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古鑑今》藍弋丰/指鹿為馬 三年亡國滅族的警世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指鹿為馬」是個警世恐怖故事,可是歷朝的中國人卻沒有學會歷史教訓,老是愛以指鹿為馬的相同手法來「測試忠誠度」,到21世紀的現代,許多台灣人仍然愛用,卻不曉得其危險:當一個組織普遍出現指鹿為馬的情況時,離亡國滅族恐怕已經不遠了。

●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指鹿為馬」是到現在都還常常使用的成語,大部分台灣人也都知道典故:權臣趙高牽了一隻鹿上朝,跟秦二世皇帝胡亥說那是馬,胡亥當然說那是鹿,問左右大臣,大家害怕趙高,大部分都說是馬,只有少數人誠實的說那是鹿,誠實的大臣事後都被趙高給砍了。

但是這個典故故事只寫到這樣,恐怕不足以讓世人知道「指鹿為馬」是多麼恐怖的警世故事。

「指鹿為馬」事件發生後沒多久,趙高發動政變逼死胡亥,另立公子嬰為秦王,子嬰隨即用計誘殺趙高,之後向攻破咸陽的劉邦投降,原本劉邦還「約法三章」不隨意殺人,才一個多月,項羽為首的其他反秦部隊到達,在咸陽城大肆屠殺,子嬰以下秦各公子宗族全都遭殺害。

指鹿為馬之後,不論是被唬弄的胡亥、指鹿為馬的趙高本人、在場大部分的大臣──配合趙高的膽小大臣,日後多數會死於項羽屠殺;不配合趙高的忠臣,事後馬上死於趙高之手──通通死光光。

這不是普通的成語故事,而是一則怵目驚心的恐怖故事。

▲ 司馬遷的《史記》記載指鹿為馬的故事。(示意圖/取自維基百科)

指鹿為馬 載於《史記》

故事主要來自於司馬遷的《史記》,《史記》在比較久遠的夏商周故事,常有道聽塗說或是張冠李戴,例如不同時代不同人卻發生類似故事的情況,但是越接近司馬遷的年代,故事通常準確性較高。

《史記》之中並沒有趙高的專章,趙高這個人物第一次出現,是在《秦本紀》,輕描淡寫的說:「三年,諸侯并起叛秦,趙高殺二世,立子嬰。子嬰立月餘,諸侯誅之,遂滅秦。」至於詳細內容,司馬遷說請見《秦始皇本紀》。這也就是上述「通通死光光」的恐怖結局。

趙高的出身,則記載於《蒙恬列傳》,敘述趙高是來自趙國的下級疏遠貴族(所以近來竟有翻案文章說,趙高是故意潛伏去毀滅秦國,這種看法還蠻適合寫成懸疑歷史小說),母親遭受過殘害身體的重刑罰,一眼就知道是「更生人」,只好在專給這類受刑人勞動的收容所工作,趙高兄弟倆人都從此出身,身分極為卑賤,但是趙高從三級貧戶出身,攻讀法律,成為一流的法匠,獲得秦王政──後來的秦始皇──賞識,不僅拔擢升官成為貼身近臣,還讓趙高當兒子胡亥的家教老師,教法律與如何審判。

但是學法的趙高,卻知法犯法,自己卻犯下大罪,秦王命令蒙恬的弟弟蒙毅審判,蒙毅雖然知道趙高是秦王的寵臣,個性公正不阿的蒙毅還是把他判死刑,秦王卻覺得趙高勤奮肯做事,不僅赦免死刑,還恢復趙高的官職。趙高這回死裡逃生,從此跟蒙家結下深仇大恨。

長子扶蘇直言勸諫 遭秦始皇疏離

秦帝國所有人的命運轉折,發生在秦始皇三十七年,也就是公元前210年,在《李斯列傳》中詳述了事件的起因:

秦始皇再度出巡之際,長子扶蘇因為老是直言勸諫,秦始皇聽煩了,乾脆眼不見為淨,要扶蘇去上郡監軍,由蒙恬為將軍輔佐,胡亥則請求秦始皇讓他跟車表示孝心,秦始皇答應了,這造成此次出巡身邊只跟著胡亥,以及宰相李斯和近侍趙高,扶蘇與蒙恬卻不在的狀況。

秦始皇在半路染病,到沙丘平台時病重,命令趙高寫信給扶蘇指示辦理後事,信還沒發出去,秦始皇就死了,結果遺書與信璽全都在負責發信的趙高手中,這讓趙高有了「天賜良機」,趙高認為要是讓扶蘇即位,蒙恬與蒙毅獲得重用,他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反之要是能操控胡亥,他可以成為實權統治者,趙高當機立斷,立即發動政變謀略。

但是知道真相的還有胡亥和李斯兩人,趙高發動三寸不爛之舌,威脅利誘,他告訴胡亥,扶蘇當皇帝,弟弟胡亥卻連塊地都沒有,與其受制於人,不如自己當家做主,如今天下到底要交給誰,只要趙高、胡亥、丞相李斯三個人說了算,再也沒有更好的機會了。胡亥一開始還扭扭捏捏,說不可以不義不孝,更別說發喪的時候去打擾丞相,但趙高用「大行不小謹」也就是「成大事不拘小節」說服了他。

接下來就是要說服李斯,李斯本人也是個說服專家,當年秦王政本來要趕走所有外國客卿,李斯一封《諫逐客書》就扭轉秦王決定,還因此平步青雲,日後當上宰相,他可不是唯唯諾諾的胡亥。

趙高使出渾身功力,曉以厲害,威脅李斯:秦的宰相功臣,都沒辦法善終把家業傳給子孫,下場總是遭到誅殺。稱現在他從中央發動政變,李斯要是想從外部反正,是很困難的,要是不加入,就把他全家殺光光「禍及子孫」(諷刺的是,最後李斯還是被趙高誅三族),李斯一方面沒膽向趙高發起反政變,一方面也思考蒙家當權對自己也不利,竟然就加入了密謀。

三人就擬了假造遺囑要扶蘇自殺,扶蘇竟然也不懷疑,就乖乖自殺了,這簡直太容易了!三人大喜過望,蒙恬遭逮捕,胡亥本來聽說扶蘇死了,就想釋放蒙恬,趙高連忙發動三寸不爛之舌,說服胡亥蒙家必須要剷除,胡亥聽信趙高的毀謗,下令殺蒙毅、命蒙恬自殺,蒙恬本來相當不服氣,後來突然想起,曾受秦始皇命令修築長城跟馳道,沿路破壞地脈,難怪會受報應,也就乖乖吞藥自殺。

司馬遷《蒙恬列傳》寫到這邊,還嘲笑蒙恬,認為修築長城跟馳道,罪過是強徵民力,以及強行破壞人民的地產,蒙恬深為貴族功臣,不勸諫秦始皇還助紂為虐,他不反省這點,卻推說是破壞了地脈的迷信。

司馬遷這可就不懂當官了,蒙恬死前嘴裡說破壞地脈,其實當然是反省傷害百姓,只是不能說真心話,要不然死的可不只是自己,而是全族死光光。

▲ 秦始皇生前旅遊,疏遠長子扶蘇,讓趙高、李斯、胡亥隨侍。(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李斯聽信趙高讒言 2年全家死光光

胡亥跟李斯聽信了趙高的讒言,雖一時得志,接下來快速邁向毀滅。

《李斯列傳》記載,胡亥即位後,就對趙高說:人生苦短,我既然都當了皇帝,想要好好享樂,縱情聲光享受,愛玩什麼就玩什麼,這種統治方式可行嗎?這正中趙高下懷,連忙說:這是賢明君主的思想啊!

接下來,趙高順著胡亥的意思,說:但是,群臣都是始皇帝的老臣,貴族都是兄長,可能會一直來上諫騷擾。胡亥連忙問該怎麼辦?趙高說:簡單,用嚴刑峻罰,到處挑小毛病,把這些老臣跟貴族通通抓了殺光光,就沒人敢說閒話囉!

在「指鹿為馬」之前,趙高早就已經把大臣殺到喪膽,沒幾個人敢跟趙高有不同意見了。但是把良臣都殺光光,沒人敢進諫,胡亥為了個人享樂與展示權威,又大興土木蓋阿房宮、興建馳道,為此強加人民大量稅負與傜役,很快的人民就受不了了,才不過公元前209年,陳勝、吳廣就率先起兵造反。

當全國到處大亂,胡亥責問李斯,李斯竟然為了保住官位諂媚胡亥,說是只要更加嚴刑峻罰,人民就不敢造反,胡亥大悅,認為課稅越重、胡亂殺人,處刑死屍在市場廣場堆積成山的官員,就是最棒的官員,認為殺人越多的,就是能夠嚴格監督人民的忠臣。

接下來,趙高準備剷除李斯,設計陷害他,故意要李斯去向胡亥勸諫不要大興土木增建阿房宮,以減輕人民負擔,李斯不疑有詐,說他早想要勸諫了,趙高還特別挑選胡亥正和愛妃卿卿我我的時候讓李斯去上諫,胡亥氣得要命,趙高趁機進讒言,胡亥疏遠李斯之後,李斯察覺是趙高作梗,上書指責趙高,但胡亥只覺得李斯想剷除趙高,一定是想造反,逮捕他下獄,最終處死。

李斯處斬前,看著兒子說:「我好想跟你再去牽著小黃狗,從上蔡東門出去獵兔子,已經沒辦法了。」父子面對面哭泣,遭誅殺三族,這是公元前208年的事。

李斯聽信趙高讒言的下場是才2年就全家死光光。司馬遷還嘲笑他,說他順從趙高發動政變,阿諛奉承昏君,還加重嚴刑峻罰,搞到天下大亂,國家都快滅亡,最後才良心發現想要勸諫已經無力回天的小事──都搞到即將滅亡了,差不了增建阿房宮──因此而死,豈不是捨本逐末呢?

▲ 蒙恬願意接受自殺命令,理由是曾受秦始皇命令修築長城跟馳道,沿路破壞地脈,受到報應。(圖/Airbnb提供)

「指鹿為馬」測試大臣忠誠度

連李斯都被趙高解決掉,還有誰膽敢違逆他?這奠定了「指鹿為馬」的基礎。

李斯死後,趙高成為中丞相,但是絕對的權力只會造成絕對的崩潰,先前曾經大破各地起義軍,擊殺陳勝、項梁等等無數知名反抗軍領袖的章邯,在鉅鹿戰役中遭到項羽大敗,章邯派司馬欣向趙高請求援軍,沒想到趙高想欺上瞞下,拒見司馬欣。

機靈的司馬欣連忙逃亡,趙高果然還派人追殺,章邯與司馬欣擔心在趙高極權下「有功亦誅,無功亦誅。」乾脆投降項羽,這時秦國已經瀕臨滅亡,趙高這隻秦國的寄生蟲,就算集權於一身,也將自身難保,於是開始有了別的打算。在動手之前,趙高想測試一下朝中還有沒有胡亥的忠臣,於是「指鹿為馬」就上演了。

《秦始皇本紀》中記載指鹿為馬的主要故事,以及之後趙高把誠實的忠臣都殺光了。鹿為馬,重點是測試是不是聽話,願不願意跟著顛倒是非,至於鹿本身,本身根本並不重要。


▲ 「指鹿為馬」的目的,在於測試忠誠度。(圖/記者蔡玟君攝)

胡亥聽信趙高讒言 皇帝只當3年

《李斯列傳》記載後續,胡亥看明明是鹿,大家卻說是馬,嚇一大跳,以為自己被鬼遮眼,連忙到皇家林園去齋戒,在其中打獵玩樂時,有路人誤闖皇家林園,胡亥順手一箭射殺,趙高恐嚇胡亥,說是濫殺無辜會遭報應,要躲遠一點避災禍,把胡亥給騙到離宮望夷宮。《秦始皇本紀》中的記載略有出入,胡亥是作惡夢之後去占卜,才到望夷宮齋戒。

《秦始皇本紀》記載,胡亥這時責問趙高為何天下大亂,到處都是起義軍?趙高擔心胡亥降罪,和女婿閻樂、弟弟趙成一起謀劃政變,率軍攻入望夷宮,胡亥知道趙高謀反,大怒召喚近侍,結果只有一個人陪到最後。

胡亥問:「你怎麼不早說(趙高會造反)呢?」對方回答:「我就是不敢說,才活下來的啊,要是我早說了,早就被砍頭了,哪能活到現在!」最後趙高大舉進攻,胡亥自殺,這是公元前207年的事,胡亥聽信趙高讒言,當皇帝只當了3年。

「指鹿為馬」三年亡國 台灣人有學會教訓嗎?

趙高改立公子嬰為秦王,子嬰心裡明白,趙高立子嬰,只是因為殺了胡亥,怕大臣討逆,所以才用子嬰當傀儡,不過子嬰認為趙高早就跟起義軍談好條件,以殺光秦國宗室為條件,換取事成擔任關中王,因此子嬰訂下計謀,故意稱病不出席即位受璽典禮,趙高中計,親自到齋宮找子嬰要勸他出席,子嬰趁機刺殺趙高,之後也誅了趙高三族,這也是公元前207年的事。

子嬰沒多久也死於非命,如文章最前面所述。趙高發動政變擁立胡亥後,秦帝國的壽命就只剩三年,而「指鹿為馬」發生在最後一年,「指鹿為馬」之前李斯先死於非命,「指鹿為馬」之後沒多久,不管是胡亥、趙高、眾大臣,甚至子嬰,全都沒命,覆巢之下無完卵。

這是個警世的恐怖故事,可是歷朝的中國人卻沒有學會歷史教訓,老是愛以指鹿為馬的相同手法來「測試忠誠度」,連同許多台灣人也沒有「去中國化」,到21世紀的現代仍然愛用,在下位者拼命配合,在上位者悠然自得,卻不曉得其危險:當一個組織普遍出現指鹿為馬的情況時,離亡國滅族恐怕已經不遠了。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高市補選》林宜敬/為何國民黨沒人才?有七點因素

► 王高成/賀錦麗當拜登副手 地域、性別、年齡及族群有互補 24小時吸引15萬新捐款人

► 高市補選》蔡詩萍/輸得慘不意外 輸掉未來才恐怖!

► 高市補選》苦苓/這次補選恰好印證台灣未來的政治版圖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