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自由:中國、西方與台灣

▲▼ 媒體人董泓志。(圖/取自董泓志臉書)

文/董泓志

最近歐美疫情爆發了,有人將西方國家「不戴口罩」、「不敢封城」、「不敢限制」當作防疫的阻礙,開始對個人自由進行反思。

因為在中國率先封城時,也遭到許多限制個人自由的批判。此外,也有人將疫情的爆發歸咎於中國對言論的壓制,然而放眼西方的民主大國,在資訊開放的情況下,仍被病毒各個擊破。西方的個人主義論調,難道不靈了嗎?

我向來不認同西方人對於中國的評價,然而在個人自由與疫情的拉扯這回事上,我再次從西方人身上看見了那種深入骨髓的個人自由。

什麼時候個人自由會被當成一個問題?如果天下太平、物產豐富,其實個人自由的有無,是沒有太大差別的。個人自由的可貴,往往是在社會動盪、天災人禍的背景下,人類依然秉持對於個人自由的堅持,這才是身為人類之所以的高尚偉大的地方。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歐洲各國陸續封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歐洲各國陸續封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疫情當頭,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但換個方面向,動物的行為準則,不也就是活著而已嗎?活著,充其量只是一條不需要人文思考的決策。人類的偉大在於,我們會在大難臨頭時還不忘反思:人應當怎樣活著?

疫情爆發了,除了限制,還有沒有什麼可以在不侵犯個人自由的情況下,同樣做到防疫的方法?當一個國家的政策從上到下、從官到民,無時無刻都存在這樣的思索時,所謂個人自由的思想,才真正算是被一個國家所繼承。

倘若所有事情都以生命可貴,安全第一為準則,那會發生什麼事呢?

為了治安,我們安裝電眼;
為了秩序,我們監管網路;
為了真實,我們控制媒體;
為了安全,我們直接關人。

若所有事情都以安全為由,那便是極權國家那副德行了。

個人自由的可貴,就是要在大難臨頭時,還要想方設法去兼顧個人的尊嚴、權利、與偏好。

在疫情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西方國家不想採取粗暴的措施,儘管他們面臨了一些危機,引來一片訕笑,但在笑聲之中,也看到西方對於個人自由的歉抑及偉大。這也是西方之所以西方的緣由。

▲歐洲成為冠狀病毒「重災區」。(圖/路透)

▲ 歐洲成為冠狀病毒「重災區」。(圖/路透)

最後看一下台灣,我們也是號稱亞洲最民主自由的國家,但對於個人自由,我們只學到了皮毛:

疫情來了,醫護不准出國;
學生染疫,師生不准出國;
不受隔離,公告姓名住處;
隨機殺人,直接判他死刑。

台灣的個人自由很脆弱,只要人們開始貼上標籤,隨時可以被犧牲掉。

安全與自由從來難以兩全,
想安全的活著,就得交出自由;
想自由的活著,就得承擔風險。

歐美其實沒有錯,若有,則是錯在他們在個人自由這件事上走得太深、也太遠了。

★ 董泓志是媒體人、行銷人、鍵盤PUA、PartyAnimal,會去夜店,但不抽菸、不喝酒。歡迎加好友交流。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