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崑玉/台灣到底是不是地表最危險之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想想,台灣有像阿富汗,成天爆炸和槍戰嗎?沒有。那經濟學人在擔心什麼?真正擔心的還是台積電的經濟,與美中直接衝突,不是台灣人的安全。而當全世界都關注台海危險時,台灣反而是最安全的,因為大家都下手處理了。

● 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像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路拔酢漿草葉子,一片一片反覆問:「他到底愛不愛我?」一樣,注定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無解習題。

危險,經濟學人,蔡英文,台積電,美中衝突,地震,淹水,颱風,乾旱,九二共識,地動山搖,叢林法則,兩岸關係,習近平

▲黃花酢漿草。(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先得從定義談起。「危險」(dangerous)這個字是個形容詞,形容人在面對險惡環境,或「可能」受到傷害與死亡時的情境。換言之,傷害尚未發生,只是必須面對。面對可能傷害,會讓人有高度的「不安全感」,因為不知道能否保命防身而產生恐慌。

但真實災難降臨會造成多少損害?因為尚未發生,所以沒人知道。一切關於會有多慘烈的說法,都只是預估,只是機率,並非結論。

台灣究竟有多「危險」?

想想,台灣有像阿富汗,成天爆炸和槍戰嗎?沒有。那經濟學人在擔心什麼?真正擔心的還是台積電的經濟,與美中直接衝突,不是台灣人的安全。而當全世界都關注台海危險時,台灣反而是最安全的,因為大家都下手處理了。

十多年前,某位大陸朋友來台駐點,頭半年極不習慣,覺得台灣真是個危險的地方。「半夜會被地震搖起來,東西都掉到地上;還會颳颱風、淹大水,這地方怎麼住人哪?」半年後,他練得比台灣人還皮。台灣同胞半夜還會爬起來發地震文,他老爺「反正住十幾樓也來不及跑」,於是翻身再睡。

危險,經濟學人,蔡英文,台積電,美中衝突,地震,淹水,颱風,乾旱,九二共識,地動山搖,叢林法則,兩岸關係,習近平

▲面對地震已成為台灣人日常。(圖/氣象局)

所以,「危險」其實是種相對論。當你有了因應災難的準備,不論是加強房屋耐震,還是家中儲備糧食,或是平日充實防災自救知識,只要能應付大多數災變,「危險」情境便會降低為一個「風險」項目。「危機管理」或所謂「風險意識」,談的就是這種防災與減災的因應方法與準備工作,讓人能應付災變。

講得更通俗一點。你無法叫地牛別翻身,也無法叩海龍王叫他別吹颱風,或花錢請雨神趕快來台觀光,你只能自己盡力做好準備,應付各種極端狀況。進行損害管制。如果真實狀況遠超過預估與想像,也只能兩手一攤,聽天由命,等風暴過去,再來進行復原工作。

危險,經濟學人,蔡英文,台積電,美中衝突,地震,淹水,颱風,乾旱,九二共識,地動山搖,叢林法則,兩岸關係,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哪天想對台灣「地動山搖」,還需要「九二共識」這理由?(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兩岸的狀況也是一樣。台灣打或不打,根本由不得台灣,甚至不全由得老美。對岸習大大就是個地牛星,當他強大到某個程度,只要政治上有需要,軍事上辦得到,那天想「地動山搖」?說翻身就翻身了,誰管你台灣有什麼作為?誰管你講不講「九二共識」?他說你長得像「台獨」就算是了。一如他認定香港民主派裡通外國,危及國家安全,講民主就算有罪了。

台灣要安全 先從人人盡本分始

換句話說,美中關係與兩岸形勢走到現在,台灣根本沒必要討論老共會不會打台灣?何時打台灣?怎樣才不會打台灣?聚焦這些題目,就跟拔酢漿草或拜求菩薩別來地震一樣,只是偷懶馬虎乞求心安的推託之辭。想防止災難,就該做好自己可以控制的本份工作,而不是像李義祥和台鐵一樣馬虎成性。

台灣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整備好自己的軍力,把自己變成一根啃不動的硬骨頭,誰敢來咬就讓他滿嘴是血。

這還不只是「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這種心防宣示而已,更要發展成「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的具體戰略戰術。從上到下都要有凱撒過盧比孔河的決心:「我們離開了和平,褻瀆了律法,告別了條約,從此之後,只有刀劍才是我們的評斷!」做好打一場真實慘烈戰爭的物質準備與心理準備,才是務實作法。

當我們做好戰爭準備,能打而不想打,善殺而不嗜殺,和平與談判的業務才能交由外交家去處理。而不是像現在一樣,讓一群張伯倫型政客拿著雞毛當令箭,掛著和平當幌子,抓著習大大與對岸恐嚇片語,來誆台灣人屈膝就範。

危險,經濟學人,蔡英文,台積電,美中衝突,地震,淹水,颱風,乾旱,九二共識,地動山搖,叢林法則,兩岸關係,習近平

▲若台灣一路以對岸喜怒為依歸,那台灣遲早將喪失自己決定方向的行動自由。(圖/翻攝新華社)

學者專家大可不必以切腹宣示忠誠,因為如果台灣垮了,多死一個也沒差別。如果我們一路以對岸喜怒為依歸,台灣遲早喪失自己決定方向的行動自由。今天講九二共識,明天K教科書太少中國,後天要求台積電搬去大陸…。這就跟黑道一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威逼利誘,得寸進尺,永無寧日。

台灣要安全 軍事防衛應優於兩岸外交

國際關係入門就會讀到:「國際關係奉行的是叢林法則。」這與江湖黑社會運行法則其實相去不遠。

紐約黑幫老大便曾告誡甘迺迪:「我一向與人溫言婉語,但如果腰裡有把槍,談判會更順利。」這也是彼德·杜拉克寫給柯林頓的忠告(《總統的六個守則》)。江湖上,有些人是可以談的,有些人有些行為,連談都不用談,想打就來打,打不死自然就會坐下來談。

換句話說,我們必須調整近二十年來的國家安全優先順序,將軍事防禦放在第一順位,其次才是外交與兩岸。如果對方有槍而我們沒有,那起碼也得有把開山刀,搭配戰術動近身搏擊,如此對方才不得不談。再講一次:「沒有打的本事,就沒有談的籌碼。」這世界絕非和平主義者以為的那麼善良,務實務本,讓敵人冒進恐嚇得不償失,獲得「恐怖平衡」,反而更為安全。

危險,經濟學人,蔡英文,台積電,美中衝突,地震,淹水,颱風,乾旱,九二共識,地動山搖,叢林法則,兩岸關係,習近平

▲《經濟學人》雜誌稱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圖/翻攝自Facebook/The Economist)

回到本題,台灣到底是不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如果我們只准談,不准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期待對岸伸手不打笑臉人,那就會讓危險成真。如果天天喊打卻又沒準備好真打,老期待大哥會來救你,那就會讓危險加倍。做好面對最壞狀況一切準備,腰裡別好槍而且人人知道你會用,再堆滿笑臉開桌迎賓,可能才是國際叢林裡,看來危險卻唯一可行的生存之道。

台灣談及兩岸時,常陷入一種「媽媽式擔憂」的情結。小孩子出去玩怕被帶壞,爬個山怕遇山難,游個泳怕被淹死,坐雲霄飛車怕會斷裂掉落,結果只能在家打電動。大人們成天嘴上掛著「為了後代子孫著想」,把危險可能當成真實災難,結果總是因恐懼而把自己搞得像個孫子。事實上,誰也無法預估未來,給兒子買賓士卻去酒駕?結果仍舊是「兒孫自有兒孫福」。

危險永遠都在,但只要我們做好預防與因應的準備,那其實是一種逼迫自己成長的動力。危險無所不在,但只要我們不斷增補足夠的知識,保持認真的心態,危險反而是讓我們自己更強大的驅力。危險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們沒有足夠勇氣與能力去認知危險、面對危險、處理危險,那才是足以致命的危險。

熱門點閱》

► 陳唯泰/抓反彈投信比外資精準 上週買超前30名出爐!

► 林忠正/中國超限戰 vs 美國進階版超限戰

► 王志鵬/印尼潛艦沉沒53名官兵罹難 台灣應全面停用「這項」武器!

► 新手投資起步就從這! 3分鐘搞懂基金在做啥!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吳崑玉專欄

吳崑玉專欄 吳崑玉

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吳崑玉最新文章

more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