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玫玲/《鏡子森林》記者是森林的探索者 新聞可以改變世界

▲《鏡子森林》楊謹華劇照。(圖/民視提供)

●林玫玲/影劇評論、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鏡子森林》第一季,圓滿落幕。從《最佳利益》到《鏡子森林》,職人劇的成功,說明觀眾對戲劇的要求,不再局限於娛樂與情感宣洩,而是渴望認識每個職業的真實樣貌。經由職人劇,理解到其他行業的困境。困境的相似,使人與人的關係產生連結。《鏡》劇真實還原記者生活、採訪現場及媒體生態,直視追求真相時,記者面臨的威脅利誘。

新聞可以殺人,也可以救人

此劇以能量水案和北灣銀行釋股案為主線,描述火線新聞四位記者如何在危難中勇往直前。

資深記者高明,報導犀利,在新聞界具影響力。因為報導「北灣銀行經理黃國偉盜領10億」,導致國偉死於旅館。這起命案,很快地,以自殺結案。警方草率的辦案態度,讓她覺得事有蹊蹺。高明正義感十足,但也曾迷失在錢與權之間。

十幾年前的高明,跑財經線,正值股市長紅。由於看到同業短時間賺了很多錢,加上當時家裡經濟有問題,故,發假新聞,涉內線交易炒股。相較於其他戲劇主角的正義形象,高明顯得不那麼完美,她發假新聞牟利、因固執害死國偉,但也因為這樣,更貼近現實人物。在利益面前,人心往往不堪一擊。

看起來吊兒郎當的資深記者侯方平,實際上對新聞充滿熱情。雖然總說自己沒水準、只會喝酒打屁,但從他毅然拒絕金錢賄賂,可知內心仍有一把正義之尺。記者這個工作,對他來說,就是爽,備受禮遇,又有油水可撈。

在黑白兩道游刃有餘、試圖在黑與白之間尋求平衡的方平,儘管會以「促進經濟發展是媒體責任」為藉口收點小錢,但攸關人命之事,自有是非判斷。故,遭黑道威脅時,仍要追查真相。

國偉之死,讓高明決定寫一篇警方輕忽查證的報導。因為偏見,高明用筆殺了國偉,現在她要用筆還給他公道。誠如此劇的標語「新聞是兩面刃」,新聞可以揭發弊案、維護群眾權益,但下筆不慎,就會摧毀一個人的世界。

孤傲勇敢的高明和老練圓滑的方平,雖然觀念時而不同,但皆秉持記者的職責就是根據事實報導真相。

▲《鏡子森林》 莫允雯飾演市長地下情人小魚 最後選擇接受媒體採訪反撲 。(圖/公視提供)

堅持價值是唯一的出路

菜鳥記者陸子文,開朗樂觀,從大學時期,就以高明為偶像。大一時,高明曾回來學校演講。她對高明談到「那時候妳說記者就是唐吉訶德,在價值迷亂的時代,堅持價值會被當成笑話,但重點不是別人相不相信,而是自己相不相信。」進入新聞界多年的高明,早已忘記當初說的話,故,問道「我還說了什麼?」子文回答「妳的結論就是相信新聞可以改變世界。」(第3集)她在子文請她簽名的書裡,寫下「不要被世界改變」。

畢業於美國藝術學院的菜鳥記者余志揚,拍攝新聞畫面,格外追求美感。後來,學習到如何讓讀者從照片快速掌握報導重點。他和子文總是合作無間,但李安安事件讓兩人發生齟齬。為了完成任務,他衝到安安停在漁港邊緣的車子前面,拍下她和閨密在車內的親吻照。

子文指責這樣拍很暴力,但他認為這只是在工作。然而,在市長蔡重生偷拍事件中,他卻大動肝火,因為這件事是高明、方平跟市長前助理許若魚串通好。志揚譴責這是製造假新聞,高明卻主張「市長跟他的前女友出來約會,本來就是事實,我們只是製造報導的機會而已。」(第7集)高明的回答,讓他懷疑做這個工作的意義。

李安安與蔡重生偷拍事件,揭露幾個問題:首先,名人本來就可被偷拍,抑是跟常人般擁有隱私權?其次,明星和政治人物被偷拍,是否可等同視之?又,與群眾權益無關的偷拍,是否為一種暴力?

資深記者與菜鳥記者在一次次事件中,學習如何堅持新聞價值,只為了不讓悲劇重演。

▲《鏡子森林》林柏宏飾演菜鳥攝影 卻被派到充滿威脅的黑道場子拍攝工作。(圖/民視提供)

高齡社會的悲歌

能量水案,表現看來是一樁黑道脅迫案、詐騙案,實則隱含城鄉差距與人口老化的問題。

不少人喝了能量水後,陸續死亡,尤其是老人家都把退休金和保險金拿去買它。看到這麼多人受害,方平和子文決定到雲林採訪喝能量水的老人。其中一個老人聽說喝這種水很好,所以,買了一箱給生病的妻子喝。對老人而言,救活是幸運,救不活是天注定,絲毫不覺得受騙。他說「我們這些鄉下的老人比較孤單,孩子都外出賺錢。賣水那些年輕人,很乖,還會來陪我們聊天。而且要是家裡水電壞掉,他們還會來幫忙修理,很勤勞。

有時候還會開車載我們出去玩,去買東西。我們大家就想說,那些年輕人就在賣水啊,我們跟他們買一些水來喝,讓那些年輕人賺一些收入。」(第5集)

老人的話,讓筆者憶起韓劇《耀眼》。《耀》劇的老人,因為子女需要工作而無法陪在身邊,故,選擇聚在孝子宣傳館。宣傳館的年輕人教他們唱歌跳舞、陪他們吃飯、帶他們去玩,伺機販售假的健康食品並推銷保險。年輕人表面的善良,讓老人買下不少東西。這些人確實欺騙老人,但之所以被騙,是因為寂寞。

工作機會的匱乏迫使年輕人離開家鄉,往都市發展,導致被迫留在家鄉的老人獨自生活。即使住在一起,也必須為生活奔波,久而久之,自然忽略家中長輩。2018年,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2026年進入超高齡社會。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以嘉義縣、雲林縣、南投縣為前三老縣市。 故,劇中以雲林老人為訪談對象,有其數據基礎。政府如何解決因少子化、城鄉差距造成的人口老化和獨居老人等問題,是一大挑戰。

▲《鏡子森林》 陳以文(右)飾演資深社會記者 與刑警楊大正(左)衝突,中為飾演記者的姚淳耀。(圖/公視提供)

西裝底下不為人知的祕密

重生是個長相斯文、彬彬有禮且深受愛戴的市長。看似正義化身的重生,其實是個卑鄙、懦弱、自私的小人。他鬥爭北灣銀行董事長羅文明和劉光輝議長,想取得北灣銀行經營權。重生背後的黑金力量,直指政、商、黑道間複雜的利益糾葛。

以賑災為藉口,重生重啟北灣銀行釋股案,讓民間資金匯入北灣銀行專責辦理。北灣銀行最後由旺盛集團負責營運。旺盛集團負責人廖勝利,三十年前經營工程公司,因偷工減料遭檢方調查,是個不顧人命的黑心商人。高明的未婚夫王得威本來是個具正義感的檢察官,後因勝利的利誘而與重生結盟。得威不擇手段的權力欲望,終於讓他和高明分道揚鑣。

重生和得威都具社經地位,挺直的西裝讓他們看起來更像專業人士。為了總統之路,重生不惜在選舉前讓擎天大樓動工;為了掌握北灣銀行,不惜跟勝利掛勾、嫁禍議長是國偉命案的幕後指使者。方平感嘆地說「那些穿西裝的,很能凹。不管我們拍到什麼,他們都可以鬼扯回來。我愛偷拍嗎?

我不就是想要讓你們看一下,這些穿西裝的人,他們脫下西裝之後到底有多髒。」(第9集)同樣地,得威為了當上主任檢察官,淪為陷害議長的幫兇;為了洗錢,收下勝利送給他的猈貅。為了打擊重生,議長竊取女兒子文電腦裡的緋聞照。

西裝往往代表一個人的社會地位,但脫下西裝後,品行常常比不上靠勞力維生者。

共創一個有良心的社會

由於擁有閱聽人賦予的權利,記者被冠以「無冕之王」。高明因為討厭有錢有勢的人利用權勢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故,立志成為追求真相的記者。對她而言,每一篇報導「就好像走在森林中的探索者一樣。而這片森林當中,有許多面的鏡子。我探索報導的主題,也同時探索自己。」(第10集)真相不易看清,就像高明最初在北灣銀行事件中看到的一樣,但終會撥雲見日。

▲楊謹華《鏡子森林》首集當落跑新娘 。(圖/民視提供)

方平的父親因媒體不實報導而蒙冤,故,方平希望成為記者,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他感慨記者只有一支筆,要做到消息無偏、新聞無畏,真的很難,但仍懷抱希望:「那些你看不見的骯髒事,因為我們報導被揭發。這些指著記者鼻子罵的大人物,他們私底下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被看到。

世界不會被蒙蔽,這就是我的信念。」(第5集)對他來說,「別人看不到的,才是好新聞。」(第6集)筆者深信在這個資訊透明的時代,只要願意行動,惡將無所遁形。

儘管面對受害家屬悲泣的臉龐,志揚仍按下快門,只為了讓災民得到援助。得知是父親散播市長的照片,子文在真相與親情之間選擇前者,將父親與北灣銀行的往來報導出來。這個社會需要記者,尤其是不畏權勢、追求真相的好記者。

國偉妻,可以說是現實社會無權無勢小人物的縮影。為了討回公道,每天在警局門口舉抗議牌,有人漠視,有人好奇,但不久,人們不再注意她。無視他人痛苦,是否也是一種惡?國偉妻、或者說擁有自覺者,之所以痛苦,在於體會到真正價值所在,但世界硬是不往我們期盼的方向走,甚至將我們無情吞噬。儘管如此,唯有堅持價值,才能造就一個有良心的社會。

熱門推薦》

►【看劇人生】2020最受好評!《慶餘年》陪您歡喜迎新年

►【看劇人生】《VIP:她們的秘密》對付小三,最好的方式是成全?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