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女大生命案》李俊宏/看起來正常的人遠比看起來生病的人危險

我們想讓你知道…在犯罪領域裡,看起來正常的人,遠比看起來生病的人,危險多了。

 ● 李俊宏/嘉南療養院成癮暨司法精神科主任

台南近日的案件,總統關注之外也發表聲明。

正如同前陣子所提,性侵害案件的發生,穿著是否暴露不是重點,反而是鬆懈戒心的私宅,以及難以求援的僻靜地點風險更高。話才說完不久,就發生這樣令人遺憾的社會事件。

戀物評估&強制治療無法源

延伸到人的衝動攻擊不常見於戀物,但在精神動力上,戀物到某個極致而將人視為物品,這一行為本身,也就於內在無視於另外一個個體身而為人的價值,侵害身體到剝奪生命,對其而言,就只是一個近似戀物以滿足性或破壞需求的行為而已。

但,這個個案是否就如媒體專訪學者提到的,從戀物衍生到性侵需要治療,我也不敢說,因為,人性裡面的惡永遠是不能低估的,也有可能窗戶破了,惡意陡生。

就算真是如此,就現行法規而言,前端的戀物的犯罪行為的評估或強制治療,事實上,是沒有什麼法源基礎的。當然,評估、治療、監控該有資源也是。

像跟蹤騷擾,《跟蹤騷擾防制法》目前也還停留在草案階段。

▲ 長榮女大生命案梁嫌,是否有戀物癖,仍待評估。(圖/翻攝自臉書)

警界人事難解決系統性問題

事發後,警政單位吃案的老問題又再被拿出來檢討,其實,今年七月台南才因為槍擊案導致警界人事大地震,華人社會總覺得事情的發生是因為用人不當,用調節用人來處理自以為的用人不當,很難解決系統性問題,但卻是最快平息民怨的作法。

推給醫療也一樣,過往,精神醫療經常被拿來當作平息民怨的擋箭牌,而在民怨轉向精神醫療時,又會被拿來質疑不專業。真有法源鑑定、治療,提早介入,也不一定就能保證事情不發生,風險的產生,經常是許多乳酪漏洞的結果

社會問題,向來沒有單一解,攔截傷害,從來沒有辦法保證沒有傷害。

再說,以現行社區強制治療而言,高風險的個案在監控不足的狀況下,由衛生單位進行社區治療業務;或是在治療期間,因為處遇個案的風險動態性的增加,卻沒有讓人安心的強制治療處所或是社區矯治的監控機制,在設計上沒有把整個系統從攔截到處遇的維安考慮在內,受害者恐怕也是從民眾變成專業人員而已。

台灣的性犯罪預防與處遇機制,從白玫瑰運動迄今已過了十個年頭,說真的需要全盤重新檢討。相較於先前社會擔心的精障犯罪議題,這個議題更值得關注。

畢竟,在犯罪領域裡,看起來正常的人,遠比看起來生病的人,危險多了。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楊聰財/梁嫌對長榮女大生下手 因戀物癖+強制性摩擦症?

►  李怡貞/長榮女大生命案8大提醒 16年前我同學在日本成為冰冷屍體

►  楊聰財/法規創造「性騷擾犯趴趴走」的機會

► 【嘉義殺警案3】同樣精神病殺人,為何判決結果大不同?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李俊宏」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