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民眾隱私全掌握 疫情成老大哥敲門磚?

▲新冠疫情不斷擴散,政府和民間都全力投入防疫。(圖/捷運局提供)

▲雲論作者張競(圖/張競提供)●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著述文稿課題廣泛,獲得讀者極多迴響。

去年年底中國大陸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迄今,疫情迅速傳至全球多個國家,各地民眾應對疫情發展產生不同程度恐慌情緒,搶購民生用品風潮更讓群眾心理受到衝擊,交通中斷航班叫停後,益增社會末日茫然感受。

經過幾個月來各方醫療專家投入救治,生物化學及藥理專業不斷努力希望能夠確認病毒基因加以定序,以便順利發展疫苗或是藥物,但到目前為止,全球仍然好像是走在無窮止境隧道中途,雖然可以看到出口處光線,但倒底何時能夠闖過難關脫離困境,根本上是無從獲得斬釘截鐵答案。

人類社會千萬年來,對於未知事物,多半是充滿懷疑與恐懼,能夠懷抱無限憧憬,機率相對稀少。特別是在面對疫情爆發後,雖有罹患疫病者能夠幸運康復,但在能夠充分掌握病毒生物特徵與病理性質前,所有疫病防治作為,其實就正如航海者被迫駛往並未測繪出海圖之大洋,其中凶險完全無法事先預判,此時不論醫療設施多好,醫護水準多高,總是心中忐忑不安,無法坦然面對。

▲口罩實名制,民眾持健保卡購買。(圖/記者林悅翻攝)

未知與恐懼壟罩 群眾喪失判斷力

未知加上恐懼之後,兩者會產生相互放大加成效應,因此就會讓許多在統計數值上,明明並不嚴重問題,整個顛覆吾人生活常規,甚至讓整個價值體系都產生偏差。其實此種情況千百年來不斷上演,從西洋社會中世紀時代,源自對巫術所具無知與恐懼,產生迫害異己獵巫效應,透過宗教審判法庭讓萬千無辜者死於非命。

同樣在近代因為恐怖行動,透過媒體即時報導產生驚悚效應,由於無法確知何時會再發生恐怖攻擊事件,讓未知再度結合恐懼,因此讓社會針對可能涉入恐怖活動特定族群產生排斥,各種發生在社區與學校內之歧視、排擠、迫害與衝突,讓整個群眾迷失判斷能力,因此才會願意對過激司法反應與軍事行動提供背書,讓陷入戰爭各方都因此陷入痛苦深淵。

尤有甚者是讓整個搭乘飛機安檢作業更加嚴密,不論對個人攜行物品或是托運行李進行檢查,旅客亦能接受搜身或掃瞄程序,許多個人尊嚴或是身體隱私都在反恐行動名義下,必須做出相當程度讓步。而政府更以反恐行動為由,順利通過多項法規,更深入掌握人民各項身分、財務、社交以及甚至涵蓋就醫病歷等不通資訊。權衡反恐法條與過程所產生此等得失,到目前為止,其實法界與社會仍然無法獲得定論。

同樣當本次疫病爆發後,政府為管制疫病傳染路徑,以及管控口罩銷售,其實將諸多個人資訊都收集在健保卡中,假若再加上至國外旅行之交通旅程資訊,甚至掌握感染者所有行動路徑與接觸對象,而且還可以對社會迅速公布完整資訊,吾人不禁要思考,在政府公部門眼中,所有民眾究竟透明到何種地步。

▲因應疫情,健保卡開始註記旅遊史。(圖/記者許展溢攝)

「老大哥」也許正監視著你

儘管歐威爾鉅作「1984」早就預見到,資訊社會政府扮演「老大哥」,充分完整掌握所有民眾生活細節,但是從本次臺灣社會應對疫情效率驚人,管控各項疫病傳染散播過程如此迅速精準,吾人在面對冠狀病毒產生未知與恐懼同時,是否要開始擔心,當政府能夠經由健保卡,掌握到是否曾購買過口罩等等枝微末節時,還有那些資訊能夠不被收納進入政府公部門之視野?

其實未知加上恐懼更會凸顯出社會間缺乏互信互相猜疑,特別是當綠營執政所通過箝制政治對手法條後,此種情況更加嚴重。尤其是當處理事務動輒採取雙重標準,或是隨便提出毫無證據之政治指控,由於對如何適用特定法條充滿未知,相關懲罰處分後果更是無所適從,因此不論當權者如何保證,被統治者必然是充滿恐懼。

因此臺灣能夠有效防治疫病,確實有賴於資訊充分通達,但民眾藏在心中之疑慮,究竟要如何才能夠完全排除呢?只要任何社會有個佛地魔大家都不敢提起姓名,深怕指名道姓會帶來嚴重後果,此種心靈上未爆發疫病,就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讓民眾釋懷,讓其得以無畏地面對資訊遭人完全掌握之未知恐懼。

熱門推薦》

►張競/美菲基本盤穩固 廢止協定無傷大局

►沈政男/院內感染亮警訊 疫情進入社區傳播階段?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