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衝突】嚴震生/川普撤出中東計畫生變? 

▲伊朗「聖城軍」領袖蘇雷曼尼遭美軍空襲而亡,引起伊朗全國憤慨,誓言要對美國復仇,葬禮宛如國喪般盛大 。(圖/路透)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二○二○年新春期間,美國採取無人機攻擊行動,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機場附近,一舉殲滅伊朗軍事強人蘇雷曼尼(Qasem Suleimani)和真主黨(Hezbollah)領導人艾爾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造成兩國關係緊張。由於伊朗政府誓言要討回公道,因此國際觀察家咸認為德黑蘭一定會採取報復行動,但問題是將以何種形式、在什麼時間、在什麼地點、以什麼為對象呈現?

雖然這次美國的斬首行動近因,乃是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伊拉克什葉派的真主黨組織人民動員力量(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PMF),對該國北部基爾庫克(Kirkuk)的一處軍事基地攻擊,造成一名美國承包商的死亡和四名美軍受傷,隨後美國採取對PMF多處基地空襲的報復行動,導致二十五名PMF戰事陣亡、五十五人受傷。去年除夕,憤怒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團戰士企圖包圍美國大使館的一處出入口,向執勤的士兵挑釁,爬上外牆、突破岡哨戰、並放火焚燒接待處。這項抗議行動顯然引起川普總統的憤怒,才會在上個週末對蘇雷曼尼採取斬首行動。

蘇雷曼尼曾參與兩伊戰爭,屬於伊斯蘭革命衛隊(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自一九九八年起則是聖城軍(Quds Force)的領導人。他可以說是伊朗除了精神領袖哈米尼(Ali Khamenei)及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外,最有影響力的領袖。因此,美國除掉伊朗的第三號政治人物,而德黑蘭沒有軍事的回應才會讓人感覺奇怪。

如果我們審視最近伊朗或真主黨與美國的衝突,就可以發現川普的反應事實上有一些歷史的陰影。伊拉克真主黨追隨者攻擊美國大使館,自然會讓美國擔心二○一二年美國駐利比亞大使史帝文斯(Christopher Stevens)在班加西(Benghazi)遭到該國恐怖組織攻擊而喪生的悲劇再演,當然也喚起美國駐伊朗的外交官在一九七九年被伊朗激進份子劫持的羞辱,而在除夕夜這個攻擊時間,更是與美國在越戰期間曾因越共在農曆新年發動偷襲行動同樣敏感。

或許基於這些緣故,再加上自川普上台後在二○一八年片面撕毀歐巴馬在二○一五年與俄羅斯、中國、英國、法國、德國及伊朗所達成的核武協議—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JCPOA),同時還對伊朗展開新一波的制裁,讓美伊關係開始緊張。兩國不僅是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有所矛盾,伊朗同時也在波斯灣打下美國的無人機,美國的代理人如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國發生衝突。不過,最令人困惑的是川普認為原先要對伊朗採取強硬立場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過於鷹派,而將其解職,但如今卻做出波頓想要推動的軍事行動。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右)。(圖/路透)

為何一位長期批判美國在阿富汗及伊拉克的軍事介入,甚至前幾個月還寧可出賣盟友庫德族(Kurds),也決定要撤離敘利亞的川普,竟然要挑起衝突,讓美國有可能捲入中東地區的複雜衝突中。不僅伊朗誓言報復,連伊拉克的國會也通過決議,要求外國勢力撤出。不過,如果美軍撤出,不見得就會帶動伊朗也同時撤出,反而可能造成伊拉克的權力真空,這會符合美國利益嗎?

唯一可解釋川普這項決定的理由,應當是他被彈劾所困擾,希望藉此轉移焦點,讓參議院無法推動這項程序。或許有人認為反正參議員的多數在共和黨的手中,民主黨需要二十位共和黨成員倒戈才能迫使川普下台,彈劾註定失敗,因此川普根本無需擔心。不過,即使彈劾失敗,川普還是會在美國歷史上被記下曾經遭到彈劾的紀錄。基於此,他當然希望眾議院通過的彈劾案因戰爭的陰影而被暫時擱下,甚至參議院最終不進行投票。川普為了個人的榮辱,而放棄他一再宣揚的反對參與國際戰爭理念,就知道他在乎的絕對不是美國的國家利益,而是個人的政治利益。

至於伊朗可能會採取的行動,最有可能的是代理人戰爭(proxy war),在他最具影響力的葉門、黎巴嫩、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對美國支持的代理人進行攻擊,當然它也有可能如去年春天時一樣,在波斯灣對親美勢力採取軍事行動。德黑蘭當然會評估是否要立刻採取行動,還是等到川普被彈劾後才動手,最符和其戰略利益。無論如何,以伊朗的軍事實力和民族自尊,它應當不會在被霸凌後而願意甘休的。

熱門文章》

►美伊地緣政治風險:2020首隻「黑天鵝」

►現在的中東,會不會有第三次世界大戰?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嚴震生

嚴震生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台大政治系兼任教授、政大政治系兼任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