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沈榮欽/不利共和黨選情的因素:宗教、年輕人、城市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企業跨州遷移的結果,反而將民主黨的支持者帶到傳統上共和黨的地盤。

● 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美國每年約有2%-3%的合格選民從一州遷移到另一州,儘管看來數量不高,但是對搖擺州有時具有關鍵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在美國選舉人制度下,長期下來,將對美國的政治版圖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以佛羅里達州的合格選民為例:

2000年
白人:76%
西語裔:7%
黑人:12%
亞裔:2%
其他:2%

2010年
白人:72%
西語裔:10%
黑人:12%
亞裔:4%
其他:2%

2020年
白人:67%
西語裔:13%
黑人:13%
亞裔:4%
其他:3%

從以上的數字可以看見幾個趨勢:

1) 白人合格選民人數穩定下降,其他族裔則穩定上升。

2) 上升最快的是西語裔,其次是亞裔,然後才是黑人。

這個趨勢並非佛羅里達州所獨有,美國五十個州當中雖然小有差異,但是大的趨勢大抵如此,其他還有很多州也大抵遵循這個趨勢,此處就不一一舉例。

人口的變遷對與政治勢力的分佈具有重大影響:

1)傳統上白人較支持共和黨,其他族裔(西語裔、黑人、亞裔)則較支持民主黨。

2) 白人對共和黨的支持最力,黑人對民主黨支持度最高,西、亞則對民主黨支持度略高於共和黨。

3) 白人投票率最高,其次是黑人,但是西語裔與亞裔也緩慢上升中。

這個趨勢長期而言對共和黨不利,特別是在搖擺州,有時會使得整州一不小心就轉向民主黨。

而且西語裔的人口增長速度最快,遠非其他族裔所可比擬,美國的人口增長有39%來自西語裔的貢獻,不僅合格選民較2000年時多出一倍,提倡投票的人也與日俱增,因此兩黨對於西語裔選民的爭奪,幾乎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 美國西語裔人口快速上升。(圖/翻攝自Sandi BachomYT)

當然,如果將種族往下細分,就可以看到更多的差異。

其中一件有趣的事情是,美國和加拿大一樣,西語裔中的波多黎各裔較支持民主黨,古巴裔則較支持共和黨。同樣的,亞洲人之中,越南裔較支持共和黨。

簡單來說,從古巴、越南或是東歐出身者,因為本身或是父執輩受過共產黨統治,就越傾向於支持共和黨,此所以古巴與越南裔支持共和黨,而波多黎各、墨西哥或甚至是印度出身者,並未受過共產黨統治,會更傾向民主黨。

▲ 圖為川普結束最後一場造勢活動,於3日凌晨返抵白宮。(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因素對共和黨的長期趨勢不利:

首先是宗教,傳統上白人基督徒,尤其是福音教派,屬於共和黨的堅定支持者,但是基督教在美國也有式微的趨勢,目前約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人沒有宗教信仰,這也對共和黨的未來不利。

其次是千禧世代等年輕人,明顯較他們的父母更為左傾,對社會主義更加有好感,這些人當中許多都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對共和黨並無好感。

儘管本次大選中,華爾街與矽谷富豪都一致支持拜登,但是年輕選民仍更傾向民主黨。這種趨勢如果持續下去,將為共和黨的未來展望蒙上陰影。

▲ 學者指出,美國城市化對共和黨不利,因城市居民傾向支持民主黨。(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再來則是美國的城市化

由於醫療、運輸、就業等因素,美國的城市化仍在進行中,居住在城市地區的美國人增長速度較鄉村更快,自2000年以來,城市地區的美國人增加了4,600萬人,而城市居民傳統上更傾向於民主黨,這也對共和黨不利。

還有便是教育,傳統上教育程度較高者,對於民主黨的支持程度略高,而隨著教育人口的增加,也塑造出不少民主黨的潛在支持者。

最後,由於加州舊金山與矽谷的房價與生活費高漲,不少科技公司因此外移到德州等地,由於科技業者通常是民主黨的死忠支持者,所以企業跨州遷移的結果,反而將民主黨的支持者帶到傳統上共和黨的地盤。

川普,或者更準確地說,共和黨的建制派,必須謹慎因應人口變動帶給共和黨的挑戰,否則未來的選舉將會面臨越來越艱鉅的挑戰。

► 聽Podcast掌握美選及國際局勢
Apple:https://apple.co/3ibJl8F
Spotify:https://spoti.fi/34aNBAj

熱門點閱》

►  美國大選》這三州民主黨沒拿下 選舉結果當天不會出

►  美國大選》黃奎博/美國大選結果未定 台美關係已經難預料

►  林忠正/中共「國內大循環 」能突破美國經濟及科技的圍堵嗎?

► 美國大選》沈政男/明天過後 美國要改朝換代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沈榮欽」個人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沈榮欽專欄

沈榮欽專欄 沈榮欽

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法國INSEAD博士,專長為策略管理與組織經濟。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