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G過世》陳一新/提前引爆兩黨大法官提名之爭

▲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18日因癌症辭世。(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陳一新/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學系榮譽教授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女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18日因癌症辭世,享壽87歲,留下遺缺將由川普(Donald Trump) 總統提名,但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也不甘示弱,因爲如果川普在選前順利提名,或是拜登成功阻撓川普提名,都會影響總統、聯邦參眾議員與州長的選情,並對未來二、三十年的社會趨勢與潮流帶來深遠的影響。

金斯柏女大法官辭世 提前引爆兩黨提名之爭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一經參院通過,就是終身職,除非自己因健康或其他重大理由辭職,通常都會做到鞠躬盡瘁。例如,由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提名的首位美國最高法院女大法官歐康諾(Sandra Day O'Connor)2018年10月24日宣布自己罹患失智症而決定退隱。

金斯柏是美國最高法院第二位女大法官,過去60多年的法律界資歷極為完整,是自由派的大將。她辭世後,最高法院現在僅剩兩位女大法官凱根(Elena Kagan)和索托梅耶(Sonia Sotomayor),都是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在位時所提名。

金斯柏1933年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的藍領家庭,1956年獲哈佛大學法學院錄取,當時班上男性有500多人,連她在內的女性只有9人。後因丈夫到紐約就職,金斯柏夫唱婦隨轉學到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1959年以第一名畢業。

值得一提的是,金斯柏抗癌逾20年,8月因胰腺腫瘤持續惡化進行化療時,共和黨就已開始尋覓繼任人選,現在更被川普陣營視為突破不利選情的一支奇兵。

辭世前數天,這位以縮寫名RBG著稱的女大法官曾口授姪女斯佩拉(Enkelin Clara Spera):「我最大的心願是,直到新總統就任,我的位置保持空缺。」顯然,她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拜登入主白宮,可以提名一位自由派人士接下她的遺缺。

▲ 美國自由派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享壽87歲。(圖/路透)

大法官提名和大選掛鉤 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為什麼最高法院這席大法官會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呢?

首先,美國是三權分立的國家,但是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往往會影響到選舉。川普在2016年大選投票日之前拋出大法官提名人選名單,一字排開的保守派大法官人選顯然幫助他贏得更多保守派選民的支持,並穩定聯邦參議員候選人的選情。這次川普同樣率先發難,提出「20人名單」。

過去十多年來,聯邦參議員當選人通常也和總統候選人屬於同一政黨。2016年,改選的34個聯邦參議院席次,每一席當選參議員的所屬政黨,都與在該州占優勢的總統候選人相同。

總統候選人提出的大法官提名人選是否受到選民青睞,雖然對部分需要改選的州長與全部需要改選的聯邦眾議員選情的影響沒那麼大,但是多多少少也有推波助瀾之功

如果金斯柏的病情能拖過今年大選,則共和、民主兩黨雖都覬覦這席大法官席次,但卻只能流口水。如今,她的辭世已讓共和、民主兩黨殺紅了眼,寸土不讓。

▲美國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將牽動美國總統大選。圖為最高法院降半旗哀悼。(圖/路透)

美國最高法院在金斯柏生前有5位保守派大法官與4位自由派大法官。

最高法院院長羅伯茨(John Roberts)雖由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 提名,屬於最高法院中的保守派,但最近多次投票,卻與自由派理念殊無二致,這也是川普堅持要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的原因,以確保最高法院的「多數保守色彩」於不墜。

如果川普提名一位自己屬意的人選進入最高法院,則保守派將擁有6位大法官,就算羅伯茨不肯配合,仍可享有相對多數。保守派這項優勢將反映在諸如墮胎、LGBTI(同志性伴侶權益)及移民等議題的表決上,帶動美國憲法在意識形態的光譜上往右傾斜。

不過,要將一位總統欣賞的大法官人選送進最高法院,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例如,卡瓦諾(Brett M. Kavanaugh)是川普上一位提名進入最高法院的候選人。從他被提名到獲得參議院同意,總共歷時89天,在這段期間,針對他高中年少輕狂時代對女同學性騷擾的指控,讓他幾乎被剝了一層皮。卡瓦諾的名運還算是好的。

前總統雷根提名金斯柏格(D. H. Ginsburg)出任大法官,但因大學時期曾吸過大麻而被迫撤回提名。

傳統上,美國總統都會設法提名與自己理念相近的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最好是能在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佔多數,為自己留下「政治遺產」。

前美國總統諸如小羅斯褔(Franklin D. Roosevelt)與尼克森(Richard M. Nixon)都分別留下「羅斯褔法院」(The Roosevelt Court)與「尼克森法院」(The Nixon Court)的「政治遺產」。

如果川普能成功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他將因成立所謂的「川普法院」(The Trump Court),而歷史留名。對於川普這種好大喜功的人來說,無疑具有絕對的吸引力。

最高法院人數比帶動社會趨勢引領潮流

身為總統,川普當仁不讓,表示絕對會提名他屬意的大法官。他說:「我們很快就會有被提名人,而且最有可能會是女性。」

其中一位可能會是亞特蘭大第11巡迴上訴法院的拉哥亞(Barbara Lagoa),如果川普果提名拉哥亞,最高法院將更趨保守。52歲的拉哥亞是古巴裔,曾任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法官,2019年獲川普任命為亞特蘭大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法官。


▲ 芝加哥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左),亞特蘭大第十一巡迴上訴法院的拉哥亞(Barbara Lagoa)(右)。(圖/聖母大學官網、美聯社)

另外一位則可能是更保守的天主教徒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2017年獲川普提名為芝加哥第7巡迴法院法官之前,是印第安那州聖母大學法學院(Notre Dame Law School)法律學者。

若是是巴瑞特獲得提名,那聯邦最高法院將更趨保守,因為她的保守派天主教觀念極為強烈,許多主張墮胎權利團體擔心,如果她的提名獲得聯邦參議院證實,她可能會推翻1973年確認墮胎合法的指標性「羅克控訴韋德案」(Roe v. Wade)判決。

因此,社運人士高度關注新任大法官人選,因為未來最高法院大法官會是5比4,還是6比3,將會影響最高法院的訴訟結果。因此,這次兩黨在大法官提名的爭奪戰,必然也會牽動兩黨在各地的選舉動員。

▲ 美國大批民眾湧入華盛頓特區最高法院,哀悼逝世的大法官金斯柏(Ruth Bader Ginsburg)。(圖/路透) 

對於共和黨4年前阻撓時任總統歐巴馬提名繼任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遺缺,這次卻說要盡速通過川普提名人選,民主黨怒批這是「雙重標準」。對民主黨來說,更重要的是拜登面臨壓力,如何提出一份更漂亮的大法官人選名單贏回話語權。

不過,雖然有雙標的問題,但是時空環境卻有變化。2016年,共和黨籍的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堅拒在參院對歐巴馬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投票表決,理由是應由選民在總統選舉時表決,來決定他們想要怎樣的最高法官。

當時,共和黨有權這樣做,因為該黨是參院的多數黨。現在,麥康諾仍然有權促成參院對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進行表決,因為共和黨在參院掌有53對47的多數優勢。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陳一新/美國總統大選不到50天 至少三大變數影饗選情

► 海峽論壇》王高成/央視「求和說」不代表北京中央立場

► 藍弋丰/台灣要收容香港難民?黎巴嫩爆炸遠因始於收容巴勒斯坦人

► 蔡錫勳/菅義偉將任日本新首相 安倍留下的經濟外交難題如何解?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陳一新專欄

陳一新專欄 陳一新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學系榮譽教授,曾任立委、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與所長。為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在美中兩強之間,主張台灣應與兩邊維持良好關係,以充分發揮槓桿作用,收左右逢源之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