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防疫開始大走鐘 手握疫苗籌碼還不加善用?

我們想讓你知道…華航機師感染爆發事件及衍生出來的諾富特防疫旅館事件,是台灣後半場防疫大走鐘的濫觴。這事件看起來相當嚴重,但並非不可挽回。扭轉乾坤的關鍵在指揮中心能否朝對的方向改正錯誤,可別一失足成千古恨。

●王任賢/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防疫開始大走鐘

華航機師感染爆發事件及衍生出來的諾富特防疫旅館事件,是台灣後半場防疫大走鐘的濫觴。這事件看起來相當嚴重,但並非不可挽回。扭轉乾坤的關鍵在指揮中心能否朝對的方向改正錯誤,可別一失足成千古恨。

台灣前半場防疫就結果面來看是成功的,但過程不盡完美,而且是直接影響後半場失敗的遠因。指揮中心由於一直不願動員篩查人力,且完全沒有改進的意願,使得原本該放在海關執行篩查的核酸篩查,不得不拖到旅客強制居家檢疫結束,而且還要有症狀才得執行篩查。這種怪異的做法,只為了護航「不動員」檢驗量能的政策,卻讓大量的檢疫旅客累垮了公共衛生。所以前半場的防疫,頂多只能稱得上「慘勝」。

到了後半場,整個公共衛生已顯出疲態。口罩除了有檢查的特定場所外,戴的並不理想。居家檢疫違規的人也沒有嚴格取締及處罰。因為連指揮中心都已疲乏了,更何況地方衛生單位與百姓。疲態尤其在台灣已經買到了AZ疫苗後,更是明顯。但醫護對疫苗接種仍不感興趣,衛生局與醫院也懶懶地推,大家的概念都是現在沒疫情,所以不急。此時出現的華航機師感染爆發事件,就是驕兵遭遇偷襲的結果,完全猝不及防。

▲台灣AZ疫苗於4月中開放施打。(圖/記者唐詠絮攝)

華航機師事件打破防疫夢

華航印尼機師被澳洲通報陽性後,指揮中心一反常態沒有立即否認,主要是看到通報國是澳洲。而且認為應該沒事,只要後續篩幾個密接陰性後再向澳洲否認就是。想不到個案的兒子也陽性,而且還去過清真寺,整個事件才爆開來。即使如此,指揮中心仍然像是被寵壞的孩子一股腦地認定應該還是境外移入,所以只把這波稱為「家庭聚集」,再度否定社區感染爆發的可能。

▲華航確診印尼籍機師曾到清真寺活動。

更誇張的是因為認定是境外移入,在好幾個機隊的機師都確診,但找不到國外或航班的交叉點後,就以「隱藏的感染源」直接晾在那裡等分子生物學的分型結果。完全沒有已經到了社區的思想準備,所有的後續也都已有限度匡列,有限度篩查來應對。

國人看到的都是已經出現陽性個案,才去追足跡,才去消毒,才去管制行動。病例總是會天天如剝洋蔥式的不斷冒出來,社會也會一次又一次的驚覺怎麼又出現新的足跡。為什麼不能從廣泛的動員篩查中第一時間就篩出尚未發病的人,這不就能減少了很多的社會風險嗎?

▲諾富特飯店,4月底進行清空作業時,衛福部長陳時中在門口統一調度。(資料照/記者沈繼昌翻攝)

錯誤疫苗政策現世報

整個事件的癥結在台灣獲取了珍貴的疫苗後,竟然先撥給醫護及公務人員去做公關,而不是給最高風險與最需要的關口工作人員及旅客。如果將台灣獲得疫苗的時間與指揮中心估計的感染起始時間相比較,大概都在一個月前左右,如果那時第一順位就接種了機師,今天也不會有這波華航機師事件了。這也算是錯誤疫苗政策的現世報,但買單的竟然是全體國人級政府的信譽。

以疫苗防止華航事件的時機已逝,但正確的運用疫苗仍是解決此次危機的最佳方法。當華航事件出現後,台灣感染新冠肺炎的最高風險族群立刻轉移至確定病例的匡列接觸者。這些都是台灣目前最需要被保護的人。

▲華航4月底起由醫護人員進駐公司設置疫苗接種站,以加速施打疫苗速度。(圖/華航提供)

在政府還手無寸鐵的時候,只能將老百姓關起來,或僅給予篩查。在政府富裕了,手中有了疫苗的籌碼,就該運用這些優雅的手段保護人民。此時真的不是惜墨如金的時候,「該出手時就出手」,不但能夠有效阻斷疫情,還能保住指揮中心的聲望,更可防止疫苗到期報廢所衍生的政治風暴。何樂而不為?

熱門點閱》

► 吳崑玉/從「趙氏孤兒」談「黨」與「黑」的千絲萬縷

► 邵宗海/美國戰略模糊下 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

► 亓樂義/中國拿下台灣 第一島鏈潰散 美日無疑介入台海 重點則在「決心」

► 潘光中/喜迎奧斯卡!回顧尹汝貞壯闊精彩的藝界人生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