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寄生上流》創造奧斯卡影史的必勝公式

雀雀/兩個孩子的媽,文藝女青年這種病已全無。幸好還有電影。

《寄生上流》創造了新的好萊塢的記錄,奪得了奧斯卡獎史上從沒頒給「非英語片」得過的「最佳影片獎」!電影並得到了一共 4 個大獎項(最佳影片、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其實與當初李安憑《臥虎藏龍》也得到奧斯卡獎一共 4 獎項相比,確實是平了奧斯卡外語片得獎項數的記錄。

有台灣網友說奉俊昊導演是「韓國李安」,不論是兩人長得都有一點兒吉祥物的可愛、都能拍出商業與藝術價值並存的好片,以及成為台灣/韓國電影人跨出世界影壇首位拿到奧斯卡獎的創作者...但從《寄生上流》在奧斯卡獎季上的大豐收來看,其實更有著天時地利人合之勝勢,除了奉俊昊的導演特質、《寄生上流》本身表現非常爭氣,不可忽視的,其實也是韓國電影多年來努力的成績。

畢竟就算沒有奉俊昊的和《寄生上流》,世界影壇聊起韓國電影每年都還是有其他代表作如《屍速列車》、《與神同行》或《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等等。但不聊李安的話,現在的台灣電影尚且還沒辦法每年都端出擲地有聲的悍片。

「文化獵奇」一項是歐美觀眾習慣看待亞洲電影的視角,既然甩脫不開,那就正面迎擊。李安的《臥虎藏龍》以中華武術美學的加上孔莊思想哲學揉合成為既協調又在商業與藝術性都面面俱到的成品,西方觀眾就算不能全面參透,也能似懂非懂地感受到那部電影的藝術價值。

可是現在數位觀影平台開始盛行,電影開始被唱衰「電影即將消失」,進戲院看電影的人開始減少,這使得全世界最大的製片團體好萊塢迫切面臨的問題便成了「怎麼讓觀眾看懂電影甚至愛電影?」在這首要任務面前,觀看零門檻的《寄生上流》難得竟成了坎城金棕櫚大獎與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共同選擇。

▲《寄生上流》劇照。(圖/達志影像)

《寄生上流》太討喜了,寫實層面上所描述的是住在地下室不得翻身卻是懷才不遇的一家人,他們情非得已而使出偷拐搶騙的招數潛入富豪家庭,進到豪宅以後還發展出一個極有創意、影視相關創作者必碰的「密室創意」命題,加上片尾還帶著點昆汀式的瘋狂暴力美學、以及滿滿寓言式的希望微光閃爍的結尾(不至於讓結局太絕望),綜合起來根本是充分的商業懸疑類型(還加點微燒腦);在敘事結構上,電影中所安插的上上下下的象徵與符號,頻繁到不會讓觀眾錯過領會的機會。不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寄生上流》全部都投中了好萊塢影人的胃口。

比《臥虎藏龍》更酷的是 ── 大部分的觀眾對於《寄生上流》的吸收消化程度超級良好 ── 或者是說大部分歐美觀眾認為他們全部都看懂了。這很重要。畢竟多讓一位觀眾擁有到了看懂藝術電影的良好感覺和成就感,那世界的影迷鐵粉就能多一位。

▲《寄生上流》成為奧斯卡上首部非英語片的「最佳影片獎」得主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韓國導演奉俊昊真的是個奇才,比起現在正在為未來電影觀眾開發創造新需求的李安,奉俊昊更懂得的是迎向觀眾現階段的電影觀影需求,也就是「面對觀眾」。在台灣,《寄生上流》的票房成績斐然,是台灣首部創造出破億賣座佳績的「金棕櫚大獎得獎片」,高票房數字儼然反應了奉俊昊導演的作品是可消弭一般觀眾去欣賞「藝術電影」的門檻的。

但這也不代表奉俊昊的作品的議題性就不夠,從他早期的《殺人回憶》、《非常母親》,到首部英語電影《末日列車》、和 Netflix 合作的《玉子》,到現在的《寄生上流》,都是證明著奉俊昊既能掌握議題又擁有多類型商業電影拍製的能力。

奉俊昊可以跨越藩籬,找到知音,在好萊塢找到師傅(他在頒獎典禮上感謝了馬丁史柯西斯和昆汀),甚至找到徒弟(影藝學院裡一堆把「最佳導演獎」投票給他的演員和片商會員應該都非常渴望與他合作),他的《寄生上流》真可謂能成為韓國電影創造奧斯卡影史記錄的必勝公式之範本了。

熱門點閱》

►【看劇人生】想了解108課綱?先來看韓劇《BlackDog》

►【看劇人生】《唐人街探案》半數主角來自台灣 懸疑喜劇網影聯動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