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N號房成員大多二五左右 厭女文化在年輕人中散播

鍾樂偉/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博士候選人

 除了新冠肺炎的新聞外,近日韓國社會內部另一個鬧得同樣熱哄哄的爭議議題,就是「N號房事件」(N 번방 사건)。

「N號房」爭議:
性虐未成年少女 付費會員高達26萬

整件「N號房事件」,源於2018年年底,當時一網名稱為「갓갓」(下稱Godgod)的網民,透過社交網絡聊天工具「Telegram」,開設了8個不同的聊天房。在每一個聊天房中,Godgod都以脅逼勒索方式,向數十名(包括不少未成年)少女,要求她們先提供裸照,後來再冒充警員,敲詐那些女性自拍性愛影片,甚至派人伏擊那些女子,強姦並強迫她們成為性奴,作出種種令人駭人聽聞的性剥削行為。

後來,到了2019年9月以後,Godgod退出,取而代之是另一位暱稱「博士」的網民,不單延續了Godgod的不法暴行,他更變本加厲,開設「N」個以不同程度為賣點、招徠會員付款加入的聊天室。

當中按淫穢及不雅尺度,分為三個不同級別,要求會員按級別,付款由25萬至150萬才能看到那些影片。據統計,單是這三級的會員,總共加起來便已有26萬名用戶,加入這些「房間」收看那些影片。

▲ 南韓N號房性剝削案嫌犯趙主彬(조주빈),網名「博士」。(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N號房」早期被警方冷處理
不受主流媒體重視

如此令人髮指的事,其實早於 2019年2月時,已曾經有一名化為「金在秀」的男子,向韓國警方舉報。可惜,警方一直未有立案處理,只是冷待此事,未有嚴正執法,而據報後來這位申告人,亦成為管理其中一間「N號房」的主理人。

其後,雖然有部份韓國媒體曾就此事簡單報導,但卻得不到主流媒體重視,而當中,迄今為止,只有一名男子,曾經因為被指管有近10萬條不法色情影片,被法官判處入獄一年而已。

一切直至去年11月底,由《韓民族報》帶起浪潮,主動針對「N號房」事件重點作出多個偵查報導後,電視新聞平台才開始關注此事的發展。

韓國SBS新聞便在1月底時,播出了「N號房」的新聞報導,吸引了從朝到野,以至整個韓國公民社會,一起群起要求警方立即針對此事立案調查。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博士」趙主彬用「一個月10萬」誘惑未成年少女。(圖/翻攝自臉書/시벌탱、SBS)

而到了2月, 66名與「N號房」事件有關的人被捕,後來到了上周,暱稱「博士」的網民被警方拘捕,整件「N 號房」事件便一下子引爆,成為一場滿成風雨的熱議風暴。至今,在青瓦台陳情網上,已有近300萬名市民,留言要求韓國警方嚴懲此不法者,並公開他的真名,收懲一儆百之效。

受害人達74人,其中16人為未成年,而年紀最小僅11歲,整件「N號房」事件掀起了不只數以十萬計的韓國女性大聲疾呼,要求從警方到政府,不能再姑息犯案者,務必盡快通過新法案,不單保障女性,包括未成年少女在內,不再受網絡性暴力欺凌,更重要是嚴懲那些拍攝、持有,甚至發放非法影片的犯案人。

例如有父母網絡上留言寫到 「我太生氣了,我也是出於父母的立場。 雖然犯罪情況本身被廣泛報道,但與一般性犯罪相比,這次在層次上實是嚴重得多,因為他們是把包括兒童在內,讓受害者奴隸化...」

另外,也有網民表示「我們如此大聲譴責,譴責日本帝國主義的性奴化,大概這次可以和那個媲美吧。更何況,在網絡社會中,受害者的個人信息被大肆傳播和公開,其危害程度令人難以估量,因此,實在令人震驚 ...」

▲其實「N號房」事件,起初不受韓國主流媒體重視。直到主嫌爆發,才有百萬人上青瓦台陳情網連署。(圖/翻攝自SBS)

收看者也犯罪?
遊走法律灰色地帶

關於這次「N 號房」事件中,我們除了重點關注韓國政府最終如何把那些勒索女性製作影片的無恥之徒嚴懲,另一項亦大受廣大韓國市民重視的是,那26萬名付款,並曾經在Telegram聊天房內留言說到「強暴她吧﹗」附和支持的會員,究竟應否同樣承擔侵害她人的法律責任,接受問罪?

據韓國媒體報導,有當地律師認為,這次有份加入成為該 Telegram「N號房」內會員,有別於以往單純只是透過網路觀看別人上傳的色情影片,這次由於曾觀看過那些影片的會員,不少也有在聊天室內叫喊「強姦她吧﹗」這些犯法的字眼可能已構成犯罪證據。

另外,由於Telegram在觀看時,也會把影片自動下載在手機內,這亦足以構成持有不法兒童影片罪,能以此入罪。

同時,也有律師指出,因為這次「N 號房」事件涉及會員制,即是想觀看影片的人,必須滿足營運者的條件,才能獲得那些權限。因此,他們在過程中,也成為所謂的「觀傳者」,同時違反了散佈《性暴力法》的共犯原則,亦可以此入罪。

當然,正如不少評論者所言,是否能把那26萬會員入罪,還是一個未知數,因為這關乎調查機關能否掌握觀看這些影片觀眾的電話紀錄等證據。

而且,現行韓國法律中,沒有以「收看非法影片」為由進行處罰的根據條款。所以,法律上仍有不少灰色地帶,未知最終問罪是否會波及到那些會員身上。 

▲關於「N號房」的觀看者是否有法律責任,現行韓國法律中,沒有「收看非法影片」的處罰條款。(圖/翻攝自SBS)

「厭女文化」深植韓國
政府性平宣示僅為虛言

若不嚴懲,必定再有下一次 ...

這次「N 號房」事件絕對不只是一件冰山一角的獨立事件,而是關乎到整體韓國社會能否深切反思,作為一個已久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中,如何打破封建迂腐,追上時代,建立一個健康並相互尊重的兩性平衡關係社會的轉捩點。

其實,自2016年韓國首爾江南地鐵站發生的「厭女殺人」事件後,當時韓國政府已曾經立下誓言,將會重視社會中女性的吶喊,徹底根治韓國男性對女性的厭惡文化。

而同年,韓國警方與政府在成功取締國內擁有過百萬人會員的最大色情網站「soranet」後,也信誓旦旦表明將有打擊這類不法網絡影片平台的決心,只可惜這一切只是虛言。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受害人達74人,其中16人為未成年,年紀最小僅11歲。(圖/翻攝自臉書/시벌탱)

2019年發生的「勝利 Burning Sun」夜總會提供性招待醜聞,還有鄭俊英單獨聊天室發放性愛影片的事件,再連上早前的張紫妍事件,已展現出這種厭女文化,一直未有獲得主流社會的重視。

N號房主謀+共事者 
大多不過二十中旬

而這次「N號房」事件,絕對只是把韓國男性針對女性迫害殘暴性和可虐性極大化的一種形態而已。尤其是這次「N 號房」事件,正好發生在勝利與鄭俊英二事衝擊還在社會發酵的一刻,可見犯案者與付款觀看影片的人,從來都只在漠視那些被判入罪的案件,依然故我,根本收不到任何阻嚇力。

而且,更令人憂慮的是,這次連主謀與其他共事犯案者在內,大多都是年齡不過二十中旬的青年人,他們竟然會毫無良心地向其他中學生施暴。這點更值得由成年人主導的韓國社會,反思何以會由他們身上,把這種「厭女文化」,散播到只有10多歲的年輕人手上。

所以,這一次掌握公權力的韓國政府與警方,必須通過對男性性犯罪者的嚴厲定罪,帶出懲一儆百的壓倒性效果,並把寄生在這個社會內的「厭女文化」與「網路性暴力」問題,確切地從問題根源連根拔起,使那些一直以來只是裝模作樣,或是默認或不理睬的男性,也加諸一份共犯的感覺,迫使他們也要努力,擁有同理心下,解決這個足以敗壞這個國家道德印象的核心問題。

熱門點閱》

► 奎寧、氯喹可治新冠肺炎?法國旅遊媒體:不要擅自用藥

► 沒有對的生涯規劃 就沒有好的理財規劃 投資達人李柏鋒給社會新鮮人的三點建議

► 林忠正/股市何時暴漲?當藥物、疫苗通過人體實驗

► 過度運動反而讓免疫力更低 激烈運動有「免疫空窗期」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Steve Chung 鍾樂偉」個人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