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催淚彈射進校園的一刻 已無法撲滅民怨的怒火

▲躁動時代,催淚彈只會使人短暫無法睜開眼睛,但不能撲滅民怨的怒火。(圖/香港01授權提供)

●鍾樂偉/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著作包括《韓瘋》、《心韓》。經營「Steve Chung 鍾樂偉」粉絲專頁。

運動已經走到第五個月。

6 月,當施放催淚彈的數字,仍受大眾關心的時候,不少人在社會上,早已說過催淚彈不是解決當下問題的辦法。

11 月,當我們已數不清每天受到多少催淚彈肆虐的時候,今天警方首度闖進校園,向學生施放催淚彈。五個月的過去,問題不但絲毫沒有解決,民怨更隨著施放催淚彈數字,與日飊升。

所以,再說一遍:催淚彈一直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五個月的過去,問題不但絲毫沒有解決,民怨更隨著施放催淚彈數字,與日飊升。(圖/香港01授權提供)

80 年代的韓國,民運抗爭日復一日地不斷發生。當時的軍事獨裁者全斗煥,同樣面對著無論如何也撲滅不掉的大學生對民主與自由的訴求,從不妥協,每一次應對著學生示威,只懂動用軍警,大規模地向學生群眾的方式,發射催淚彈驅散。

只是,雖然催淚彈使學生們短暫地無法睜開眼睛,但不消一會後,又有另一批學生衝上前線,繼續站在那些軍警面前,大喊「護憲撤廢!打倒獨裁!」

這些場景,在韓國三大高等學府 - 「高麗大學」、「漢城國立大學」與「延世大學」的校園門外,韓國人都記憶猶新。1987 年 6 月 9 日,延世大學於大學校園門外舉行了「6.10 延世大出征前決意大會」。當時,延世大學經營學系二年級學生李韓烈,在參與示威過程中,不幸被警方發射的催淚彈碎片傷及後腦,成為首位死於催淚彈的韓國抗爭人士。

▲80 年代的韓國,民運抗爭日復一日地不斷發生。(圖/翻攝自Facebook/鍾樂偉)

自李韓烈事件發生以後,本來已憤怒不堪的韓國舉國上下抗爭者,心中的怒火更是難以平息,連本來一直沉默的白領工人與家長,對當權者無理殺害他們國家下一代而變得怒火中燒,表明不能再讓這個國家繼續沉淪下去,決定一同走上街頭,催化成這一次的抗爭運動,已擴展成全國性與各階層共同參與的民主鬥爭運動。

曾經在李韓烈葬禮上發表感人宣言的文益煥牧師,他曾在 1986 年與漢城大學學生就「光州抗爭」紀念活動上發言,向那些站在他面前的大學生說到:「他們(官員)說你們激進,但如果你們年輕時就不能激進,哪你們什麼時候才可以激進?」

躁動時代,催淚彈只會使人短暫無法睜開眼睛,但不能撲滅民怨的怒火。

熱門文章》

►在韓國生存的女人、女藝人到底有多身不由己?

►借鑒韓國性拷問事件:民主之火燃於侮辱女示威者

►從「No-Bra」到「聖旻先生」:雪莉與保守的韓國社會風氣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