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藍弋丰/6天內蓋好的「醫院」能防疫嗎?

▲藍弋丰表示,國民黨就算提出新論述又如何?(圖/記者林悅翻攝)

●藍弋丰/專欄作家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再度引起討論獨裁與民主之間的論戰。

獨裁=效率?

過去台灣曾經有大多數人認為獨裁就是「有效率」,因為「沒有不同意見」可以很快下決定。

但是逐漸的,台灣人開始發現,很快速的下了一個超離譜的決定,浪費大量時間金錢與人力,結果捅出大漏子,最後還要擦屁股,這樣並不是「有效率」,而是更加沒有效率。

尤其在專業多元化、專精化的現代工商業社會,由下而上的民主機制,越來越是效率管理的關鍵。

專制獨裁不利掌握疫情

如今,防疫的重大考驗,又提醒了台灣人,「沒有不同意見」的結果,可能是重要資訊都遭到隱瞞,導致隱匿疫情,欺上瞞下,上下交相賊,最後爆發失控,才手忙腳亂的糟糕情況。這似乎正是中國面對武漢肺炎所犯下的錯誤,這樣的論點再度嚴重打擊「獨裁有效率」的刻板印象。

即使如此,還是有人認為,面對防疫這種狀況,「就是要專制獨裁國家才有效率」。不過,歷史上的帝國、王國也都是專制獨裁國家,防疫使用強制手段,往往也是適得其反:正是因為使用強制手段,才讓事態變嚴重,專制獨裁下的人民,習慣上下交相賊,讓疫情資訊特別難掌握。

▲藍弋丰表示,專制下的人民習慣上下交相賊。圖為武漢女疑似感染肺炎,卻狂吃退燒藥順利飛到法國。(圖/翻攝微信「概念化的星君先輩」)

專制下的人民知道政府一出事就會用強制手段封鎖,讓人民在疫區等死。為了求生存,有的一有風吹草動就先開溜;有的發展關係有內線消息,封鎖執行前就先開溜;其他的則各顯神通,封鎖後偷拐搶騙樣樣來,發燒可吃退燒藥,檢查所軍警可以賄賂,費盡心力也要逃出生天。

中國人民在中國專制獨裁數十年訓練下,早就是箇中翹楚,武漢市長不得不承認,封鎖武漢前就逃掉了500萬人。

歷史經驗:民主國家也能發揮效率

那麼至少專制獨裁國家可以一聲令下,集中全力蓋好硬體建設吧?不是六天內就要蓋好武漢肺炎專門醫院,1000床位的「火神山醫院」,2月5日前還要增建1300床位的「雷神山醫院」,民主國家做得到嗎?

其實,民主國家是可以做到緊急應變的。二次大戰時,美國航空母艦約克鎮號在珊瑚海海戰受到重創,隨即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部透過破譯日本通訊密碼,得悉日本將發動中途島戰役,需要所有可動用的任何戰力。

約克鎮號原本需要三個月時間修復,在緊急下令不計一切代價全速搶修下,包括船塢耗電,使檀香山市內部分地區一度強制停電也在所不惜。竟然三天內勉強修復到恢復戰鬥能力,駛往中途島海戰戰場,發揮了重要作用。

既然三天能修航空母艦,那麼,六天建醫院,是有可能的嗎?

案例故事:不具隔離功能的「隔離觀察所」

先不論即使建好,這樣的床位面對武漢肺炎疫情,恐怕也是杯水車薪。號稱要六天內建醫院,只讓我聯想起SARS時的親身經歷:

當年SARS疫情爆發,許多同學師長與醫界友人在收治全台四成SARS病患的台大醫院,有的甚至在封院的和平醫院服務。當時我並沒有在醫療第一線一起冒著生命危險,而是因為服兵役,人在軍營裡頭,是營區唯一的醫學系醫官。

SARS爆發,國軍也如臨大敵,各級長官對放假士官兵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去公共場所不在話下。軍官還施行「輪休」,有半數軍官「居家待命」,以免萬一營區有人疑似感染SARS,全營區封鎖時,「居家待命」的半數軍官不用被隔離,還可以進行任務,國防部軍醫局也立即召來所有軍醫軍官,進行SARS的相關教學訓練。

以上是國軍防疫合理的部分,正在我敬佩國軍原來也是能做事的時候。

不久,單位接到國防部一紙厲害的公文,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這公文洋洋灑灑規定營區必須興建隔離觀察所,以收容放假回來疑似染病發燒的士官兵,寫得頭頭是道,還把隔離觀察所的細部規範,要有哪些區域、如何營運,全都規定好了。最偉大的是,防疫急急如律令,軍令如山,一周內就要建好,真是他國防部的了不起!

▲藍弋丰分享SARS期間,軍營接獲建造「隔離觀察所」的指令,但軍隊依指令建造的設施實卻無「隔離」功能。(示意圖/翻攝國防部發言人)

這紙公文的承辦人,照理說會是單位的軍醫業務負責人,也就是我。我只曾經在台大醫院隔離病房中服務,可沒興建過隔離病房,這牽涉土木建築、機電、醫院規劃等等的專業,醫學系可沒教啊,更別說怎可能一周內建好,當我是阿拉丁的神燈?正當我為此煩惱到不行,寄宿單位的營長說:「不用擔心,交給我就好。」然後就把公文領去了。

過兩天,一早,營長叫我去看看「隔離觀察所」,什麼?兩天就建好了,怎麼可能!

到了現場,不禁瞠目結舌,營長利用營區一處廢棄的哨所設施改建成了「隔離觀察所」,只見公文上所有要求的區域應有盡有──用粉筆寫上哪塊是哪個區域──還有士兵們裝模作樣的在裡面營運著。

只是,這個「隔離觀察所」完全沒有任何隔離的功能,別說不可能有所謂負壓空調等等設施,根本連窗戶都沒有,窗洞是大開的。

士兵們自然也沒有防護衣、口罩、手套(事實上,等單位收到國防部發下的防護衣,SARS都已經結束了,最可笑的是全單位竟然只配發了一件),更不可能受過什麼相關教育訓練,但是營長已經「使命必達」,完成了軍令如山的艱難任務。

這時,我才體會到中華民國國軍軍官們的了不起,每天都要應付這樣的異想天開命令,還真能「完成任務」,沒有發瘋,簡直太偉大。

案例故事:不是醫院的「小湯山醫院」

有了這樣的「隔離觀察所」經驗,中國稱六天內蓋好武漢肺炎專門醫院,完全可以想像如何能做到。至於裡頭會是什麼樣子,也完全可以理解。

▲武漢市為興建「火神山醫院」,近百台挖土機進行整地。(圖/新華網)

當年SARS期間,中國也是由解放軍七天內建成「小湯山醫院」。基本上,連北京市衛生局宣傳處都承認「不是一個醫院,而是臨時的野戰醫療點」,雖然當時中國官方宣稱收治680名SARS病患,只有8人死亡,其他都康復出院,千餘名醫護人員無一感染。

「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是否能有這樣的低死亡數據,還是數據只是隨官方高興填寫呢?沒有證據,也無法懷疑,只能說,自求多福了。

熱門點閱》

►【名家看經濟】李沃牆/武漢肺炎黑天鵝 金融市場拉警報

►藍弋丰/歷史證明 國民黨搞新論述往往無疾而終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