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永欽/憲法愛國主義是國家最好的指引

我們想讓你知道…德國人對過度民族主義的反思,結論就是憲法愛國主義,以人權民主的堅定信仰來安撫歷史民族主義的躁動,對所有國家都是最好的指引,更是有助於分裂國家預防民族主義亂飄的藥方。

▲德國人對過度民族主義的反思,結論就是憲法愛國主義。(圖/資料照)

●蘇永欽/政治大學講座教授

20歲的歐陽娜娜上央視慶祝國慶的節目高唱「我的祖國」,被台灣鄉親罵個沒完,理由當然就是愛錯了祖國。也有人說,藝人同商人一樣,市場在哪裡,祖國就在那裡。難道唱我愛台灣就沒有商機考量?仔細想想,我們這裡做這門生意的只怕更多。

從馬斯洛的需求心理學來看,人類和許多物種一樣尋求歸屬感,因此民族主義其實很符合人性。我在德國讀書時,喜歡瀏覽以色列作家Kishon的詼諧小品,但到今天還記得的文章就只有一篇,嘲弄美國猶太人到以色列參加國慶,看到什麼都抱怨,但在觀禮台一片混亂下,當一排戰鬥機掠空而過時,所有人都掉下了眼淚。那是千年追求建國的苦難,自然催發出來的感動。

最近社會學家觀察到,全球化下流動性國家認同的現象,很多人祖國可以照一二三四名排下去,心裡更舒坦。台灣的問題當然不只是全球化就可以說清楚,我們還是一個分裂國家。我們的憲法就明示分裂,大陸更明示追求統一。分裂國家的法律狀態就有兩個祖國,說出來可能很多人都會嚇一跳,到今天大陸地區的人民依我們的憲法和國籍法都還有中華民國國籍。

我們的政府官員聽到有台灣人自稱中國人,火冒三丈,但依20年前尚未修正的國籍法,我們所以能成為中華民國國民就是因為我們的父母是「中國人」,和多數國家一樣是用血緣的「國族」來確認國籍。現在雖只說父母為中華民國國民,但仍採血緣主義,原則上總得是一定百分比的中國人才有中華民國國籍。

中國人是一個法律概念,但我們的政府官員現在已公然拒絕使用憲法和法律概念,一切只剩政治語言,這就凸顯了我說的分裂國家的特殊性—一個國族,兩個主權秩序。共同的語言、歷史、宗教、文化,甚至共有許多優點和劣根性。時間拉開了原有的歸屬感,但不知道什麼時候,祖先留下來的集體記憶又會爆發出來。

我一直很注意德國在統一前的國家認同感,相關調查很多,在70年代老中青的世代差異已經非常明顯,我記得在冬夏奧運季節,宿舍裡為奧地利加油的聲音都比東德要大得多。但更讓人驚異的是,還是民族主義的快速飄移。

一直到1989年東德共產黨被拉下台,我在西德街頭都還沒有聞到一絲統一的期待,多數東德人也沒有統一的想望,連異議分子都不屑一談。年輕人後來走上街頭反共,標語是「我們就是人民」(We are the people.),但當蘇聯撤退,菁英出走,西德政府高喊一西德馬克換一東德馬克後,街上年輕人的標語只改了一字:「我們是同一民族」(We are one people.),德國就統一了。

七十年代的海外留學生,看到許多優秀台灣人只因大陸人造衛星上了天而紛紛回歸,不也曾讓許多人跌破眼鏡?回頭看今天的台灣,每次見到那些有點資歷的主播和名嘴,數落自稱中國人的台灣人時,我都想有沒有人去找出不太久之前他們的文字或聲音,民族主義的「改宗」可以如行雲流水,也只有在分裂國家才辦得到。

▲歐陽娜娜上大陸國慶晚會唱〈我的祖國〉。(圖/翻攝自CCTV)

兩岸和兩德情勢剛好反過來,當然是我們在借鑑其經驗時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德國人對過度民族主義的反思,結論就是憲法愛國主義,以人權民主的堅定信仰來安撫歷史民族主義的躁動,對所有國家都是最好的指引,但在我看來,更是有助於分裂國家預防民族主義亂飄的藥方。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最近的發展,真正讓我擔心的就是人權民主的持續惡化,本來應扮演節制者的大法官竟也酣然迎向民族主義的政治巨靈。

前兩天讀到大陸公共知識分子經濟學家張維迎的公開演講,談政府、軍隊、企業、媒體以外另一種影響更大的腐敗—文字腐敗,相信他會同意,兩岸現在文字腐敗最大的溫床就是民族主義,習近平的偉大民族復興和蔡英文的台灣價值,汙染了多少公共版面,召喚的網民每天吶喊精神勝利,扭曲了多少公共政策和人際關係。再這樣發展下去,兩岸到底還有多少不同?

紐約大學熊玠教授引用美國智庫研究說,2030年大陸的人均所得將追上台灣,統一也就水到渠成了。如果不想讓這件事發生,我們還有十年的時間深耕憲法愛國主義。

熱門推薦》

►國慶演說》王高成/未來兩岸仍處於危險狀態

►國慶演說》李沃牆/蔡總統遞出橄欖枝 「親美和中」難一石二鳥

►趙春山/提案「台美復交」不知道國民黨在打什麼算盤?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報》,原標題:「飄移的民族主義」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