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部長訪台》陳一新/美全面反中 台灣被迫選邊的因應之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中國對美政策「口徑一致」強調,面對蓬佩奧等一小撮瘋狂政客的「興風作浪」,中國將會「理性以對」。這種自認「理性」卻批評對手「瘋狂」的論調,包括拜登在內的民主黨人士也聽不下去。雖然民主黨不支持川普的很多政策,但在「反中」政策上兩黨並無二致。

● 陳一新/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學系榮譽教授

美國全方位「反中」,中國大陸表面隱忍,實則不假辭色,儘管台灣蔡英文政府現階段無意選邊,美國卻「強迫中獎」,不僅派遣衛生部長阿札爾訪問台灣,而且還出售我國四架「海上衛士」偵查能力強大的無人機,讓台灣「被投名狀」,而別無選擇只有站在美國這邊。

北京最近整合各方有關對美政策的看法,為未來數月的中美關係「定調」。新華社7日晚間發表評論文章強調,中美關係不能被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之流的政客「帶節奏」,並說這些人「根本代表不了美國社會的主流民意」。

該文表示,建交41年來,中美關係發展並非一帆風順,但中美沒有過不去的坎,關鍵在於要有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求同存異的誠意。

▲ 蔡英文接見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圖/翻攝ETtoday直播)

北京整合對美政策 似乎隔靴搔癢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7日深夜也在微博發文呼籲,對於美國制裁林鄭月娥等人,「中國該反制必須反制,但是看來的確不能每一次都一來一去陪華盛頓玩。」

他表示,全世界都看得出來,川普團隊刻意在提升中美緊張,目的就是為了勝選連任。在美國變得瘋狂的時候,中國應保持理性。

▲對於美國制裁林鄭月娥等人,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表示,中國必須反制。(圖/翻攝胡錫進微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7日則在新華社發表署名文章,強調要「堅定不移維護和穩定中美關係」。

他說,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絕不能任由美國一小撮政客出於一己私利,把中美關係推到十分危險的境地。他強調,中國對發展中美關係的政策立場一以貫之,保持高度的穩定性和連續性,致力於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關係,與美方對話溝通的大門始終敞開,同時也將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5日接受新華社專訪時表示,當前,中美關係正面臨建交以來最嚴峻的局面,但中方堅決反對人為製造所謂的「新冷戰」,沒有意願也沒有興趣與美方打「外交戰」。

他說,「今天的中國並不是當年的蘇聯,我們更無意去做第二個美國。」他表示,中美應梳理制定關於合作、對話、管控分歧的三個清單,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來談,回到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正確軌道。

▲ 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表示,中國沒意願也沒興趣跟美國打「外交戰」。(圖/取自中國大陸外交部官方網站)

北京「定調」中美關係 顯示需要補課

北京對中美關係的「定調」。如果是為合「大內宣」與「大外宣」也就罷了,如果官媒與楊潔篪、王毅真是如此認知,恐怕是對美國有相當大的誤解,需要在美國問題上好好補課。

首先,整合後的中國對美政策「口徑一致」地強調,面對蓬佩奧等一小撮瘋狂政客的「興風作浪」,中國將會「理性以對」。這種自認「理性」卻批評對手「瘋狂」的論調,不要說美國總統川普等共和黨人士聽不進去,包括拜登在內的民主黨人士也聽不下去。雖然民主黨不支持川普的很多政策,但在「反中」政策上兩黨並無二致。

其次,「反中」政策並不是從川普才開始,而是從兩位前總統小布希與歐巴馬時期就已推動。小布希推出的「避險戰略」與歐巴馬提出的「亞洲再平衡戰略」主要就是針對中國大陸,北京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裝糊塗而已。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圖/翻攝自美國國務院官網)

「反中」政策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第三,中國大陸直指蓬佩奧等「反中」人士只是「一小撮的」瘋狂政客,顯然犯了一個戰略上的大錯。

事實上,蓬佩奧這「一小撮」人士正是川普的重要親信,他們也許發言兇狠,但絕對代表總統,也代表目前高唱入雲、橫跨朝野政黨的「反中」主流。

第四,蓬佩奧不但是「反中」主流的代言人,除了帶頭「反中」之外,他的另一重責大任就是將「反中」推到極致,未來不論何人入主白宮,「反中」都將成為美國的主流意識形態與政策。

第五,美國「反中」蔚然成風,自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經過40多年的演變,絕大多數美國人發現中國大陸歷經改革開放,並沒有變得更開明,反而是愈來愈專制,不僅快速推動南海軍事化、霸凌周邊國家、瓢竊西方國家智慧財產、摧毀香港「一國兩制」,更迫害新疆與西藏人民,這一切都強化了「反中」的合理性、合法性與與正當性。北京如再不深自檢討,只將責任推給美國,未必符合大陸的長遠利益。

雖然北京呼籲面對美國「瘋狂舉動」要「理性對應」,但仍然替美國「戴帽子」、「穿小鞋」,顯然並不是真心想與美國修好。

台灣被迫選邊 必須審慎對應

在美中惡鬥方興未艾之際,台灣本來這次也不想淌這個渾水,但卻被迫選邊,未來在近程、中程與長程方面,都應審慎對應,以防無妄之災。

在近程方面,我方應提升軍演強度,嚴防中方軍演弄假成真。在中程方面,我方應強化「不對稱作戰」與後備軍人作戰能力,盡可能延長敵人入侵的抵抗期。在長程方面,台灣人民應選擇一個可在美中之間「左右逢源」與操作「槓桿作用」的領導人與政黨,才不至成天擔心大陸入侵。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美部長訪台》王高成/阿札爾訪台政治意涵高於防疫

► 陳一新/美中外交戰 往上攀升或橫向發展?

► 美中新冷戰》單驥/美中新冷戰下的「蘇秦」與「張儀」

► 美中新冷戰》王高成/歐盟對《香港國安法》表態 不代表加入美國民主反中聯盟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陳一新專欄

陳一新專欄 陳一新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學系榮譽教授,曾任立委、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與所長。為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在美中兩強之間,主張台灣應與兩邊維持良好關係,以充分發揮槓桿作用,收左右逢源之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