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驥/美國進入經濟衰退期 大蕭條只剩一步之遙?

▲美國經濟可能迎來漫漫長夜。(圖/路透社)

●單驥/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APIAA院士。曾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公平會委員、中大管理學院院長。政治、經濟與法律常連動在一起,我試著在三者間找到平衡點。

根據維基百科對「經濟衰退」(economic recession)的說明是:「經濟衰退在經濟學中,是指一個經濟活動普遍放緩、商業萎縮的時期。宏觀經濟指標,如GDP、就業、投資支出、產能利用率、家庭收入、企業利潤和通脹下降,而破產失業率上升。衰退發生時,消費普遍下降(需求產生不利衝擊)。這可能引發的各種事件,如金融危機,外貿摩擦,不利的市場供給或經濟泡沫破滅。」

對照上述說明,美國經濟現正快速地面臨經濟衰退危機。或許,它離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也只有一步之遙。

▲美國政府驚覺疫情嚴重性,開始祭出一連串救市政策。(圖/路透)

「核彈級」救市政策可能石沉大海

日前,美國聯準會在川普強力的要求下,迅速降息四碼,讓美國利率逼近零利率水準,此外,聯準會還宣布啟動高達7000億美元的量化寬鬆措施,以確保美國資本市場的穩定。美國政府除將另釋出500億美元緊急資金對抗疫情外,眾議院也通過法案,將提供新冠病毒免費採檢,並對受疫情的勞工提供有薪病假。

上述政策是否能救美國經濟?多數人是持悲觀的態度,此乃因原應是資金避風港的債市與黃金,其價格卻也同樣地不漲反降,而此也顯示,除了市場資金短缺外,投資人對市場已相當程度地失去信心。

華爾街股市,對上述「核彈級」的政策回應是非常清楚:它無法有效地解決當前受嚴峻疫情衝擊下的美國經濟。為此,當前重要的課題至少有二:其一,它是否有可能止跌回升?若有,則其回升可能是V型或是長L型?其二,除上述財經政策外,凱因斯所主張的公共建設能否是帖救命良方?

當前,是沒有什麼人會認為現在美國經濟可呈V型反彈,此乃因不論是寄望於回暖後藉由大自然的力量來消滅病毒,或是在病毒疫苗出現之前,實難寄望經濟能有效反彈。一般而言,新的疫苗從人體實驗到最後批量生產,數個月的等待已是最快且是必要;然,這不算久的數個月,卻已讓人度日如年,且時間已足夠長,長到它能重創美國(及世界)經濟,而讓復甦之路猶如漫漫長夜般地難熬。

▲加州街頭的無家可歸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的兩個阿基里斯 個人儲蓄率與醫療保險制度

現今美國的經濟衰退及股市的崩盤,其實是全球地緣政治、貿易戰、科技戰、油品戰及瘟疫流行下的「併發症」。此外,美國在經濟上,至少有兩個特別脆弱的阿基里斯(Achilles)弱點,會讓她受傷得特別嚴重。其一,根據美國商業部經濟分析局的統計顯示,在2020年1月,美國個人儲蓄率只有百分之7.9

美國百姓儲蓄率過低的結果,導致許多人身上連數百美元的積蓄都沒有,一旦因經濟衰退而致失去工作或被迫放無薪假時,許多人每月支付的租金或是房貸都會出現問題,也很可能會造成社會與連鎖性的金融危機。為此,上述聯準會有關7000億美元的量化寬鬆措施,旨在保美國的金融體系不致發生系統性的危險,故但它實無能力讓美國經濟脫困。

美國財政部長米努勤(Steven Mnuchin)3月17日說,多數美國勞工希望立即獲得現金,政府將在兩周內考慮發放現金,方案包括每人獲得1000美元的支票。這個及時的政策,當會有穩定美國底層社會安定之功,但同樣地,它亦無法拯救美國經濟於懸倒。

美國個人儲蓄率低的另一個對照,就對照出美國是個過度依賴「消費」的市場經濟,爾今,在疫情嚴峻下,許多地方也無法果斷而迅速地強制餐廳、酒吧、電影院等暫停營業,上述強制性的政策施行過晚,徒然讓疫情有機會加速擴散,而有可能演變成美國中、長期的政治、經濟與社會大患。

在當前疫情下,它更彰顯出美國的醫療保險制度,已是美國現今經濟上的阿基里斯。美國歷任民主黨總統如柯林頓、歐巴馬等努力推動的「全民健保」制度改革,都曾面臨極大阻力,佛心的歐巴馬其健保方案在層層困難下勉強過關,但川普上台後,立馬再改,而讓其原有地美意盡失。

現今美國的醫療體系是建立在私經濟的大保險公司之上,故其國民健康早已被定位為「私人商品」而非「公共財」。為此,當冠狀病毒的測試試劑一劑收費超過3千美元時,全美國可能只有個位數百分比的美國有錢人才付得起,更遑論萬一確診後猶如天文數字般的醫療帳單。

為此,美國許多百姓在無奈下,只能選擇「逃避」:「不去」測試、「不敢」就醫。但如此一來,此一神出鬼沒般的冠狀病毒,很可能會長期地寄生在美國各個社會角落裡,且更會如鬼魅魍魎般,長期地碾壓美國的公衛、突襲美國的經濟。

▲1930年10月,5000名因經濟大蕭條而失業的民眾聚集在市政廳。(圖/美聯社)

經濟復甦之路的漫漫長夜

上述美國儲蓄不足、過度依賴消費、及公共醫療的長期缺乏,極可能會構成美國經濟發展上惡性循環,且不斷地痛擊美國經濟阿基里斯的弱點,並加劇其嚴重性。故在這次世紀性的疫情下,美國的經濟復甦之路,可能會呈現出如漫漫黑夜般的「長L型」。

其次,除上述財經政策外,公共建設是否能是一帖救命良方?若論於此,我們不禁聯想到美國在1929年經濟大恐慌時,古典經濟學派被凱因斯怒罵為「在長期下我們(指經濟)都先死掉了」的蛋頭政策後,凱因斯適時地提出擴充政府公共支出為主的財政政策,不但成為當時最重要的顯學,其後,他的「一般性理論」也寫入現今經濟學的教科書中。

然而,當前美國經濟的困境是否能依然沿用凱因斯經濟學呢?答案應是否定的,其理由是,美國現行社會過度依賴消費經濟,凱因斯經濟學下的乘數效果早已擴張到最大,現在美國消費熄火,川普擬給美國人每人一千美元的消費支票是否能再加柴添火,亦不得而知,若此,則凱因斯經濟學很可能就會不靈。現今美國國債過大,再加上美國醫療制度存在著長期、嚴重的結構性困難,在現今疫情下,它實已成為未來美國經濟發展上的心腹大患。

現今美國若不能在經濟體制上,及川普「以鄰為壑」「美國第一」的冷戰零和策略上做合適的變革時,或就只能等待21世紀諸如「凱因斯」巨星般的新經濟理論再現。然而就時間上,此一期待,當會比目前難熬的數月期間更久,若此,則前述凱因斯約在一世紀前的:「在長期下我們都先死掉了」的名言,是否竟會印證在21世紀的初葉呢?

熱門推薦》

►聶建中/金融市場「不確定性」加劇 危機入市先忍住

►劉瑞華/防疫視同作戰 第二戰場在失業潮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單驥專欄

單驥專欄 單驥

政治、經濟與法律常連動在一起,我試著在三者間找到平衡點。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APIAA院士。曾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公平會委員、外貿協會副董事長、中大管理學院院長。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