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股災》單驥/股市、油市、疫情與貿易戰下的風暴

▲美股道瓊工業指數週一狂挫2013.76點。(圖/路透)

●單驥/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APIAA院士。曾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公平會委員、中大管理學院院長。政治、經濟與法律常連動在一起,我試著在三者間找到平衡點。

日前,最大的新聞是:美股本周一(2020年3月9日)道瓊工業指數狂挫2013.76點,以23851.02點作收,創下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單日最慘烈跌幅。中間一度觸發熔斷機制,暫停交易15分鐘,投資人信心潰散。

上述美國股災也已快速擴大至歐洲、日本等已開發國家,其他各地紛傳股災也不意外。為此,當前重要的問題至少有二:其一,這是個短期或非短期的問題?其二,是否能如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般,美國聯準會能以量化寬鬆(QE)的方式解套?

股災源自國際地緣政治結果

首先,我們必須說明,這次的股災很可能將會是「非短期」的現象。其基本的原因是,這次股災的國際政治與經濟背景是結構性調整的問題,也是國際地緣政治後的結果,而這個問題,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

為此,它不但造成國際間經濟的大震撼,同時也衝擊到美國及全球股市;因此,股市是果不是因,若基本的不利因素不能排除時,股市沒有樂觀的理由。

▲專家分析,地緣政治為2020股災的結構性因素。(圖/路透)

美國經濟實力不如以往 中國成美債最大持有國

隨著川普「美國第一」政策的推動、美中貿易戰的開打、美歐間貿易與關稅問題的爭議發生,全球正面臨著「新經濟」秩序的重整。當然,原美國主導的WTO也再次面對美國的「再重整」,以鞏固「美國第一」的經濟利益,在此情況下,世界經濟結構已經開始再重整。

但現今美國的經濟實力已明顯不如前,包括中國大陸內的各國,是否會迅速在「再重整」旗號下乖乖就範,猶在未定之天,故其調整中的「交易成本」頗大。

為此,美國雖軍事力量強大、全球第一,但面對有核武的俄羅斯及中國大陸,仍是投鼠忌器,不能輕啟軍事衝突,故軍事上,只能以競武的方式,期能發生嚇阻效果,惟迄今其效果仍十分有限。

另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大陸現今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國,其可以用不對稱的戰法,以小搏大,造成美國國債更進一步的擴大。而此,自然會在美國利率市場上,造成美國股市的大不利。如此一來,就長期而言,美國股票市場的陰霾實難雲淡風輕。

▲中國大陸現今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國。(圖/路透)

美中貿易戰 衝擊美國消費市場

此外,隨著美中貿易戰的開打,在2019年期間,美國各項經濟指標呈現出「空前」的榮景:2019年10月美國的失業率降至百分之3.6,為美國五十年來的新低。

雖然如此,這個榮景是否能長期維持下去,就很讓人擔心。畢竟,美中貿易戰的開打,未必如1980年代美日汽車貿易戰般,能迫使日本的汽車業轉到美國投資生產,從而創造美國許多工作機會。

現今美中貿易戰的開打,在美國企業是否能回流且尚不可知的情況下,美國消費者的荷包就已先失血,從而直接影響到美國消費市場,這點,當然也對美國的股市不利。日後,若要再加關稅,則其情況可能愈壞。

故就上述論點而言,當前美國股市的問題,隨著國際政治與經濟的結構性調整因素,實已反噬(backfire)美國的經濟和股市。

▲ 學者指出,國際政經的結構性因素反噬美國經濟和股市。(圖/路透)

油價暴跌非單純經濟問題 源於地緣政治激化

除此之外,國際間中東情勢的緊張,也直接牽動國際間的油品市場。

美國隨著頁岩油技術的突破,一舉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石油生產國,除了就此擺脫對油品進口的依賴外,也開始大舉進軍國際市場,而此就直接與中東產油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伊朗等石油大國,產生直接利益上的衝突。沙國是美國的盟邦,但伊朗不是,因此最終對伊朗的石油禁運也就絲毫不意外。

然而,不論是沙烏地阿拉伯或是俄羅斯,都必須增產石油才能應付自己國內食指浩繁的各項開支及軍事開支,國際間,在聯合減產協議無望的情況下,本週一,國際油價創下1991年以前最大的跌幅。

故上述情勢的發生,是根源於國際間地緣政治衝突下的激化與表面化,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而此一國際油價的爆跌,也一定直接地影響到美國主要油品大公司的營收,當然,也一定會衝擊到美國股市。

同樣地,這樣的衝突在短期內能得到紓解嗎?若答案是否定的,油價可能再繼續下探,再尋求(類)古諾解(Cournot Solution)。而此,也會讓世界經濟及美國經濟仍處於不確定的狀況中。

▲學者指出,油價暴跌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而是根源國際間地緣政治衝突下的激化。(圖/路透社)

疫情蔓延衍生停工減產 衝擊全球股市

不同於過去世界經濟出現過的石油危機、國際政治與軍事上的各種危機,於2020年初於中國大陸爆發的新冠肺炎,現已蔓延至美國、歐洲、中東、南美洲等國家,這真是在目前混亂的世界中再雪上加霜。其實,更正確的說法是,它豈只是「雪上加霜」,它真可說是「雪上再下冰雹」。

新冠肺炎的出現,呈現出其極強的傳染性,且具「無階級性」、「無國界」更無法以「關稅壁壘」方式阻卻之。無論是達官貴人或是平民百姓都人人自危。故以中國大陸為例,因新冠肺炎封城、停產所導致的全球產業供應鏈的問題,是前所未有的現象,但實已對全球產業的供應鏈造成很大的打擊。

在過去,台灣也曾因地震造成竹科廠商生產上的延遲,而對全球半導體造成一些影響,對此,當然也讓世界看到台灣在科技業上的重要性。

然今,中國大陸已是世界工廠,不論在材料、原料藥、汽車零配件、民生工業產品等,在世界市場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中國大陸的各項生產受到影響後,其他歐、美、日、韓等國家的生產體系,除了跟著受到不同程度短供的影響外,更嚴重的是,其竟可能也會受到自己國內新冠肺炎的蔓延,而致發生停供減產的現象。

如此一來,全球的分工與生產體系除了受到上述貿易戰的影響與干擾外,現也另再受此全球瘟疫的直接衝擊,全球股市焉能不受影響?

▲中國以外國家,恐因疫情蔓延停供減產。(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差異分析:2020股災 vs 2008金融風暴

有人把這次股市的危機與2008年的金融危機作比較,也提到是否美國聯準會的量化寬鬆政策,是否能在上述2020年的股災中,再立奇功?

首先,我們要說明的是,2008年的股災,是美國金融機構不良衍生性商品所造成的危機,它的「危機」主要是發生在信用面、在金融財務上,它與生產面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故為解決金融面的債務問題,量化寬鬆的QE,的確能把問題帶過去,或至少也能把問題化解一些,而這樣的解決能力,也只有全世界享有美鈔發行權的美國才能獨享。

爾今,在上述2020年股災事件的背後,很明顯地,它已不再是金融面的問題,也不再是美國的問題,故印鈔票是不能解決美國生產面的問題,也不能解決新冠肺炎的問題,更不能解決全球生產鏈斷供的問題。

為此,在美國此一獨門絕活也不靈的情況下,世界實已沒有什麼可用的全球性政策工具,能解此一世紀性的難題了。

▲2008金融風暴發生在信用層面,不同於2020股災,疫情衝擊到生產面。(示意圖/路透社)

2020股災五大原因:全球地緣政治、貿易戰、科技戰、油品戰及瘟疫

綜上的說明可知,現今我們所看到的全球性股災,其實是全球地緣政治、貿易戰、科技戰、油品戰及瘟疫流行下的「併發症」。

吾人重申,股災是「果」不是「因」。然,話雖如此,在未來,它也可能再「倒果為因」,換言之,它也可能因股市的低靡,而進一步影響到實質面的生產。

若上述地緣政治、貿易戰、科技戰、油品戰等,竟呈現出惡性循環且再加速、加劇時,就可能會出現經濟上致命的「敗血症」,而有經濟恐慌的出現與全球大蕭條的可能。

2020股災結構性因素 短期無法解決

沒有人希望上述不幸情況的發生,當前的重要問題是:情況是否已糟到無法控制、無法挽回?

我們從務實的觀點來看,上述種種問題應在短期內都無法解決,也無法排除。因此,不論是個人或是企業,都須務實地有「度小小月」的打算。許多事情,或許只能靠時間,漸漸改變態勢才能一點點地解決。

世界許多醫學專家致力於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目前似也出現一些曙光,這是在上述諸多難解的國際地緣政治衝突中,的確是條好消息,也希望它能成真。至少,能在目前混亂的世界政治與經濟環境中,先減去一個不小的負面因素。

▲新冠肺炎已在南美洲擴散,在換季後,南北半球疫情恐「交义感染」?(圖/路透)

南北半球季節相反 疫情恐「交叉感染」?

有人寄望於天氣由春入夏炎熱後,能以自然的力量控制住瘟疫。從歷史的觀點而言,在過去,也有過成功的經驗,這樣的期盼當然有所本。

然,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新冠肺炎已在南美洲開始擴散開來,由於北半球與南半球的季節正好相反,當北半球開始進入瘟疫的低鋒時,它有可能正是南半球的高鋒期。

如此一來,是否會造成南北半球「交义感染」,而讓疫情一再拖延,殊值重視,為此,新冠肺炎疫苗及解藥的及早問市,或許是在世界股災中的一劑良方,雖不能解決基本的政經地緣問題,但至少有部分症狀治療的效果。

熱門推薦》

►  民調分析》劉大年/防疫拼經濟 振興券如何發揮效用?

►  美股崩盤 財經粉專:若疫情惡化 無法靠政策救經濟

►  美股崩盤!港分析師:十年一遇股災 要減少股票投資

►  李沃牆/義大利封城防疫 「歐洲病夫」經濟病情再惡化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單驥專欄

單驥專欄 單驥

政治、經濟與法律常連動在一起,我試著在三者間找到平衡點。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APIAA院士。曾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公平會委員、中大管理學院院長。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