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中天的命運:《公論報》翻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以史為鑑,藍綠都應知曉,覆轍可以重蹈乎。

●鄭自隆/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

報載,中天換照當權者已備妥3劇本,形成3選1的選擇題,要中天自選。

劇本一是「自宮」,「自宮」是人還活著,但重要功能沒了,即中天新聞的頻道要往後挪,讓出黃金區段,由親綠媒體進駐;失掉黃金區段,挪到80以後,還有什麼影響力,真是生收不如死;再說NCC也沒有權力要求移頻,移頻是頻道業者與系統台的商業談判機制,NCC無權介入。

劇本二是「逼宮」,中天旺董讓出股權,比照東森電視賣給茂德國際的模式,保住現有黃金區段頻道,但經營權沒有了,保住黃金區段有何意義,唯一的好處是不用再花一筆錢,處理員工資遣事宜。

劇本三是「開鍘」,若中天拒絕往後挪,也不釋出股權,那就火車對撞,只有撤照一途。

這三種劇本是有影響力的報紙寫的,應非空穴來風,對劇本二的「逼宮」,會讓人想起70年前,國民黨鯨吞蠶食《公論報》的事件,時隔已久,又在戒嚴期間,除非關注新聞史或新聞自由的人,否則不會注意。

 ▲旺中媒體總裁蔡衍明。(圖/記者陳世昌攝)

《公論報》創刊於1947年,比《聯合報》《徵信新聞》(《中國時報》前身)都還早,也比從南京播遷來台的《中央日報》早,是戰後台灣主要的報紙之一。創辦人為李萬居,李氏原擔任《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台灣新生報》是接收日治時代最主要的報紙《台灣日日新報》而來,是戰後第一大報。

李萬居是台灣人,但為「半山」,所謂「半山」是抗戰時期去大陸投奔蔣介石的台籍人士,如謝東閔、連震東、當時省議會議長黃朝琴均是,這些「半山」戰後就成接收大員,身居要津吃香喝辣,但李氏不是國民黨人而是具青年黨員身分,因此受排擠,1946年國民黨藉《台灣新生報》改組為公司,剝奪李氏發行人兼社長職務,專任董事長,權力被架空,因此憤而於1947年退出《台灣新生報》自創《公論報》。

李氏非國民黨員,報紙言論又常觸怒當道,因此屢受迫害,1949年保安司令部以其刊載台灣省人口失實為由,勒令停刊三日(原來70年前國民黨就會重罰「假新聞」);此外國民黨亦通令黨政單位不准在《公論報》刊登廣告,以斬斷金脈,因此財務極為困窘,但李氏是條漢子,沒錢也要辦報,最後李氏的白金懷錶與報館電風扇也都進入當舖,換現金周轉,甚至印報用的白紙也只能零買,買不起整批的,極為困窘。

1959《公論報》發表社論,質疑教育部為何將「五大信念」(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列入軍訓教育計劃大綱,又被處分停刊15天;只要挑戰「領袖」威權,立場和黨、政府相悖,就被重罰,這就是60年前威權時代的台灣。

除了法律手段,老國民黨更賊,來陰的,國民黨乘其財務困窘寅吃卯糧之際,由當時台北市議會議長張○傳入股,然後再以債權人身分興訟追償積欠,1960年台北地院判決張○傳勝訴,《公論報》終於被奪;張氏是奉命剿滅《公論報》,本身無意於媒體經營,不久就將報社售出。

說來也唏噓,1951年王惕吾等將民族報、全民日報、經濟時報合併發行《聯合報》時,曾邀李萬居加入,李氏以維持《公論報》獨立為由,予以婉拒;但《公論報》停刊後,其報證輾轉在1967年由王惕吾購得,王氏以此創辦《經濟日報》,戒嚴期間有「報禁」,不准創辦新報,要辦新報,只能收購舊報的「報證」,因此報證極為值錢。

國民黨會下重手迫害李萬居,覬覦《公論報》的原因,就是以打壓不同聲音,抑制反對勢力;除「不聽話」言論礙眼外,主要李氏與雷震、吳三連、高玉樹等人試圖組黨「中國民主黨」,挑戰蔣介石最忌諱的本省人外省人串聯,而李萬居為發起人之一,而若組黨成功,《公論報》將成為新黨機關報,因此遭受設計打壓,李氏官司纏身,產權被奪,人也鬱鬱而終。

以史為鑑,藍綠都應知曉,覆轍可以重蹈乎。

熱門推薦》

►呂秋遠/外交人員遭毆打 期望中國善意的人請別幻想了

►單厚之/中天撤照後...民進黨各派系都有電視台?

►陳一新/拜登建設性外交是國際社會的新機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鄭自隆專欄

鄭自隆專欄 鄭自隆

一輩子賴在政大的傳播人,新聞系所畢業後,在廣告業工作多年,回新研所博士班畢業後在廣告系專任直到退休轉為兼任。曾任行政院新聞局廣電基金董事長,3屆華視董事,2屆公視董事,對產業並不陌生,新聞、電視、廣告都可以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