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玫玲/《偶然發現的一天》覺醒的漫畫女配角 如何逆轉命定人設?

●林玫玲/影劇評論、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韓劇《偶然發現的一天》,改編自網漫《意外發現的7月》,在南韓、中國獲高人氣。主要描寫漫畫世界的女孩殷端午扭轉命運的故事。現實與虛擬世界交錯的愛情,2007年美國電影《曼哈頓情緣》、2016年韓劇《W──兩個世界》及2019年泰劇《平行世界》,即已演繹。《偶》劇將背景設定在漫畫世界,劇中女主竟是漫畫裡的女配,加入前世今生的愛恨糾葛,使得視角多重、劇情奇幻;又,人物積極改變作家賦予的設定,揭櫫命運與自由之課題。由於隱喻豐富,似寫漫畫人物實描芸芸眾生,故具啟發性。

自我意識覺醒,拒絕既定人設

殷端午是個暗戀白經十年的富家女,開朗樂觀,但罹患心臟病。集眾多優點於一身的她,自以為是天之驕女。但在歷經記憶消失、瞬間移動、行為不受控制後,赫然得知自己處於漫畫世界,其存在僅為了成就女主呂珠多的愛情。端午真實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但實際上僅是漫畫人物,頗有莊周夢蝶之意味。從現實世界墜入漫畫世界、從自認為是主角淪為配角的端午,渴望轉變命運。

▲偶然發現的「一天」,既是人名,亦是端午認識一天因而決定實現自我的瞬間。(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13號的出現,喚醒端午對愛情的嚮往。13號,一個連五官都被作家省略的男孩。端午為他取了一個名字:一天。擁有名字,代表從此可以被自己和他人認識。偶然發現的「一天」,既是人名,亦是端午認識一天因而決定實現自我的瞬間。經過不斷努力,端午和一天終於改變分鏡劇本。

男配李道華,亦是為了襯托男主吳南柱而存在。道華羨慕一天,因為有任務的角色反而被作家掌控。他的任務就是默默守護珠多。擁有自我後,他想向珠多告白。

自從有了自我,端午就具有預見未來的能力。雖能預見未來,卻無法改變既定命運,正如魷魚絲精靈對她說的,「在這個世界裡,什麼都不會改變,絕對不會。」(第6集)儘管置身於一個被構想好的漫畫世界,端午仍確信「我的心是真的,所以無論如何我要改變,按照我的心。」(第8集)

場景變換之間的「空白」,正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時候。擁有自我的人物,都想知道「從何而來?走向哪裡?」也唯有擁有自我者,才記得空白的事。

小人物也能創造自己的故事

面對作家的人設,端午以兩個行動反抗既定命運。首先,拒絕愛情設定,即死心塌地愛著白經。這樣的設定,讓她覺得自己像傻瓜一樣,被甩了又告白、告白又被甩了。當道華說出她隨時死去的命運,端午以蝴蝶效應理論安慰他:「就是我這個小小群演的行為,很有可能改變整個世界,雖然魷魚絲精靈說這樣會扭曲這個世界。所以,就算是跟我無關的場景,只要堅持改變它,總有一天我會不需要這些藥。」(第9集)故,第二個行動就是扭轉有限生命。

在漫畫世界,只有主角才會被關注,一出場,就會有spotlight。作為配角的端午,心願不是成為主角,而是活下去、跟一天在一起。面對性命與愛情的兩難,她和一天都義無反顧選擇後者。為了彼此,一天願意當個隨時被作家刪掉的群演,端午願意成為失去自我的人物。

端午和一天雖然只是配角,但卻傳遞一個信念:即使是小人物,也能創造自己的故事。端午不想淹沒在人群中,跟別人一樣活著,她想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南柱是主角,卻不知身在何方,其命運不只受作家操控,也由母親策畫。故,擁有光鮮人生卻毫無自覺的人,抑是平凡卻有自由意志的人,才是生命的主人?所謂配角、主角,端視從哪個觀點去看。當道華為自己僅是配角而感到失落時,端午說「以你為中心去看這個世界,那你就是主角。」(第5集)誠如一天對端午說的,「這個單詞(extraordinary)就像我們,兩個很普通的配角相遇,正在創造特別的時間。所以妳對我來說,不是一般配角,extraordinary you!」(第19集)同樣地,在端午的世界,一天就是男主、她的命運。

端午想到她有限的生命,感觸地說「有一顆閃爍的星星突然消失的時間,在宇宙只是一瞬間而已。雖然星星的時間有限,但是那些星星聚在一起,製造出一個無限的宇宙。」(第21集)閃爍的星星就像人類曇花一現的生命。個體生命有限,如滄海一粟,但群體不懈的奮鬥及代代相傳的智慧,卻讓人類整體生命無限延續,進而創造更美好的世界。

命運能否被改變?

漫畫世界的題材、長腿歐巴的吸睛、女主喜感的演技及浪漫輕快的氛圍,是《偶》劇成功之因。此劇雖以愛情線為主,但對命運與自由的問題多有著墨,亦具完整象徵結構。表面上寫漫畫人物,實際上是對人類的刻畫。

漫畫世界象徵現實世界;漫畫人物象徵被命運制約的人類;人物的出身、個性與定位,指向個體一出生即被限定的環境和條件。在現實世界,勇於衝破框架、挑戰自我、向命運說不的人,少之又少。多數人就像喪失自我的漫畫人物,無法意識、思考自己的存在。當端午跟其他人說現在所處的是漫畫世界,反而被嘲諷想像力太豐富。端午、一天、道華等具有自覺的漫畫人物,代表勇於追尋的人類。

劇中所謂場景,象徵人類被限制、不可自做主宰的部分;空白則象徵命定之外的自由或變數。反覆出現的黑洞是開啟前世記憶的鑰匙。漫畫書《凌霄花》、《秘密》更像記載人類因果輪迴的生死簿。

▲白經。開始有自我的角色越來越多了,漫畫故事外的劇情會怎麼發展下去?(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魷魚絲精靈和白經都堅持命運不可逆轉。前者相信「作家想要的,最後還是會發生。就算是被更改的場景,也是作家親自畫的。」(第19集)在命運面前,人類絲毫無法改變。一天深信故事不是已經畫好,而是現在還在畫。白經和一天的對話,凸顯兩種不同的命運觀。白經問一天「你改變的命運,究竟是真的改變了?還是依然按照作家的想法進行著?」一天回答「這裡是漫畫世界,只能按照作家所繪去做去說。我確實是作家畫出來的,但為什麼會有沒畫出來的情感?為什麼會喜歡一個人、會想守護一個人?這種感情不是作家畫的,都是殷端午描畫出來的!」(第23集)按照作家的想法,端午是白經的,但一天認為端午是具有自由意志、擁有自我之存在,不屬於任何人。

試圖改變命運的,還有珠多。當珠多擁有自我時,毅然拒絕作家給予的人設。面對南柱的離開,她好奇沒有南柱的呂珠多,將會如何?面對南柱粉絲的霸凌,她不再是那個柔弱女孩。她希望真實的呂珠多跟漫畫的呂珠多不一樣。儘管最後還是愛上南柱,但那不是因為作家的設定,而是她的心。

從《凌霄花》到下一個故事

自始至終,創造故事的作家從未現身,這讓筆者聯想到人類仰望的至高無上之神祇。作家的隱身是可預知的,因為人類世界的主宰者正是如此。

從《凌霄花》到《秘密》,道出人與人的相遇並非偶然,如一天和端午、魷魚絲精靈和金秀香。出身環境、條件與性情,亦是有因可循。端午之所以有心臟病,是因為劍曾刺進心臟;一天掌心的傷疤,是因為用手拔劍的結果。

在《秘密》裡,端午是配角,一天是連名字都沒有的背景人物。某次危難,一天救了端午,並誓言改變她的命運;反之,因為端午,他擁有自己的名字,從此覺醒。但不知不覺中,一天不再是為了白經而存在的配角。在《凌霄花》,一天和端午則是主角。從觀眾的角度,一天、端午又是虛構的漫畫人物,觀眾成為觀看的主角。故,這是一齣視角多變的奇幻愛情劇。

《凌霄花》和《秘密》可說是端午、一天和白經的前世今生。前者的人設、情節、台詞,都在《秘密》重演。在《凌霄花》,端午和一天已具有自我,但卻無法扭轉端午的悲劇命運;但在《秘密》,端午的有限生命被改變。在兩本書裡,白經都被設定為殺害端午的兇手,但殺害有了不同涵義。《秘密》中的白經,之所以拿掉端午的呼吸器,是為了讓她在場景復活,而非像《凌霄花》一心要她死。

此劇告訴我們,儘管有輪迴,但並非一成不變。在一次又一次的輪迴中,人類可以學習如何修正錯誤,使生命臻於圓滿。漫畫世界的空白讓人物有了自覺之可能,正如現實世界的人類可以憑藉努力創造未來。最終回,《秘密》人物再度出現,但卻是全新的故事。端午忘了一天,但深刻的愛情終究讓他們重逢。

觀看漫畫人物不向命運妥協,為自己的存在而努力,身為人類的我們更應珍惜得來不易的生命。

熱門點閱》

►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最佳利益》正義如何實現?

►《與惡》在群體憤怒中,那些無處可去的情緒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