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確診高達六千!旅德作家:政府不建議人民戴口罩

● 何蕙安/1985年生,前經濟日報法務與兩岸線記者、中國特派員,目前旅居德國柏林,為自由撰稿人,兼職事實查核,其他作品可見其部落格

上周四上午,一場狂風暴雨突如其來。我的先生馬庫斯(Markus)出門後,又折了回來,宣布打算從今天起,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包括在家工作、盡量減少出門、避免接觸人群。

我本來有些不知所措,但在那之後,德國每天升級的措施,彷彿都在佐證並支持他的決定:愈來愈多德國公司,包括馬庫斯的公司,也宣布員工在家工作;德國關閉法、奧、瑞等五國邊界;學校17日起停課;電影院、酒吧等娛樂與運動場所全面關閉;餐廳可以營業,但店內桌子必須保持1.5公尺的距離。

周一(16日)剛宣布的防役措施,又將這場防疫戰拉升到了新境界:除了超市、藥局、銀行與加油站等,非必要商店全面關閉(超市被允許在周日營業),就連公園裡的小朋友遊樂區也無法避免。這樣的草木皆兵,是德國戰後以來前所未有。

▲3月14日德國小鎮Heidese一家超市的場景,義大利麵被民眾掃購一空。隔日,德國政府宣布關閉法國、瑞士、奧地利、丹麥與盧森堡等五國的邊界。(圖/何蕙安攝)

目前發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極不尋常:除了一年中偶爾的例外日,德國商店在週日(安息日)從不開業,週六晚間超市總是擠滿了「未雨綢繆」的採購人群,如今週日可能可以買到東西了。

德國學生幾乎沒有體驗過停課的滋味——除了病假,德國的義務教育為確保學生的受教權,不允許學生請假出遊——德國不像台灣有「颱風假」這種災難假,學生原則上每天都要上學。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從農曆年前爆發至今,登陸德國已經一個多月,儘管時有病例傳出,偶有民眾囤貨搶衛生紙,但基本上堪稱雲淡風輕——直到歐洲疫情在近兩週陡然升溫,上週末一系列措施如疾風迅雷般襲來。

事實上,即便是在宣布學校全面停課後的週六下午,我家附近的冰淇淋咖啡店,還是有許多家長帶著小朋友在暖陽下吃著冰淇淋。

▲德國全境宣布停課。(圖/路透)

沒有經歷過SARS的洗禮,德國人對新冠肺炎(COVID-19)的感受勢必與亞洲人不同。一開始,多數人相信,這是一個類似流感的疾病。

而流感是季節性疾病,德國每年都有人因此喪生——這季死了200人,前年的時候甚至2.5萬人——不足為奇,在疫情初期,德國社會普遍認為,流感的威脅比新冠肺炎(COVID-19)還要大很多。

「你應該像預防流感病毒一樣,對抗新冠病毒。」德國聯邦衛生部的網站上寫道:「常洗手、徹底洗手,正確擤鼻涕與咳嗽(以手肘或面紙摀口),與病患保持安全距離,打招呼時不要身體接觸對方。」

有意思的是:德國衛生部沒有建議配戴口罩,沒有。在疫情初期,我看到《德國之聲》的社論指:「戴上口罩等於傳染了恐懼」;直到昨(17)日,德國確診達6012例,死亡13人,還是未見任何「戴上口罩」的呼籲。

▲德國人普遍認為,外科口罩孔隙太大,無法有效阻擋病毒傳播。(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看著台灣從最初的口罩之亂、到日後實名制購買、網路購買等演變進化,台灣政府與社會始終捍衛著口罩供應與必要性,也為此感到驕傲。

反觀德國對於口罩的「漠視」,讓人不禁思考為何台德對於口罩的觀念差異如此之大,科學不是應該沒有東西、文化之分,病毒傳染也無分國籍?

關於德國人不戴口罩,原因有很多。最關鍵的一點:德國普遍認為,一般外科口罩孔隙太大,無法有效阻擋病毒傳播、保護佩戴者,且每20分鐘就應更換口罩;至於專業的N95口罩,應留給醫療人員使用。一般情況下,口罩是有症狀的人配戴的,防止病毒擴散;健康的人無需配戴口罩。

照這個邏輯,如果今天強制每個人都戴上口罩,確保沒有症狀的帶原者與病患無法傳播病毒,這或許是可行的。但這不僅有賴於大量的口罩供應,若人們沒有正確配戴與卸除口罩、沒有勤洗手、或是用帶有細菌的手再去碰口鼻,戴口罩仍是枉然。在口罩緊缺的背景下,德國選擇將口罩留給醫護人員。

事實上,不只是德國,包括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哈佛大學醫學院等機構皆立場一致:不建議大眾戴口罩

我並非口罩的擁護者,但在台灣口罩產能充足的前提下,我樂見台灣民眾養成了戴口罩的共識。如前所述,唯有在大家都願意戴口罩的情況下,口罩防疫才能發揮最大功效。

在這不尋常的時刻,更需要人們的理性思考。近日我看到了許多關於口罩的爭論,發現我們常常不自覺陷入「相關性與因果性」的謬論:

當台灣人人都戴口罩、德國人不戴,而德國新冠肺炎(COVID-19)病例比台灣高,我們是否就此得出「德國疫情惡化是因為德國人不戴口罩」的結論嗎?,德國與台灣在各方面的客觀條件差太多了,台灣是島國、台灣很早祭出旅行管制、台灣的隔離作法與採檢準則等皆與德國不同,若要做出該結論,還需要有更嚴謹的研究與數據來支持。

但是,即使台德人民對於口罩的必要性理解有別,戴口罩理應是一個權利與自由。遺憾的是,多數在德國生活的台灣人擔心受到歧視,對於在德國從事這個再尋常不過的行為而倍感壓力。有旅德台灣人推出群眾募資,製作印製「自我保護從戴口罩做起」口號的手提袋,希望在德國推廣戴口罩的觀念。

▲捷克德國邊境,防疫人員測量巴士內人員體溫。(圖/路透)

對於德國人來說,這場對抗疫情的戰役的確是個契機,去檢視過去的生活方式與習慣。

許多曾經視為日常的行為將會改變:跟友人碰面的擁抱、地鐵上下車前要按鈕開門、下班後到餐廳聚餐、開車到法國超市購物…

有了這次經驗,當德國未來再次面對疫情時,或許也將有不同的舉措。「世界將會變得不一樣。我們未來會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以及什麼樣的社會,取決於我們。」德國總統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週二發表時談話說道。

「讓我們現在與其他人保持距離。所以我們明天可以再次擁抱彼此。」

熱門點閱》

►  討論「禁師生出國是否合理?」法律系學生要務實點!

►  堅持非必要出國而確診新冠肺炎 法律允許公布姓名嗎?

►  超重要!為什麼新冠肺炎治好後又復陽?

►  新冠肺炎病好就沒事?醫:痊癒後 肺部有後遺症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