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危機哀矜而勿喜:放中原大學一馬吧!

▲中原大學副教授招名威,近期因上課爭議遭到陸生投訴,但他反控校方禁止他提「中華民國」。(圖/記者呂佳賢攝)

●作者/令狐少俠

中原大學日前因校內教授強調中華民國一案鬧得滿城風雨,網路輿論一面倒攻擊中原校方國格淪喪,無恥舔共,在防疫情間壓抑許久的統獨情緒瞬間找到了出口,連平時視中華民國為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的政府官員,紛紛化身正義超人,挺身而出捍衛中華民國,一時間彷彿再次政黨輪替,突兀至極,不禁讓人眼花撩亂,不知所措。舉國皆曰可殺,那麼毫無國格尊嚴的中原大學當真十惡不赦嗎?

18世紀英國兩度派遣通商大使朝見乾隆皇帝,因為不肯執行跪拜之禮,被乾隆逐出中國,最後導致鴉片戰爭。很多教科書都說這是中國的傲慢無禮,錯失了與世界交流的機會,但是當時的荷蘭人、葡萄牙、甚至是俄羅斯人,都跟乾隆下跪了,原來這些國家為了和中國做生意,只好舔乾隆。但英國也要跟中國做生意,為何她不舔呢?原因在於英國當時已經擊敗西班牙,成為全球第一的海洋霸權,英國有自信可以用武力擊敗清朝,決定不舔乾隆。後來鴉片戰爭的成功印證了英國的自信,所以舔不舔乾隆和實力有關,無關乎尊嚴。

澳洲是中國文化、政治侵略最嚴重的國家,很多在地媒體都嚴重排華,新冠病毒爆發後,澳洲馬上宣布禁止中國人入境來防堵疫情,這項禁令讓仇中的澳洲人拍手稱快,但馬上發現不對勁。因為澳洲十所頂尖大學約6萬5800名中國學生無法返校開學,預估校方將損失12億澳元(約新台幣240億元),而全澳洲教育產業損失可能高達38億澳元。為了求生存,很多大學聯合要求鬆綁禁令,甚至提供經費補助,鼓勵中國學生自第三地回澳洲。

澳洲的情況跟現今台灣的私校大學很像,嚴重少子化的結果,再加上國立大學在上游端增設、攔截入學名額,使得位居下游端的私校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因此靠大陸學生來支撐學費是普遍的做法。據統計大陸學生占所有外籍學生六成以上,這麼龐大的數字,讓不少私校在這次疫情中損失慘重,所以私校不斷跟政府陳情,教育部也鬆口,請各大學盤點境外生居家檢疫量能,以利未來有序讓境外生在完成嚴謹防疫程序後,返校就讀。

▲中原大學的問題,背後隱含「高教危機」。(圖/記者沈繼昌翻攝)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那位招教授,在課堂上用極其羞辱的字眼攻擊大陸生,中原校方第一時間要求教授道歉,但是流出來的錄音檔卻變成上課不可提武漢肺炎、中華民國。先不管那位教授是否故意藉統獨之名來扭曲事實,中原的做法是標準的商業道歉模式,是舔共沒錯,但是陸生是顧客,顧客永遠是對的,以商業角度來看,舔不舔與實力有關,無關乎尊嚴。

筆者先前在私校任教時,一學期要招滿八個學生,未達標的老師會優先列為解聘名單。為求生存、搶學生,我開車到桃園龍潭山區的產業道路,路況不熟的我差點掉落山谷,只為了與一位國三畢業生見面。這位國中生,除了送他校方製作的文具用品,還要奉承他,叫他一聲大哥,幾乎是卑躬屈膝,就是希望他來讀我的學校,我是沒尊嚴,因為我必須生存下去。

中原大學舔共在台灣民族情感上是錯的,因為阿共不能舔;但站在生存的角度上是對的,因為不舔學生就不來。

今天如果是堂堂領國家經費的國立大學舔共,就像殺警一樣,是全民公敵,不可原諒;然而私校雖然也領政府的補金費,但是杯水車薪,彌補不了少子化的財政黑洞,舔共是不得已。看到因少子化、瀕臨倒閉的私校,費盡心思、開源節流,情非得已地舔共,這是台灣的高教危機,我們應該要「哀矜而勿喜」,而不是「見獵心喜」;而身為台灣的最高教育主管機關,不思解決之道,反而跳出來瞎起鬨,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當年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公開發表「臺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舔共宣言,大家都認為他情有苦衷,沒有太多的追殺;今天中原大學私底下流出舔共錄音檔,其規模與程度完全不是許文龍等級,那我們是否也可以多也點同情與寬容呢?

熱門推薦》

►呂秋遠/台灣民主奇蹟!受刑人可以質詢法務部長

►沈政男/斜槓副總統陳建仁,學術與政治在這裡交會

►ET民調》吳崑玉/紓困之困:大撒幣為何仍不能盡如人意?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