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花》李準基X文彩元歷經折磨重生 一家三口如花綻放

我們想讓你知道…歷經折磨的都賢秀,終於與車志元攜手築成美好堅強的一家三口,如花般綻放。

現在演哪齣/在藝文界邊緣浮沉的小小螺絲釘

《惡之花》第16集觀後感
《愚者的救贖》

第16集一開始,看到編導先發糖果,就覺得不太妙,賢秀跟志元拍婚紗照,志元不太會為了拍攝做表情,賢秀對於展演表情則是駕輕就熟,此時的賢秀因為跟志元長時間的交往,對於控制情緒已經爐火純青。

▲▼都賢秀(李準基 飾)、車志元(文彩元 飾)。(圖/翻攝自tvN《惡之花》官網,以下亦同)

志元提到,白家爸媽不出席婚禮真的沒關係嗎?我想賢秀不讓白家爸媽參與他的婚禮,是因為賢秀即使一直在隱瞞自己的身分,也不想要讓假爸媽參加自己跟志元重要的感情締結儀式,就如同後來賢秀去監獄裡面會見白媽媽的時候,白媽媽說,雖然一開始以為賢秀不願意讓白家爸媽跟志元相處,是怕他冒用身分的事情露餡,但後來白媽媽覺得,賢秀是希望儘可能不欺騙志元,因為志元是他最重要的家人。

很難讓人接受的是,最終之戰的槍擊造成的腦損傷,讓賢秀失去這15年與志元相處的記憶,但是賢秀卻記得自己說過的每一句有關於志元的冷酷與欺瞞的話,像是覺得志元很好騙,或者是說,從來沒有愛過志元。

現在的賢秀對志元充滿愧疚,認為自己是一個疏離又善於操縱別人的人。志元完全沒有想到,好不容易跟賢秀一起經歷這些考驗、克服這些難關之後,卻要迎來這種結果。

本來還懷抱一絲希望,覺得賢秀只是暫時失去記憶,等到記憶恢復之後,就可以和好如初,沒想到賢秀與其說是失去記憶,不如說是一口氣把十五年間所累積的罪惡感一口氣爆發出來

賢秀經歷15年的戀愛、婚姻生活加上誤以為失去志元的碎心之痛後,學會了同理心,卻又因為槍擊失去了15年間夫妻累積的記憶羈絆,賢秀的所作所為,如果沒有多年的愛情基礎作為掩護與藉口,是深深讓他自己感到噁心的。

志元對賢秀無條件的付出,深深烙印在賢秀心裡,自責不已的賢秀只想遠遠逃開,因為每次看到志元,只會提醒他自己過去各種行為的卑鄙齷齪,心中盡是幾十年來未曾有過的罪惡感帶來的苦澀。

其實志元早在誘捕廉社長作戰當下知道真相時,就慢慢原諒了賢秀,因為志元對賢秀的愛實在太過強大。

志元,自始至終都是賢秀的彌賽亞。

在這個坎上過不去的,是賢秀自己。想要疏離志元的賢秀碰到老婆志元,居然只是微微點頭打招呼,真的是太冷漠太令人痛心了,如果我是志元可能會掏槍射擊,看多打幾槍會不會恢復原狀。

觀眾們可能會覺得很荒唐,明明這麼多情感都還在,碰到下雨時志元開心而明亮的側臉,讓賢秀看得入迷,下一秒卻又在那邊裝不熟。

不管是以前的志元,或者是現在的武鎮,都說,賢秀你明明喜歡志元,全世界只有你自己不知道。

武鎮說,志元是活菩薩,我覺得很中肯,面對賢秀這種一直不肯坦誠面對自己內心的人,是我早就氣到賞巴掌賞到賢秀臉腫說:「哎呀老婆我想起來了,我好愛你啊!」為止。

▲ 都賢秀(李準基 飾)、金武鎮(徐賢宇 飾)。(圖/翻攝自tvN《惡之花》官網,以下亦同)

但是如果是這麼沒有耐心的人想要突破賢秀的心房,可能早就失敗了,正因為志元是用溫暖的擁抱,緩緩融化賢秀多年構築的千里寒冰高牆的人,才有機會讓賢秀從一個被全世界排擠唾棄的心冷孤兒,轉變成一個溫暖的丈夫與父親。

海秀對武鎮說,她覺得現在的賢秀才是他真正的樣子,我覺得滿可惜的是,編導敘事的篇幅不夠,無法呈現一個擁有同理心、記得自己對志元的虧待與罪惡感,褪除對白家的罪惡感、洗去對白熙成的仇恨、卻又沒有多年愛戀細節回憶作為定心丸,來鼓起勇氣重回志元懷抱的賢秀。

我們只看得到賢秀的徬徨與不知所措,怕傷害志元母女所以選擇離開,但是卻又無法自拔的買了一堆殷昰愛吃的蛋塔塞滿武鎮的冰箱,意圖使武鎮成為糖尿病一哥。

雖然編導讓賢秀無法跟志元在危機過後,馬上享有幸福的生活,讓人覺得編導應該要流放到無人島,只帶魚叉生活一個月,但這樣的安排,也是希望讓賢秀有歸零的機會,重新跟志元經營一段一般人的感情。

但換作是我被這樣搞一定是起肖啦,就最後一集了不能放過我嗎?不能放過志元嗎?

志元眼見賢秀的冷淡,抱著殷昰流淚說出希望爸爸可以做自己,擁有選擇幸福的自由。為了愛人的幸福,即使在未來沒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還是希望對方可以快樂。

是我一定做不到,應該很多人都做不到,但是志元就是這麼一個燃燒自己的人,最後真的放手了,是我一定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想要留賢秀下來,不過是我演的話可能第一集就被腰斬了。

 

賢秀在找姊姊談的時候說,連姊姊都要離開了,他不知道該向誰求助。

海秀對賢秀說,我們都是將自己遺忘在某處的人,需要起點才不會迷失自己,只有自己可以給自己解答。

▲ 都賢秀(李準基 飾)、都海秀(張熙軫 飾)。(圖/翻攝tvN《惡之花》官網,以下亦同)

事過境遷,都家姊弟終於可以放下父親所造成的陰影,找回被偷走的人生,往前行進,但是如今的地圖卻是一片空白,連第一步都不知道怎麼走,而對於選擇起點,賢秀回到了第一次跟志元約會躲雨的地方。

那時,志元對賢秀說,只有你自己不知道你喜歡我。賢秀在十五年後,越過生死別離,回溯自身記憶,終於聽懂了志元所說的話。

▲ 當年都賢秀(李準基 飾)跟車志元(文彩元 飾)第一次約會時下雨。

賢秀曾經在廢棄工廠對海秀說,他從來沒有愛過志元。但在這一刻,賢秀才發現,那完全是自欺欺人,15年前的那個下雨天,都賢秀早就已經愛上了車志元,從此沒有一刻不是如此。

▲ 都賢秀在廢棄工廠,對海秀說他從來沒有愛過志元。

車志元,一直都是都賢秀救贖之路的起點。

賢秀在找房子的時候,陰錯陽差找回了自己當初的工作室,遇見了正在整理空間準備出售房子的志元。

撇除所有爾虞我詐的操縱控制、逃避社會責難的隱姓埋名,回歸都賢秀的本質初心,這個「新星停佇之處」,就是都賢秀最想要的歸宿,而都賢秀深藏內心的那個工坊名稱的起源,面惡心善的鐵匠之神赫菲斯托斯,每天在工坊心心念念的,就是自己最心愛的妻子:維納斯,也就是金星,就是志元。

從賢秀跟志元結婚開始,不管賢秀認為有著連續殺人魔父親、跟社會斷絕關係的自己,有多麽醜陋孤僻,像是赫菲斯托斯一樣,不想跟人多所接觸,唯一深深愛戀、想要守護的,就是他的維納斯:志元。

雖然我覺得讓志元受盡折磨的賢秀很渣,這個時候才來挽回心冷的志元很渣,為了自己的罪惡感,就折磨不斷付出的志元很渣,渣渣渣。不過做人這麼靠北的賢秀想要幸福,還是需要志元的存在,也需要殷昰,讓賢秀終於願意面對自己的感受。

有時候即使是一般人,也會因為種種因素,像是矜持、自尊或芥蒂,而摸不清楚或不想承認自己對於對方真正的感受,甚至是像賢秀一樣,懷疑自己現在擁有的這份感情,可以持續到什麼時候,

會不會到了明天,就突然沒感覺了?

其實這樣的質疑、這樣缺乏安全感的心情,在感情中並非不可思議毫無道理,而是我們因為生活的變化或者是意外,而覺察到生命的轉瞬即逝與無常。人生短暫,不會有什麼事情是永久不變的,但是如果我們活在當下,專注感受每個時刻對於彼此的感受,那就是最真實的情感。

本劇開頭,兩個人在工坊深吻,如今又重新在工坊親吻,其實那份感情,一直都沒有被忘記,志元幫賢秀戴上戒指,赫菲斯托斯,終於找回了他的維納斯。


賢秀跟志元一起去接殷昰,很久沒看到爸爸的殷昰抱住賢秀,還是一樣最愛爸爸賢秀,對於女兒的愛,一直確證賢秀的人性面毋庸置疑,志元也加入了擁抱。

都賢秀跟都海秀是邪惡坎坷的都家所奮力開出的美麗花朵,而歷經折磨的都賢秀險惡的解脫重生之路,終於也與車志元攜手構築成用愛互相守護、美好堅強的一家三口,如花般綻放。

《惡之花》,全劇終。

熱門點閱》

► 《惡之花》李準基X志元CP 這是一部讓你喘不過氣的作品(EP1-11)

► 《惡之花》李準基X金智勳 人格相似卻走向不同命運(EP12-15)

► 《惡之花》李準基重回志元懷抱 最險惡的環境也能開出花朵(EP12-15)

►   小羊/進入秘密森林看見惡之花的愛麗絲 男主角「無感情症」但感情濃郁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現在演哪齣」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現在演哪齣專欄

現在演哪齣專欄 現在演哪齣

在藝術文化界邊緣浮沉的小小螺絲釘,不定時分享作者極度主觀的影視戲劇文本觀後感,希望可以留下一些有溫度的文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