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最可怕的是「醫療系統過載」

● 鄭立/企業家

可能是因為失控,突然多了很多講的是病毒的死亡率低的聲音,這有點抓不到問題所在。

病毒的死亡率,不論中國公佈的數字是否屬實,都應該是比 SARS 低。這是事實,但問題是完全不在這裡,我們並不是單純因為怕死而對於對此有防範。

請先想起一件事:中國絕不是一個怕死人的國家。

13億人因為病毒死個5%也就是6500萬這種事情,不會導致他們覺得值得封禁一個大城市,再加令自己變成舉國疫埠,他們並不是因為害怕死很多人而防疫或封城。

說白了我當中國公佈的數字170,我當中國喜歡說謊報少了一個零,也就是1700。在一個過千萬人口的城市也不是什麼有意義的損失,至於傳染性的疾病,傳染到幾億人也不是甚麼奇事,流感就經常如此。

如果他就只是「高傳播率、低死亡率」如流行性感冒,那他的影響就會如流行性感冒,那中國大不了也只會視他為流行性感冒,何需封城?我們有必要每年為流行性感冒做一次這樣的事嗎?你上一次流行性感冒有口罩嗎?

難道中國政府不知道封了一個國土中央的工業重鎮,會對整年經濟構成多大的衝擊,他們會願意付出這代價,自然不會是為了人道或純粹衝動。要記著,這不是傳媒把事情鬧到失控,這是中國政府的大動作使人覺得凶險。

▲武漢封城後內部狀況。(圖/翻攝自紅星新聞)

請觀察武漢目前流出的資訊與影片,我們從中推理出,到底冠狀病毒客觀會帶來的影響是甚麼?

1. 醫院排了極長的人龍。

2. 患者的表現痛苦,呼吸困難。

3. 患者連續發多日的熱(不少新聞是六日以上)

4. 患者逃出武漢去別的地方就醫。

5. 官方公佈數字中武漢的死亡數遠高於其他地方(162 : 8),但確診數其實差不遠(4500:3300)。

6. 醫院為了冠狀病毒外排擠了其他診斷。

而我們在外面的資訊和今天關於致死率的留言中,我有看到大家有提出的是:

1. 在「足夠醫療下」死亡率很低

平時流行性感冒,其實我們是否真的會去醫院看醫生?我認為,作為窮人出身的我,對窮人的理解是,他們為了省錢,其實很不願意去看醫生。

畢竟誰都知道,醫生只會給你壓症狀的藥,感冒只能靠自癒,多數只會多飲水、休息一下,吃點必理痛,不然大不了看附近診所,很少會去排醫院。

我大膽的推斷,我不確定我是對的,我的資訊是有限的,但你當我金田一好了。

冠狀病毒從以上的跡像看,他有足夠的理由,迫使窮人們要去醫院治療。作為非患者,我只能推測,那就是症狀非常的辛苦,使他們感到不能單靠休息或吃成藥,連診所也無效,才會去排醫院。

可能是診所給的針對症狀的藥(例如:退燒之類)不足以壓下症狀,呼吸困難這一點可能沒有成藥可醫。(如果大陸沒診所,那就直接省略有關診所的部份,就是在家療養和醫院二擇一)這才解釋了他們為何必須使用醫院級的設備。

故此,我們可以想到,冠狀病毒這東西會導致「大量耗用醫療資源」,即病床、病房以及照顧的醫護或者某些設備。

從「病患溢出」看,就是武漢早已在封城前,不足以提供以上的設備,導致他們四處跑到其他地方求醫。所以,冠狀病毒的真正可怕之處,是他們會快速讓醫療系統過載。這也解釋了為何武漢的死亡數遠高於其他地方的原因,因為他們的醫院已過載,處理不了過多的病人。所以,正好和那些說病毒致死力不高的人一樣,「足夠醫療下」死亡率低。

但這個病毒一旦爆發,卻正好導致「你的足夠醫療會消耗到不足」。

正如一個網友所說,武漢封城不是為了封病毒,而為了封病人。病毒會令人生病,病人會令醫院生病,用IT狗的說法,這叫 DDoS。怪不得今年元旦,香港搞個什麼抽獎,給你示範一次甚麼叫DDoS,想出來的那個人一定是預言家。

請記著, 一旦消耗盡醫療系統,他的效應並不是只有感染者,而是他會破壞和排擠其他醫療。也就是說,一旦他爆發開來,你就算沒染病,你的任何其他病症都會被排擠。你可能沒感染冠狀病毒,但因為你的地區醫療資源枯歇,而受害於任何其他病症。

如果這樣解讀,這事情就比起「醫療問題」更可怕,這是一個「後勤問題」 。有沒有留意到口罩被吃光?到處都買不到?

其實這就是事情的先聲,口罩會短缺,是因為口罩這東西,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給全國家的人,一人一個去抗疫的。所以全球的供應鏈沒生產這麼大的量,給你全中國13億人一人每天換一個,一個月400億個,全球的工業開盡所有生產力都不可能。最後,必然會有地區沒有口罩。

▲上海民眾為搶口罩大打出手。(圖/翻攝推特/@ISCResearch)

如果能全地球一天就生產兩億個,那能夠用口罩防疫的只有兩億人,剩下五六十億人只能用代替品或者不用。

把口罩的情況套用到醫療,那就是全球的醫院加起來,都不足以應付冠狀病毒導致的突發性需求。像武漢一樣,因為某些原因,診所或一些更輕型的醫護服務不足以應付冠狀病毒。正如口罩的量不足以應付需求,人類目前的醫療系統設計也並不足以應付「冠狀病毒」的需求,一旦醫療系統超載,冠狀病毒的死亡率才會暴升,武漢就示範了一次。

那麼,冠狀病毒傳染的並不是「死亡」, 而是「醫療系統過載」,淪陷的單位並不是人數,而是地區。一個淪陷的地區,結果就是醫療系統過載失能,這樣就解釋為何中共會願意重手封城,因為他比起封城,斷送整個國家所有醫院的能量更可怕。

這也解釋為何中共會去武漢搞「一夜城醫院」,他們不是真正的醫院,而是沒有其他機能,只有用來處理冠狀病毒的專用醫護設施。

▲火神山醫院目前已安裝完22台變壓器。(圖/翻攝自澎湃新聞)

那麼真正問題是,只要你的地區被捲入,你是否被感染都會被捲入。

我不是醫生,我是商人。所以我看問題的角度,不是醫學而是後勤。以上推論當然是歡迎反駁的,因為我也希望被反駁,而不是可能,更不希望是事實。

如果是真的,被感染的地區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放棄處理冠狀病毒,患者恐怕只能像古代的天花一樣,被強制隔離禁足。然後任由他自己處理症狀,在家痛苦一段時間,可能是發熱和呼吸困難之後,物競天擇的讓免疫系統戰勝得到抗體而生還。

而我們還要考慮以下可能性:

1. 我們是否確定五月就會解除威脅?

2. 他會否再爆發?因為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其實就前後在三年爆發過三次,導致了至少2000萬最多1 億人直接、間接死亡,西班牙流感的平均死亡率是2.5%─5%。

熱門點閱》

► 【武漢肺炎】王明鉅/「這件事」比疫情更傷台灣經濟

►【武漢肺炎】蔡依橙/為何日本防疫比台灣慢?

►【武漢肺炎】趙春山/習近平「連任」的考驗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Cheng Lap」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