實上,他對瓦的愛,跟蒙一樣深刻。當妮拉試圖自殺,崇的告白,道出內心的擔憂及對兒子的愛。他痛苦地說「我還沒辦法理解那種事,因為這沒那麼容易。世界上沒有一個爸爸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和其他人走的路不一樣。我擔心我的孩子要怎麼成長、生存?大家會怎麼嫌棄我的孩子?我沒辦法解決那些問題,我努力保護妳,我不想妳是那樣子。我很痛苦,就像今天,我不想看到妳那麼痛苦。妳要理解爸爸。我愛妳。」(第21集)

▲妮拉的憤怒,源於小時候穿裙子送父親生日禮物而被嘲笑的創傷。(圖/翻攝自YouTube/CHANGE2561)

尋求認同卻敏感的妮拉

由於從小遭受嘲諷,妮拉對自己毫無信心。因為缺乏自信,導致她敏感的性格。班(Ben)希望她能安靜度日,而不是返回這個傷心地當明星。妮拉生氣地說「你覺得我不配成為那種耀眼的人嗎?我只不過是個化妝師,就活該安靜才是對自己好,對嗎?不能露臉讓人看見那樣才比較好,是嗎?為什麼別人不能認識我?最終你也不過跟別人一樣,覺得我丟人,是個可憐蟲!活脫脫一個小瘋子!還精神分裂!應該被關在房間裡,是嗎?」(第6集)妮拉的憤怒,源於小時候穿裙子送父親生日禮物而被嘲笑的創傷。

當她意識到自己是個美麗女人,試圖藉由進入演藝圈,贏得掌聲。成功擊敗超級明星瑪瑙而成為最耀眼的新星,是妮拉獲得自信的第一步。當她走出沙達的會場,人生而平等之言論讓她備受讚揚。蒙總是告誡妮拉,若不想讓人看輕,就要有才華,做自己擅長的事。從小她就極具藝術天分,只是從未被父親肯定。進入演藝圈,她努力學習表演,只為了揮別童年的夢魘,肯定自己。

茶姑父,對童年的瓦來說,是難以企及的憧憬。為了跟茶相愛,即使要與世界戰鬥,也在所不惜。當蓉察覺瓦對茶的愛,譏諷「在你和我之間,他選擇了我,變態小孩!照照鏡子看看你的模樣,誰會想看到你啊!」(第3集)醜,成為妮拉對自己外表的評價。

現在,美麗的妮拉不僅得到茶的愛,而且讓從小嘲笑她的蓉跌入痛苦深淵。妮拉愛了茶十幾年,所以,當茶要暫時跟她分開,敏感地以為茶要拋棄她。

事實上,美麗的外表、崇拜的目光、班的包容及茶的愛,都未讓妮拉真正揮別傷痛。小時的陰霾,早已像濃蔭層層籠罩她的心,頑強而可怕。

▲在經歷死亡的過程中,她體會到生命的珍貴,願意原諒曾經恨過的人,想對曾經愛過的人告白。(圖/翻攝自YouTube/one31)

妮拉與茶的愛戀

蓉是個愛吃醋、佔有欲強、喜歡找碴和監控丈夫的女人。只要不高興,就會尖叫。面對蓉的醋罈子,茶無奈地說「我不是妳哥,不是所有從我身邊走過的女人,我都會跟她有什麼。妳應該更了解我點,尊重我點。」(第2集)崇老是嘲笑蓉喜歡追問丈夫「在哪兒、去哪兒、什麼、哪兒。」(第2集)當她跟茶爭吵,會趾高氣昂地說「你確定要這麼跟我說話?娘腿的,你這種男人!要不是和我結婚,能有今天嗎?」(第2集)監視丈夫,在蓉看來,不過是出自愛與關心。

妮拉的出現,讓茶的婚姻掀起駭浪。跟妮拉在一起,茶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幸福。對妮拉而言,幸福的模樣,除了有母親的身影,還有小時茶握著她的手到市場的景象。她記得茶何時會到市場買水果,茶喜歡喝的咖啡就是黑咖啡、多加一勺咖啡、半杯水。她說「我愛茶姑父,從我還不知道愛情為何物的時候開始。我只知道,我愛這個人。……我可以忘了所有人,除了茶姑父。」(第19集)

妮拉與茶相戀、同居。在看似要進入美好結局的時候,妮拉的真實身分被揭穿,幸福在眼前瞬間崩坍。妮拉瘋狂詛咒全世界的人不得好死。她要的幸福很簡單,那就是跟茶到英國平淡過一生,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這麼殘忍。妮拉的外婆曾說「幸福猶如螢火蟲,它小小的、閃爍著。當我們還擁有幸福的時候,就應該盡最大努力抓住它。」(第18集)現在她願意為了愛,把握自己的幸福,但幸福確實如外婆所言僅是曇花一現。在悔恨與絕望中,妮拉自刎。

在經歷死亡的過程中,她體會到生命的珍貴,願意原諒曾經恨過的人,想對曾經愛過的人告白。一年後,妮拉在倫敦。

落葉緩緩墜落在茶的掌心,妮拉手中也靜靜躺著一片樹葉。儘管相隔兩地,卻彼此思念。「但我還是幸運的,可以和我所愛的人,同處一個世界,可以知道他很好。即使我們不能再見面,但感覺我們還是在一起。我的愛情會一直在原處。我會把曾經從大家那裡獲得的愛意,作為繼續活下去的動力。我答應自己,要盡可能過得幸福。」(第21集)妮拉獨白。

妮拉與茶的愛情,相信終有圓滿的結局。誠如妮拉所言「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原諒自己,我可能會回去找我愛的人。」(第21集)茶離婚了,在世界的另一隅,等著。

熱門點閱》

►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最佳利益》正義如何實現?

►《與惡》在群體憤怒中,那些無處可去的情緒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