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黎巴嫩「大爆炸」怎來的?不只硝酸銨 無人處理的「炸彈」多得是

我們想讓你知道…這起大爆炸災難可說是整個國家的象徵:黎巴嫩真真正正是一個「大爆炸」的國家,政治崩潰、金融崩潰、經濟崩潰,四分之三人民生活低於貧窮線,六成人民面臨挨餓危機,整個國家全面性的爆炸了。但是,黎巴嫩並非從來都是貧困落後國家。

●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爆炸了,不是普通的爆炸,當天全球包括許多台灣人在內都瘋傳有如核爆場景一樣的現場影片,而事實上爆炸威力也有小型戰術核彈等級,威力大約相當於200至500噸TNT,爆炸氣雲呈現萬分醒目的紅色,那是因為硝酸銨爆炸產生大量的紅色二氧化氮氣體。

▲ 黎巴嫩貝魯特大爆炸,紅色煙霧是硝酸銨爆炸產生的二氧化氮。(圖/路透)

1986日本「第八大福丸」→ 2012塞浦路斯「羅瑟斯號」

這場爆炸是怎麼來的,一切要先從一艘命運也與黎巴嫩一樣乖舛的一艘船說起。

1986年時,日本四國鳴門市的徳岡造船,為大福海運建造了挖泥船「第八大福丸」,2002年它遭轉賣給西日本海運,又隨即轉手給南韓公司,2005年再轉手到香港,註冊為貝里斯籍,又轉售改註冊為巴拿馬籍,2007年又賣給巴拿馬公司海星國際海運集團,改名為新傳說光榮號(New Legend Glory)──這艘船如今的確成為了傳說,只是一點都不光榮。

2008年船公司對它進行改造,延長船身,重新打造為貨運船,改名羅瑟斯號(Rhosus),2009年改籍到喬治亞,再改籍到摩多瓦,2012年又賣給塞浦路斯商人擁有的摩多瓦公司地理船運(Geoship Company S.R.L.)隨即轉手給俄籍塞浦路斯商人伊格‧格瑞朱斯欽(Igor Grechushkin),也就是如今因爆炸案遭塞浦路斯逮捕調查的最後一位船主。

▲黎巴嫩貝魯特港區爆炸,堤岸和倉庫直接被「炸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2750噸硝酸銨 棄置倉庫無人聞問 

羅瑟斯號有著複雜的過去,老是改籍到偏遠小國,老舊又轉手多次還經改裝,船隻維護營運狀況相當不理想,也老是接一些有疑慮的案子。

2013年,羅瑟斯號載運2750噸硝酸銨,自喬治亞出發,要運到莫三比克的炸藥工廠。2013年11月,船隻聲稱因為機械故障有引擎問題,中途停靠黎巴嫩的港口首都貝魯特,另有說法是因為船主付不出蘇伊士運河的通行費,想彎靠貝魯特臨時接運重機械來賺點外快,結果載不了重機械,反而壓壞了貨艙門。

貝魯特港務單位上船檢查,認為這艘船已經不適航,船主於是宣布破產,貨主也不要那一船硝酸銨,於是這艘船連同船員慘遭拋棄,債主則上門來扣押船隻,船員無法入關也無法開船而受困船上。

直到1年後,貝魯特緊急事務法庭裁定他們可以離船回國,有爆炸風險的硝酸銨不能無人看管,所以就從船上搬下來到港口倉庫,羅瑟斯號繼續卡在貝魯特港,成為遭棄置的巨大垃圾,船身破洞進水,2014年2月時在港口沉沒。

船本身沉了,貨物卻留在港口,硝酸銨若沒有遭點火,性質還算穩定,於是就這樣靜悄悄地躺在貝魯特港口倉庫,沒人要,也沒人管,旁邊就是穀倉,還有存放煙火的倉庫,這顆超巨大不定時炸彈無人聞問。

直到2020年8月4日,倉庫因為破損維修,焊接工火花點燃附近倉庫,引發火災,火勢延燒到存放硝酸銨的倉庫,突然之間,貝魯特就成了核爆現場。

曾經的「東方明珠」 淪為「大爆炸」國家

就在世人詫異於這起驚人的悲劇時,其實,這起大爆炸災難可說是整個國家的象徵:黎巴嫩真真正正是一個「大爆炸」的國家,政治崩潰、金融崩潰、經濟崩潰,四分之三人民生活低於貧窮線,六成人民面臨挨餓危機,整個國家全面性的爆炸了。但是,黎巴嫩並非從來都是貧困落後國家。

曾經,黎巴嫩是閃耀的「東方明珠」,在歷史上原本是地中海東岸的商業吞吐口與金融中心,1960年代,隨著周遭產油阿拉伯國家的「油元」大舉進入區域金融中心貝魯特,黎巴嫩金融與觀光蓬勃發展,成為世界經濟成長最快的耀眼明星。

黎巴嫩的命運因為中東戰爭而豬羊變色,從以色列出逃的巴勒斯坦人來到黎巴嫩──黎巴嫩人一開始還曾熱情捐錢援助它們──喧賓奪主在黎巴嫩搞起巴勒斯坦解放運動,不僅攪亂黎巴嫩內部族群矛盾,更引起周邊國家的侵略。在內引發內戰,在外引來以色列與敘利亞分別自南北入侵,這兩個死對頭國家打進黎巴嫩,竟然都在剿殺巴勒斯坦勢力,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終被驅離,但敘利亞培植真主黨與以色列對抗,引起的內外衝突延續至今。

黎巴嫩人民曾經努力爭取來第二次機會,2000年以色列撤軍,2005年爆發「雪松革命」,人民的抗爭意志使敘利亞也撤軍,適逢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黎巴嫩因為連續危機中金融槓桿較低而全身而退,再度成為經濟新星,貝魯特股市大漲51%,MSCI 將其列名為2008年全球表現最好股市,黎巴嫩經濟堅實成長,2008年成長8.5%,2009年7%,2010年8.8%。

▲ 黎巴嫩大爆炸後,民眾於貝魯特示威。(圖/路透)

黎巴嫩一團亂 羅瑟斯號莫名來到貝魯特

但是鄰國動亂再次毀了黎巴嫩,這次問題來自敘利亞。

2011年起敘利亞發生內戰,150萬難民流入,加上區域經濟大崩潰,讓黎巴嫩面臨空前挑戰,屋漏偏逢連夜雨,2011年總理薩德·哈里里發起調查2005年時引發「雪松革命」的其父拉菲克·哈里里(Rafic Hariri)刺殺案,這可說是最差的時機了,刺殺兇手所屬的真主黨因而退出國會導致內閣垮台。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政治混亂,2014年大選遲遲無法選出新總統,竟然一直到2016年第46回合選舉才選出總統。

就在整個黎巴嫩政府一團亂,接下來甚至連總統都沒有,這個最糟糕的時候,羅瑟斯號莫名其妙的來了貝魯特,莫名其妙的被拋棄,丟下貨物後船都沉了。

這對黎巴嫩來說真是無妄之災,因為羅瑟斯號本來根本也沒有要停靠貝魯特,但是一旦貨物扔下了,全國如無頭蒼蠅般的黎巴嫩,怎麼可能好好處理這顆超大型不定時炸彈呢?

▲ 黎巴嫩曾經歷政治動亂,掌權者無心處理羅瑟斯號遺留的硝酸銨。圖為貝魯特示威活動。(圖/路透)

2011黎巴嫩政治大動盪 種下爆炸禍因

哈里里在新總統任內重新上台,面臨內憂外患一籌莫展,還一度慘遭本該是支持者的沙烏地阿拉伯軟禁逼迫辭職,2019年8月黎巴嫩主權信用評級遭下調,9月哈里里政府不得不宣布國家進入經濟緊急狀態,為了籌措財源避免國家破產討論開徵新稅收,消息傳出,黎巴嫩爆發全國性大示威,哈里里於2019年10月宣布下台。

諷刺的是,就在黎巴嫩又準備開庭審理拉菲克·哈里里刺殺案的關頭,這顆不定時炸彈爆炸了,目前沒有人為故意引發的跡象,但時間上的巧合讓人不禁唏噓,2011年哈里里想為父親討個公道,結果引發政治大動盪,不僅自己下台,也間接種下了羅瑟斯號硝酸銨堆積港口無人聞問的禍因,放了6年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卻又在聯合國支持的法庭準備為哈里里父親討回公道時,把黎巴嫩炸得天翻地覆。

▲ 黎巴嫩民眾希望法國殖民母國接管國家。(圖/路透)

黎巴嫩無人處理的「炸彈」多得是

黎巴嫩可不只硝酸銨爆炸,哈里里再度下台後,無人處理的「炸彈」多得是,包括債務危機,2020年3月演變為黎巴嫩歷史上首度債務違約,這對金融為基礎的黎巴嫩來說是一大打擊,街頭天天抗爭嚇跑了資金與觀光客,真主黨得勢則趕走了主要來自沙國、阿聯酋與美國的外資,真主黨盟友伊朗卻是自身難保。可口可樂打響大型外企出走的第一槍,宣布將於5月31日停止在黎巴嫩營運。

黎巴嫩失業率飆高到30%,青年失業率更超過60%,麵包價格大漲,動不動停電甚至持續22小時,自來水供應也成問題,貨幣崩潰使得黎巴嫩人必須回到以物易物時代,黎巴嫩人過去半年來的生活竟比內戰時期還糟糕。

奇蹟的是,黎巴嫩在這種狀況下,至目前為止卻還能擋下COVID-19疫情,這可能是全國唯一沒有崩潰的領域,但是在醫療體系因為缺乏資金即將瓦解下,這個奇蹟也不知還能維持多久。

去年10月抗爭要求哈里里下台的黎巴嫩人民,如今再度抗爭要求真主黨政府下台,當法國總統馬克宏災後來訪,黎巴嫩人把希望寄託在這個前殖民母國領袖,抗爭民眾要求馬克宏協助「推翻政府」。馬克宏當然不可能接受外國民眾要求去顛覆外國政府,這樣的滑稽要求,只顯示出黎巴嫩人絕望與天真。

黎巴嫩的大爆炸,可以讓我們一窺一個失敗的國家可以淪落到多麼失敗的程度,俾斯麥的名言:「愚昧的人才從自己的經驗學習教訓,我喜歡從別人的經驗學習,從一開始就避免自己犯下錯誤。」看到其他國家的失敗,慶幸之餘,也要警惕自己,不要淪落同樣的境界。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苦苓/民代發財靠六招  辦活動能三贏?修法、內線、標案...制度化的「官商合作」怎麼來?

► 美部長訪台》王高成/阿札爾訪台政治意涵高於防疫

► 美部長訪台》陳一新/美全面反中 台灣被迫選邊的因應之道

► 美部長訪台》呂秋遠/要美國部長隔離14天 什麼心態?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