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土耳其外交抉擇 成為阻止俄羅斯的馬前卒或重返帝國榮耀?

我們想讓你知道…如果土耳其進入中亞與俄羅斯造成對峙之局,那麼土耳其的戰略地位將180度扭轉,沒有了土耳其對中東阿拉伯地區的干涉,美國肯定將大力拉攏土耳其成為美俄對抗的盟友,共同圍堵俄羅斯擴張

●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 一起擊敗亞美尼亞

2021年2月1日美國之音的一篇報導中提到,土耳其和亞塞拜然疆正在通過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繼續加深關係。為期12天的軍事演習涉及坦克師、空降部隊和「特種部隊」。 土耳其製造的武器,也將發揮重要作用。

如此有意地對外展現武力,讓一些分析師認為,安卡拉可能正處於從中東轉向中亞的外交政策重心的邊緣。

土耳其製造的無人機,在10月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Azerbaijan)激烈戰爭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場戰鬥是在亞塞拜然疆有爭議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飛地上進行的。

由於土耳其大力供應軍事援助給亞塞拜然,相較之下,應為亞美尼亞後盾的俄羅斯卻未有大動作,以致戰況一面倒由亞塞拜然佔盡上風,最後拿下戰爭最後的勝利,這也被視為土耳其的戰略性勝利。

▲ 土耳其軍隊在亞塞拜然Baku城行軍。(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 一個民族兩個國家?

伊斯坦布爾的卡迪爾哈斯大學的國際關係教授謝爾哈特·古文茨表示,土耳其與亞塞拜然之間有著密切的族裔聯繫,並將他們的關係定義為「一個民族,兩個國家」(One Nation, Two States)。

有沒有覺得這個用詞很熟悉?曾經在兩岸關係上被用出來的名詞,也曾經用在希特勒用來併吞奧地利時使用,或者形容兩德關係、兩韓關係的用語,怎麼也出現在土耳其與亞塞拜然之間呢?

▲ 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堡進行全市大消毒。(圖/路透)

古突厥部族發源地:蒙古高原+西伯利亞

筆者曾深入研究考證突厥部族從遠古以來之傳承,在西元前兩千年時,當中國黃河流域進入大禹建立夏朝的時期,北方蒙古高原、西伯利亞的遊牧民族就已經出現東胡(蒙古語族)、丁零(突厥語族)與肅慎(通古斯語族)這三支語族的游牧民族在北方輪流稱雄。

講古突厥語的「丁零」最早在貝加爾湖一帶遊牧,匈奴崛起後,歸附成為附屬民族。東漢末年,匈奴衰微、鮮卑崛起。南北朝時,北魏一統中原北方,並與蒙古高原之柔然帝國交戰(木蘭辭之真實背景)。當時丁零已改名「高車」,許多高車武士已經在北魏邊鎮軍中當雇庸兵,武力值強大。到了南北朝末期,高車又改名為「鐵勒諸部」,當時鐵勒已有約50個部族,各有首領。

突厥汗國於西元552年,消滅柔然帝國並建立汗國後,西元556年開始第一次突厥大西征。突厥土門大汗派親弟弟,西突厥汗國史祖「室點密葉護」(Istami Yabgu)率10萬突厥與附屬部族鐵勒諸部聯軍西征。先與波斯薩珊王朝軍結盟,打敗當時中亞霸主,也就是大月氏(西方塞種人Sekas)後裔的厭噠帝國(Hephthalite Empire),瓜分其領土後繼續西征,追擊柔然帝國餘孽阿瓦人(Avars)一直到佔領黑海北岸的克里米亞半島。

從此,講突厥語的鐵勒諸部散佈在烏克蘭、中亞、西伯利亞、蒙古高原、東北平原等遼闊歐亞平原上。

▲ 「丁零」最早在貝加爾湖一帶遊牧。(圖/CFP)

土耳其在小亞細亞建國爭霸

位在中亞的鐵勒後裔烏古斯葉護國(Oghuz Yabgu)在西元750年崛起,國家中有許多武裝雇傭兵集團,其中有一支後來遊蕩到南邊另一個突厥語族的喀剌汗國,成為受喀剌汗國雇傭的武裝雇傭兵集團,最後擊敗東波斯加茲尼王朝軍,於西元1040年自封塞爾柱土耳其蘇丹國(Seljuk Turkish Sultanate)。

塞爾柱蘇丹國雖已建國,但還是像一支國際雇傭兵的味道,接受各國政府雇傭,他們在當時已經進入末期,武力衰微的阿拉伯帝國阿巴斯王朝哈里發雇傭下,進入兩河流域,成為國中之國。

接著用強悍的武力,將安納托利亞高原(今天的土耳其國土)從拜占庭帝國手中搶下,再進攻巴勒斯坦,並將耶路撒冷從阿拉伯法蒂瑪王朝手中搶下,結果竟然引發西歐組織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前來搶救聖地之舉。這真是東方與西方奇妙的相遇。

這就是突厥民族波瀾壯闊的西遷史。進入安納托利亞的塞爾柱突厥、魯姆蘇丹國,到最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Osman Turkey)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國一脈相承,與當初留在中亞與高加索的突厥部族,如亞塞拜然、克里米亞韃靼人、中亞的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塔吉克等國,其實在語言、文化、宗教、歷史淵源上也是同屬鐵勒、一脈相承的兄弟民族,都是從今天蒙古高原打出去的遊牧部族呢。

▲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聯軍,在Kars省,攝於2021年2月11日。(圖/路透)

土耳其與亞美尼亞也是世仇

所以這次土耳其結盟亞塞拜然,對亞美尼亞全面開戰,在最短時間擊敗亞美尼亞軍並取得勝利的速度,大幅增強了土耳其在高加索地區的影響力,進一步鞏固了安卡拉和巴庫之間的緊密聯繫。

更何況,土耳其與亞美尼亞在過去一百年,也為了第一次大戰期間,土耳其種族清洗境內亞美尼亞人之舉爭執不下已久,這次一次打痛亞美尼亞,要他閉嘴,顯然也是土耳其一大勝利。

安卡拉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長侯賽因·巴奇表示:「土耳其正在擴大其在高加索地區的影響力,將來它將進一步擴大,」、「土耳其將不再扮演伊斯蘭和中東取向的角色,而是現在更加著重民族主義和土耳其民族主義。」

▲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聯軍,對亞美尼亞全面開戰。(圖/路透)

土耳其對外政策是否轉向 攸關其與盟邦關係

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傳統上將自己定位為全球穆斯林權利的捍衛者,尤其是對於巴勒斯坦人在以巴衝突中所受的委屈,一向是盡力幫助。

安卡拉迄今還是整個中東「穆斯林兄弟會」和迦薩「哈瑪斯」的堅強後盾,傳統上這種舉動在埃爾多安的宗教票倉上發揮很好的作用。但隨著2020年美國在波灣國家推廣簽署的《亞伯拉罕協定》簽字國紛紛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安卡拉已經意識到,土耳其在中東正面臨日益孤立的局面。

但是其他分析家對土耳其從「中東」轉向「突厥中亞各突厥族國家」之政策轉向表示謹慎態度。對高加索地區以及土庫曼,塔吉克和哈薩克等中亞國家的重新定位並非沒有風險。

▲ 土耳其總統Tayyip Erdogan 。(圖/路透)

俄羅斯:土耳其進入中亞突厥世界最大阻礙

土耳其與俄羅斯在歷史上曾經打過12次俄土戰爭,從17世紀打到20世紀,幾乎都是以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失敗,割讓大批土地給俄羅斯帝國作終,因此回顧起這段歷史就是土耳其的恥辱。

也因為這麼多世紀打下來的結果,就是俄土雙方實在不可能成為真正的盟友,因為歷史仇恨太大、太多了,頂多因為出現一些特殊變數,如川普這不按牌理出牌的共同敵人出現,否則土耳其與俄羅斯是天然的敵人。

也許土耳其在軍事與國家實力尚不及今日俄羅斯,但他要重回中亞突厥語系世界當老大的話,俄羅斯肯定無法同意,更別提土耳其軍隊駐軍中亞這種敏感事宜。

對於自身也是從蒙古金帳汗國統治者及突厥官僚壓迫下,爭取獨立出來的俄羅斯聯邦來說,在自身聯邦領土上或勢力範圍內有另一個傳統上強敵的重新崛起,這肯定不會是俄羅斯想看到的。俄羅斯也歷來將這一地區視為其勢力範圍,中亞更是通往俄羅斯在遠東、西伯利亞領土的重要通道,甚至連中國也在推動一帶一路在中亞地區增強影響力。

另外,對於中亞這些突厥語系國家而言,全部是在16-19世紀時,一步步被沙俄帝國吞併的,雖然他們已經自蘇聯瓦解後重新取得獨立國家地位,但是繼承了蘇聯的俄羅斯聯邦,一樣是一個龐然大物在身邊,怎麼樣都不能算安全。

▲土耳其總統 Tayyip Erdogan(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右),俄土兩國在歷史上堪稱百年世仇。(圖/路透)

中亞各國拒俄 土耳其可進入統整

自從俄羅斯在2014年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以來,中亞各國尤其是哈薩克,對莫斯科的戒慎一直在增加。

近幾年,哈薩克精英對俄羅斯的對外政策有所憂慮,甚至有一些俄羅斯政治人物竟宣稱,當初蘇聯瓦解時,割給哈薩克太大塊領土了,根本不需要給那麼多。而且哈薩克北部有些地區有俄裔人民居住,與烏克蘭、摩爾多瓦、喬治亞等國被俄羅斯以此藉口欺凌干預的前例來看,如果中亞國家能引進同文同種的土耳其勢力與俄羅斯對抗,相信中亞國家是樂見其成的。

 

▲ 圖為哈薩克Almaty城。(圖/路透)

轉向中亞 將有效改善土耳其與歐美關係

如果有這麼一天,土耳其進入中亞與俄羅斯造成對峙之局,那麼土耳其的戰略地位將180度扭轉,沒有了土耳其對中東阿拉伯地區的干涉,美國肯定將大力拉攏土耳其成為美俄對抗的盟友,共同圍堵俄羅斯擴張;歐盟說不定會因此重新考慮讓土耳其加入歐盟之議,引誘土耳其加入成為歐洲對抗俄羅斯西擴的馬前卒,當然土耳其本來就是北約陣營的一員,軍事上與美國歐盟各國整合並無難度。

因此,目前攤在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眼前,有兩個完全相反的戰略選擇:

(一)偏向中東戰略

意謂想恢復鄂圖曼帝國統治中東的榮光,這樣不但阿拉伯各國不可能與土耳其配合(因為沒人想再被土耳其統治),土耳其也會因為繼續支持哈瑪斯而與以色列關係惡劣、繼續支持穆斯林兄弟會而與埃及關係緊張,繼續介入利比亞內戰、敘利亞內戰而與週邊各國關係緊張,甚至要拉攏傳統上的敵人俄羅斯來對抗傳統上的盟邦美、歐、以色列等國,其實吃力不討好。

(二)偏向中亞戰略

土耳其以目前突厥語系國家國力、軍力最強的盟主姿態,出面號召、統合高加索與中亞突厥語系國家,在經濟、文化、宗教、政治上整合成一個更具體的「突厥邦聯」(Turkic Confederation/Commonwealth)是有可能的。

相較於敵對又不友好的阿拉伯地區而言,中亞五國(哈薩克、土庫曼、塔吉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光面積即有400萬平方公里之多,為土耳其國土五倍之大,但五國加起來人口有7,173萬,相較於土耳其8,314萬相差不遠,但在經濟上土耳其國民所得較中亞五國中任何一國都要來的高,因此土耳其顯然有領導這些突厥族國家在經濟上、文化上、軍事上往前進步的老大地位。

在中亞有如此大的發展空間,又不會得罪阿拉伯鄰國與美、歐傳統友邦,土耳其真的應該要好好考慮調整對外政策,走民族主義,整合突厥世界的道路方為正途,想在中東伊斯蘭世界出頭或呼風喚雨,都會引來得不償失的反擊。

熱門點閱》

► 蘇育平/連川普都搞不定的葉門武裝組織 如何鳩佔鵲巢?

► 蘇育平/以色列版宗教改革?法院判決引爆猶太教各教派敏感衝突點

► 藍弋丰/黎巴嫩「大爆炸」怎來的?不只硝酸銨 無人處理的「炸彈」多得是

► ET民調》吳崑玉/國民黨反萊豬、搞罷免 過度政治操作使反感升高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

2000年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服憲兵預官役後即進入外交部服務,外交部駐外人員,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艱困戰亂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